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6

 

 

  閔玧其覺得自己從胖了之後開始衰事連連,破事多到熬糖大叔根本沒多餘筆墨去敘述他勇敢對抗脂肪和炸雞這些應被歌詠的英勇事蹟。他不但體重沒減輕,難得回幾次宿舍,先是被忙內搞了奶嘴,又是被奪了初吻,呸。

  金泰亨張著他的小虎牙朝他撲過來,他一急伸腳踹了對方,抬眼才發現膚色不對,自己踹的是一臉錯愕的朴智旻,來不及了,他被強吻了,老虎蹭著他的唇說好軟,玧其哥自己讓親的,不親白不親,身邊都是男人,他太飢渴,不管了,他都要。老虎是這麼跟炸毛卻不好犯脾氣的小貓解釋的。

  閔玧其鼓著臉,嘟著嘴,又氣又想哭,唇瓣上還有金泰亨的口水,也不敢說話,怕一張口就吸取對方DNA

  更不好意思指著金泰亨的鼻子罵,說那是他的初吻。

  都還沒整理好情緒,朴智旻跟著說什麼,玧其哥踹到他的寶貝,得賠償,奶氣的哼了一聲,霸道的親過來。

  閔玧其橫著一躺,選擇死亡。

  都是男人,一根吸管都不介意,接吻算什麼,算了。

  初吻那點小事。

  閔玧其坐起來,憋屈著嘴,兩頰白嫩的小肉揪在一塊,鼻子皺了皺像是要哭了又沒哭。

  “幼稚。”他淡漠的喊了聲,走了。

  他閔玧其這輩子除了他媽,還沒親過別的女人,就這麼被兩個當和尚當厭煩想拿他來開葷的弟弟親了,想想就覺得不值!

  “哥是說有病還是幼稚?”

  “幼稚!”朴智旻朝金泰亨吼了聲,連忙跑過去跟玧其哥道歉,他玩得太超過了,都怪金泰亨,都是金泰亨先動手的!

  

 

  如此這般,閔玧其待在工作室,不回去了。

  一回去就被整。

 

  小貓性情被養馴了,世間美好,他年輕的時候不知道,每天除了做音樂跟夢想,還有學業打工要顧,要思考下一餐該怎麼辦、父母那頭要怎麼辦、戶頭空了怎麼辦。反觀現在,他已經擁有他夢寐以求的工作,站在一定的高度上持續專注創作,跟成員們長年相處磨合也懂了待人接物與人交好的竅門。他開始感受幸福。總有人愛他,每天盡是多到來不及查收的告白和愛意,年輕的時候沒有受過這樣的溫暖,他慢慢收起利爪,坦然的去接受那些愛,並且用真心回報。

  他心間的冰塊早就融化,所以⋯⋯

 

  所以覺得我他媽好欺負了是吧?

 

  說是這麼說,但他不習慣發脾氣,就只是悶在自己的工作室,不回家。

  閔玧其窩在自己的沙發上,吸著美式想著對策,沒注意到來他工作室聽曲子修改歌詞的金南俊坐到了他旁邊。

  “玧其哥?”

  “想什麼?這麼出神。”

  閔玧其明顯的抖了一下,倒也不是被那人突然出現在身旁嚇到,而是被男人特有的溫柔嚇到。

  “曲子的事。”小貓淡然。

  “不是吧?”金南俊一語戳穿他另一半靈魂的謊話。

  “哥都一個禮拜沒回宿舍了,要什麼也是喊我或號錫幫忙拿。怎麼了?”

  “沒什麼。”

  “我喊人來問了,朴智旻跟我招了。”做事早有先一步對策的金南俊說。

  閔玧其沒去嗆金南俊既然都知道了還他媽一層一層慢慢套他話呢,而是直接一個激動轉身問:“他跟你說什麼?”

  “瞧你這麼大反應,果然發生了什麼。”

  “金南俊!你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智旻說,那天和泰亨玩超過了,惹哥你生氣了。我問他倆做了什麼讓你一個禮拜不回去,智旻低著頭沒有說話,泰亨抱著煤炭悶著臉坐在沙發上,好像還偷偷掉淚。我看他們真的知錯了,哥你就回去吧?”金南俊柔柔地說,嘴角上揚的好看,聲音一下一下的撫平了閔玧其的心。

  “他們對我做了什麼,要是對你,你也生氣。”閔玧其這麼說的同時,發現自己已經不在氣頭上了,泰亨還哭了?自己是不是做得太絕了?

  金南俊看對方這個反應鬆了口氣,他知道閔玧其要是真的生氣會是什麼表情,看這個樣子⋯⋯是已經不生氣了吧。

  接著哄哄就好了。養貓八年達人金南俊如是想。

  金南俊沒忍住伸手輕輕捏了一下他閔哥臉頰上最近多長的肉,男人總這樣,說是看到可愛的東西管不了手,居然說自己是可愛的東西,搞的閔玧其有點高興也就不糾正對方的詞語了。

  “做了什麼?”金南俊問,長年哄貓的他,腦子裡有309則哄貓大法,外加13613條成員感情處理細則,只要問清楚,向來沒有他金熊熊處理不來的問題。舉凡:煤炭又在設備上撒尿啦、金泰亨看閔玧其在減肥故意點了一桌炸雞啦、朴智旻又笑閔玧其變矮啦⋯⋯

  “他們強吻我。”

  諸如此類的。

  ⋯⋯

  等等!

  “什麼!?我沒聽清!”

  “他們親我⋯⋯”閔玧其沒勇氣再講一次強吻這個詞,金南俊卻已經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大方方海浪淘淘後面亂寫,捲起袖子就要回宿舍教訓小祖宗。

  “寵大了,反了是吧?還敢吻你?這太超過了!”

  閔玧其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看過這樣子的金南俊,平常總一副溫柔紳士樣,笑著說沒關係人總有犯錯的時候,連hater都要健健康康看他牛,想當所有人的和事佬,是世間萬物溫柔與煦陽的萃取精華。

  “這是哥的初吻吧!”

  閔玧其瞪大眼,一臉「你怎麼知道是我初吻?」的樣子。

  “我跟你在一起八九年,屁股幾根毛都知道!”媽的,還想著十週年無論如何都要讓公司企劃替自己討一個吻,他憋了八年都沒修道成功,轉眼就被兩個小崽子搶走!

  沃草,好氣。

  簡直要胃潰瘍。

  “什麼在一起八年,不是讓你別這樣說話嗎?聽著讓人誤會。”閔玧其把人拉下來坐好,讓金南俊替自己去找人算帳,想想都不對,他已經不生氣了,別又讓男人去惹事生非。對方還身為一名隊長,不該這樣找事。

  “誤會什麼?哥自己心裡有什麼才會聽著這句話奇怪!”

  閔玧其彎下嘴角,唇又自然的嘟了起來。金南俊來男人工作室的時候忘記戴上護唇膏,現在嘴唇乾澀的令他有些不安,一看到小貓水潤的唇,一整個不太好,想親一下分析對方是怎麼保養的。

  閔玧其是彎的這件事,只有金南俊知道。

  我好像喜歡男的,但沒有確切喜歡上誰,就是看男的比女人有感覺,但其實好像都沒什麼感覺。小貓曾經酒後如此碎念。就連自己本人都還沒釐清,金南俊卻擅自幫人家決定了性向。

  金南俊好像被小貓掰彎,喜歡上小貓這件事,也只有金南俊知道。

  “玧其啊,吃飯啦⋯⋯”

  現任工作室密碼只有閔玧其跟經紀人知道,經紀人哥按了密碼就遞餐進來,他最近的工作新增一項:從營養師那裡拿減肥餐送到閔玧其手裡。

  “呃⋯⋯南俊也在啊,”臉色怎麼這麼不好?經紀人默想,“那我放桌上,還是要哥餵你?”經紀人哥本想開個玩笑緩解氣氛,想不到更乾了,下一秒風滾草都要被吹出來了。

  金南俊看著經紀人的臉心想:這篇All糖的All是包含了多少人?不會等下方時赫也進來吧?

  “好,我閃了。”經紀人不願飾演All糖的All,留下飯菜關門閃人。

  “所以玧其哥要我餵嗎?”金南俊說。

  閔玧其一臉錯愕,金南俊拿了十本劇本挑著演的?這劇情發展不該這樣。

  “我有手,我自己吃,你聽聽這段混音是不是你說的那種感覺。”閔玧其拉回最最最最最初設定的正題,覺得世界只剩他一個正經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