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寫好玩的

腦洞太大就要趕緊停。

 

 

 

 “我叫金阿米。

  我怀疑我爸爸和我叔叔有姦情。“

 

  “不、”

  金阿米抬起头看到自家母亲和叔叔莫名其妙的肢体触碰后继续在手机记事本打上:“我们全家都跟我叔叔有姦情”

  “除了我。”

 

 

  首先,最先让我意识到的是我们家养了五六年的大狗伊皮。

  啊,说说我们家人之间奇妙的实权排行吧,妈妈>爸爸=我>伊皮>哥哥>>>叔叔。

  没错,在我们家,伊皮可以坐沙发,叔叔却只能躺地板。

  伊皮平常的兴趣是跳舞和抱叔叔的大腿。起初,我以为伊皮只是特別喜欢找叔叔玩(尬舞),并且在我受不了叔叔自我妄想的发言时听话地将他拖走。

  BUT,凭著我身为处女座天赋异禀的细微观察力,我发现伊皮对叔叔的感情很微妙。

  平常我让伊皮咬哥哥的时候他只会扑上去咬咬哥哥的手指或小腿。

  但当对象换到叔叔时,那画面……

 

  「呀、你不知道我说唱很厉害的吗?闵玧其天才讚讚man蹦蹦闵玧其天才讚讚man蹦蹦。」闵玧其嘴里碎念着自己写出来的歌边做出让人欣赏不来的舞蹈动作。

  「伊皮,咬他。」金阿米这个礼拜已经是第三次对自己的叔叔感到这么无语,他像往常一样冷著脸无情的对自家小狗下达指令。

  「汪!」伊皮也照往常一样先将闵玧其拖出金阿米的视线范围。

  「啊、啊啊啊啊……嗯嘤。」

  闵玧其总是在被拖走的时候发出一堆哀嚎,最后再几个搞笑的尾音收尾后就没了声响,伊皮是做了什么呢?觉得好奇的金阿米挪动脚步跟到隔壁房间来。

  只见伊皮整个人、啊不是,整只狗趴在闵玧其的上方舔舐著底下人的脸颊,闵玧其想推开那只覆在身上的大型犬双手却被伊皮死死的扣在地板上。

  像是在试味道一样,伊皮舔几下后转往脖子啃咬,舌头灵巧的辗转滑动,金阿米怕伊皮下手不知轻重咬破叔叔颈动脉出人命,刚想出声却被更可怕的画面刺激到说不出话来——他们伊皮在咬叔叔的嘴唇。

  金阿米吓的离开房间。

 

  「妈!妈!」

  金阿米跑到厨房里去找妈妈想要告发伊皮不寻常的举动,但是转念一想伊皮只是一条狗,哪知道那些是什么意思,要是这样就大惊小怪的被她妈取笑就不好了。

  「怎么了?my daughter.」

     「呃……没、没事,只是想问你硕珍欧巴最新的吃播你看了吗?」

  「看了看了!当然看啦!」

  「那没事了!」金阿米笑笑退出厨房。

  对,伊皮是条狗,不懂事。

  金阿米默默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离开厨房后金阿米看到爸爸已经下班回来坐在沙发上看……他叔叔。

  田爸爸跟伊皮坐在沙发上,叔叔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将头靠在他爸爸的腿上,电视明明开着,客厅里的一人一狗视线却全在叔叔身上。

  更诡异的是爸爸居然还伸出手来轻柔的抚摸着叔叔的头发,让对方整个人舒服地躺在他的腿间。

  连客厅里妈妈买的那盆长得像硕珍欧巴的花都将自己的花茎扭曲45度向着叔叔。

 

  这家不能待了。

 

  「吃饭啰!」郑号淑端出最后一道菜宣布大家可以吃饭。

  「啊、妈!」金阿米想挡住郑号淑让她不要看见爸爸和叔叔暧昧的互动,却不料他的妈妈闪向另外一边走去客厅叫家人吃饭。

  「爸爸可以吃饭啦!」郑号淑走到客厅抱起快睡着的闵玧其将他拖至餐桌吃饭,他对剛才自家老公疑似出軌的举动并没有多做反应。

  「玧其哥啊,吃饭。」郑号淑揉揉对方的脸把人叫醒并且往那人的碗里夹上许多菜。

  金阿米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他坐上餐桌自顾自的尴尬。

  「阿米,怎么不吃啊?」田柾国扫完半盘羊肉串才察觉到自家青春期的女儿不太对劲。

  「没、没事,哥呢?他今天回来吗?」

  「你哥他说今天学校社团要留下来练习不回来吃晚餐了。」郑号淑帮魚挑好刺后放进闵玧其碗里。

  「喔?快比赛了对吧,听说是rap比赛。」田爸爸将閒话加长。

  「恩,说是要练到晚上九点。」

  「九点也太晚了,最近小巷子醉汉很多……」

  「要不然我九点去接他吧。」其实一直都很关心家人的闵玧其发话,郑号淑放心的点点头。

  也好,有你在旁边,不管坏人手上拿刀还是拿枪金泰亨那小子大概都能把人打个半死。

 

  晚上九点十分。

 

  「daughter,帮妈妈去楼下倒垃圾!」郑号淑打包好几袋垃圾后吩咐自家女儿道,虽然她平常在家也打扮得像个贵妇但做起家事来从不马虎。

  「来了!」金阿米走出房间,明天就要考英文了可是脑中一直在想关于叔叔的事情害他根本念不下书。

  还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好了。

  金阿米提起精神和他181的身高下楼倒垃圾。

  「为什么,为什么不行?」

  刚出家门的金阿米连院子都来不及走出就听到自家哥哥的低音炮,他好奇地躲在墙后面偷偷探出头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叔叔?

  「不行就是不行,我很忙,没空。」同样也是低音炮但是带着烟嗓的叔叔走在前头没有转头去理会后方的小鬼。

  「闵玧其!」金泰亨一个箭步跨到闵玧其面前两手抓着对方的肩膀将人转向固定在金阿米藏身的那道墙上。

  「呀、你小子这么叫你叔叔?」闵玧其虽不改平日慵懒语气里却多了几分慌张。

  「少装了,我知道你不是我叔叔。」

  「我不是你叔叔难道是你老子吗?」

  「你姓闵,我和妹妹姓金,爸爸姓田,妈妈姓郑,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真以为我什么都没发觉?我还知道我们家那盆花其实就是防弹少年团的金硕珍!」

  「你累傻了?下次不准练那么晚才回家。」

  「真正傻了的人是你,闵玧其,你被田柾国和郑号淑骗了。」

  「他们塑造一个假的家庭,把你永远困在他们的世界里。」

         金阿米嚇的昏了過去。

 

    【完結灑花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雨桐舊夢
  • WTF...
    我笑了ㅋㅋㅋㅋㅋ
  • J叔叔
  • 俊、其、泰、雞記憶被換掉或著說洗掉,雞已經想起對其的感情但是還沒那麼清楚,泰也只想起五成左右的記憶所以選擇繼續留在這個家觀察,南俊差不多要醒了,所以開始意識到家人間有些動作很不正常
  • Bearchia
  • 我x
    看不懂結果下來看j叔叔的解釋
    我好毛阿TAT
  • 希冀之羽
  • 我的老天鵝這腦洞我可以洗腦什麼的嗚嗚嗚
  • Eslie
  • 叔叔要開始像大黑套路嗎🙈🙈
  • minhsi
  • "连客厅里妈妈买的那盆长得像硕珍欧巴的花都将自己的花茎扭曲45度向着叔叔"
    "我還知道我們家那盆花就是防彈少年團的金碩珍!"

    不行了
    我真的是笑到不行了
    叔 這腦洞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