2016-08-07 22:09:52

  閔玧其,二十四歲便站在人生巔峰的音樂人,不,不對,這對他來說還不夠高。

  現在是他的花樣年華,以後也一直都是。

  他理所當然的有著一票愛他的人和傷害他的人,釋懷後將I don’t give a shit ,I don’t give a fuck.作為座右銘的閔玧其認為已經沒有什麼人能夠傷害到他……也許吧。

  好友金南俊在節目上說其實那些說I don’t give a shit ,I don’t give a fuck.才是最在意最往心上去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隔空喊話,你就作吧閔玧其。

  當然當自覺躺槍的閔玧其在家看到這則節目時咬著肉乾呸了一口,你丫的金南俊,六拋世代最後一拋是繩命嗎?打了通電話過去,十分鐘後對方恭恭敬敬的親自登門上繳了三袋羊肉串當做是續命費。

  “如果覺得我說的是針對他們,那是他們的問題。” 也不知道這句話當初是誰嘴裡說出來的。

 

  「哥,可以借個廁所嗎?」金南俊本來就急著想上廁所,突然被他哥一call嚇的尿意頓失趕緊過來。

  「不要。」

  「哥你別這麼過分吧,借個廁所而已。」

  「要拒絶就拒絶,我本來就這麼過分。」

  「不管,我借了啊!」

  「借了會變短……拜託滾開。」

  金南俊對淡定著臉開出這種玩笑的哥笑了一下,才剛伸出手要開門,浴室門就先自己開了。

  「哥你藏男人啊?小夥子挺帥的啊。」金南俊在看到眼前突然出現打濕的俊臉後嚇了一跳,沒愣多久便轉頭調戲閔玧其。

  「……」

  見閔玧其冷著臉沒說話金南俊猜想大概是偷交男朋友被抓包了心情煩躁吧,他笑著安撫閔玧其:「玧其哥這都什麼世代,我們又都是這麼唾棄世俗的人我怎麼可能會笑你喜歡男人這種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轉過頭邊調侃閔玧其邊打量著浴室裡的男人適不適合他哥的時後金南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驚嚇,驚嚇程度比當年在作業本當中夾白紙寫歌詞被他媽發現時還高。

  濕潤的髮絲、媲美人偶的精緻五官、明顯的鎖骨、健康的麥色皮膚、結實的胸膛、有些隱性腹肌的腹部和人魚線……人魚????

  還是條會唱rap的人魚啊我靠!你唱閔玧其的part我沒意見啊但你為什麼找死的偏唱這段呢快停啊啊啊!

  「“去打聽一下兼職與空缺吧,你那短暫虛弱的事業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但請……”其其你有客人啊?」金泰亨忘我的拿著閔玧其的舊手機撥著他的音樂唱著他的拉普凹著他海藍色的魚尾跳出浴室想表現一下他方才練習的成果,沒想到居然有客人?

註:泰唱的是BTS Cypher PT.2: Triptych 四分二十秒閔玧其經典不換氣片段。

  閔玧其整個人縮在落地窗旁用著窗簾蓋住自己想當做一切都沒發生。

  對,他撿了一隻人魚回來。

  他本來只是同情心氾濫帶他回家,沒想到從此 livin' like 逼,臭人魚居然愛上他,exm?這已經不是性別的問題了我們甚至跨越了物種啊!

  不知道是人魚思維與人類本就相異還是填鴨式教育的錯,閔玧其對於金泰亨的腦袋迴路不甚瞭解。

  “沒事的其其,我會講韓文,我們哪裡不一樣了?你看我們都沒有大胸部!”

  god damn it.

  金泰亨繼續唸著嚴重脫離名為“beat和flow”軌道的詞逼得閔玧其起身一把摔過他手機停止音樂。

  明明歌詞一樣,但他儼然唱成了首自創曲。

  我都幫你下載了魚兒魚兒水中游你為什麼不唱?為什麼成天除了SUGA aka august D以外只會唱問世間是否此山最高和是那潺潺的山泉?uh?

  「泰亨,你因為我喜歡上黑泡我很感動,但你看過剛學會喝酒的小屁孩兒一開始就喝最烈的酒嘛?」

  「有啊,田柾國。」

  「啊?誰?」閔玧其都準備好跟他解釋什麼是酒了沒想到一個陌生的名字連說明都幫他省了。

  「我朋友!下次帶來給你看!」金泰亨興奮地雙眼發光,興許是在陸地上久了想念海裡的朋友了。

  「不用了。」要是來的是只螃蟹閔玧其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不開火。  

  「玧其哥……解釋一下……你參予舞台劇的朋友?還是出演了海底總動員?」金南俊發覺現在的樣子有些失態趕緊站起來,人魚男還說韓文呢,既然語言通,那估計不是什麼奇怪物種。

  「釜山海邊撿來的。海底總動員是動畫片。」閔玧其拿出拖把和浴巾要金泰亨自己把水都擦乾了。

  「釜山人啊?可怎麼說的方言比較像大邱人?」雖說大邱和釜山說的都是慶尚道方言,但兩市人說出來的腔調還是不太一樣的。

  「哎吆!你挺細心地啊!我們家陸上祖先是大邱人!後來入的是蔚山那的朝鮮東海!我游到釜山找朋友的時候發現的其其!啊!疼!」金泰亨邊說邊幫自己的魚尾擦乾,一激動不小心給蹭逆鱗疼的不得了。

  「智障。」閔玧其冷哼。

  「先生你到底在說什麼,戲服脫下來吧,看著挺累人的。」金南俊的理智告訴他世界上不可能有人魚,就算有,也不會被閔玧其給撿到。

  畢竟這哥從來不轉鯉魚。

  「什麼戲服?這是我的尾巴!」金泰亨躺在沙發上把魚尾翹的老高了,這可是他引以為傲、最適合他顏值和嗓音的尾巴!

  「你這話講的跟玧其哥沒偷吃羊肉串一樣不可信。」

  「Please don't die,在我打死你之前。」閔玧其語氣比他的cp還冷。

  金南俊有點髮毛。

    〝Ayo 來自大邱最成功的傢伙,以後這將是我的名字 你們等著看吧。我是大邱的驕傲在新……〞

  「喂?是柾國啊!你到首爾了?哇好啊好啊改天你來找我!」金泰亨接起電話跟前幾分鐘才提到過的人熱絡的通話中。

  「泰亨,那個田柾國是螃蟹嗎?」

  「不是,是魚,但是跟我不太一樣,祖先靠近鯊魚。」金泰亨掛掉電話後無來由的用他光滑的臉頰蹭了蹭閔玧其的腿。

  「???」金南俊黑人問號。

  「不說這個了,其其你要發mixtape了嗎?八月都快過完了。」

  「今天才七號。」

  「我靠今天才七號?」

 

-----

​ 「我靠今天才七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