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1

 

  “娶娶娶!天天讓我娶!我才剛要滿二十,世界都還沒看夠玩夠,就想讓我成家立業、前往愛情的墳墓!”

  “想!的!美!”金泰亨怒氣凌人,朝天咆哮,整個宅邸轟隆作響。

  “小少爺您小聲一點啦⋯⋯

  “我就是要抱怨給老爸聽!”

  “好啦,您別氣了,今晚不是要到黑市看看的嗎?期待這麼久了,別掃了您的興致才好。”這位僕役自小跟在金泰亨身邊,僅年長泰亨五歲,跟著金小少爺到處遊山玩水。多半鬼點子和消息都是從見過世面的這位僕役口中得知,所以貪玩的金泰亨很是照顧這位僕役,單純的將他視為心腹。金家小少爺對任何事情都充滿著好奇心,特別不愛管世人的眼光與非議,除了要他跳高之外,舉凡有趣或者從未嘗試過的事情他都敢做,即使知道會捱罵也再所不惜。

  

 

  所謂“黑市”是這次活動的代稱,舉行在某集團旗下飯店14樓,參與晚會的都是些政商名流,有錢到無處可花,想來找點樂子的富人。

  金泰亨無與倫比的俊美大概連那層遮擋面容掩飾身份的嘉年華面具都抵擋不住,打從一進門開始,就不斷有人朝他這裡投注視線。

  教養良好的富家少爺,剪裁得宜的深灰西裝,雕紋點輟其中,不素而雅。美好的肩線與長腿,調香師特為個人專制的獨特香氛,不陳列於架上的特製高雅,低調而微醺,最為標緻的面容被極盡華麗的面具所遮掩,留得想像在,不完全揭露更顯美好。

  噢,對了,今晚聚集在這裡的盡是些好色之徒。

  待在金泰亨身旁,同樣用面具掩飾身份的僕役有些緊張,試圖用身子去掩飾小少爺,不知不覺男人也長到快一米八了,已經不是一米八五的他可以擋得了的身板。金泰亨不怕捱罵,但是他怕。沒準在這裡會被什麼熟人給認出來,雖然每次小少爺都很有義氣的和他一起受罰⋯⋯但這次可不是什麼在庭院內亂造愛心頭外星人的銅像、任意把學校漆成普普藝術風還是領養了二十隻貓狗的等級。

  同樣在場的金泰亨只覺得有趣,可沒那麼多思量,他打量著每一個戴著面具的男男女女,研究著會場在他眼中不怎麼講究的佈置,接著把心思放在了那一桌桌供人取用的高級餐點上。佈置差了點,吃得還可以⋯⋯沒有可樂嗎?

  等到小少爺肯安分地坐在位置上時,拍賣也正式開始了。

  他看到一個又一個的男孩全身白淨光裸的綁著手銬腳鐐被送到檯上,主持人熱情地接受各方的競標,價碼一個個高得不可思議,超出金泰亨一開始所猜想的價格,他端詳著台上那接續出來男孩的臉龐,確實好看,但他畢竟還是喜歡女孩的,並不怎麼心動,況且,他覺得自己長得更好看。如果自己被拍賣的話,會值多少價?嘿,他只是好奇而已,小少爺才不想賣掉自己給那些登徒子呢。

  突然,他想到一個鬼點子。

  他要是買一個男孩下來呢?

  要是將來真的被迫與哪個千金聯姻,他就大肆宣傳自己對女人不行,成天跟著男孩同進同出,哪家小姐能忍受自己丈夫這副德性?好極了!金泰亨一邊暗忖自己的聰穎,一邊和僕役分享自己的想法。

  “那不成,老爺知道不氣到中風?“

  “別人我不敢說,但我爸肯定知道這只是我胡鬧的伎倆,他脾氣那麼硬,肯定是一聲不吭裝作不在意,看我一個人能胡鬧到什麼時候,哼,他承受得起,別家小姐可承受不起。”金泰亨每一次的把戲都不超過一個禮拜,別人要不理他,他也自覺沒趣,金老爺當然知道自家孩子的脾氣,一次次任由金泰亨胡來,小少爺到底還是家教良好,雖然愛惹麻煩,但總有自己的分寸。

  所謂的惹事,不過就是想引起注意罷了,父母常年忙碌,焦點也只在各方面表現良好的哥哥身上。金家自然是知道小少爺的寂寞,才這般放縱當作是對他的補償。

  “行吧,您看著辦,別牽扯到我了。”

  “我哪次把你拖下水過了?”

  僕役沒出聲,下一個男孩又出場了。

  不過說要買是要買,這一個個價格都這麼高,雖然是富人家的孩子,但要金泰亨花這麼多錢去買一個“人”,他還真不太樂意。

  他試著出價,但總會被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高價給比過去。

  這主持人真厲害,誰也沒舉手沒說話,他就知道誰誰誰要出多少出多少。金泰亨暗自納罕。

  “接下來,是今天的特殊品。”

  特殊?我看是瑕疵吧?金泰亨仰著脖子好奇的瞪大眼睛。

  台上那男孩並不是全裸出場,他身上居然套了件像他們家園丁爺爺穿的那種白色無袖背心,背心過大的如洋裝般遮住了男孩的器官,露出來的四肢纖細白皙,可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瘀青,直叫人眯眼咋舌。

  總之,誰都看得出來這男孩不乾淨,甚至出過什麼事,居然還讓穿衣服呢?誰知道是不是想遮掩什麼?『特殊品』不過就是拍賣的噱頭罷了,有錢人不傻,場面冷卻,遲遲沒有人出價。

  看著眼前乾冷的氣氛,金泰亨察覺到台上的男孩似乎在笑。

  和先前幾名被拍賣的男孩不一樣,他並不是自卑羞怯的低下頭,那冷冰冰的臉龐,五官並不怎麼俊逸精緻,但溢滿了冷傲,好像在場的所有人除了他都是畜生一樣。

  時間緩緩流逝,主持人努力的吹噓男孩有多特別,天花亂墜,沒一句談到男孩為什麼穿衣服,身上的傷又是怎麼回事?似乎刻意避開這點。

  許久,眼看就要流標,金泰亨向僕役使了個眼神。

  此時不買更待何時?

  金泰亨成功地用了最低價標到這個男人。

 

 

  這是他跟閔玧其的開始。

 

 

CH 2

 

  “你叫什麼名字啊?”

  “閔宇直。”男孩接過金泰亨命僕役買來的衣服,在金泰亨面前大方的穿脫,他低頭瞟了一眼印有GUCCI字樣的衛衣,勾了勾嘴角,比起笑,更像是不屑。

  什麼啊,這傢伙不懂精品還是不懂時尚。觀察力敏銳的小少爺自然是把男孩那眼神收進眼底。

  “你聲音好低喔,抽煙喝酒嗎?”衣服買的略大,骨架稍稍撐起看起來不那麼瘦弱了,可配上那張帶傷的臉就像哪裡的不良份子,如果有看起來這麼體弱的流氓的話。

  “關你屁事。”

  “你是我用錢買來的,當然關我的事,你要是抽煙喝酒,我不得供應你?你放心,我不想對你怎樣,我只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待在我身邊就好,其他我什麼都不管,不過分的要求我都能滿足你,你就叫我泰亨哥吧。”

  男孩看了一眼金泰亨那屁孩樣,笑了聲:“我93年的。”

  “喔,宇直哥。”這個男孩居然比他哥都大?

  

 

  買來的這位哥哥不怎麼好相處,明明是被買來的,卻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既不可愛也不討喜,不幫忙做事只等著人伺候,金泰亨除了在他爹面前和閔玧其說說話(正如他的猜測,金老爺不把這事當一回事兒),其他時間根本不理對方,金泰亨嫌他這個低賤之人還自命清高,閔玧其自始至終都對這個富家少爺毫無好感,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他是個少爺。

  對於生來就有父母疼愛,名牌與進口車伺候的富家少爺,閔玧其是打從心裡鄙視的,用不屑粗糙的掩飾著羨慕。

  本來還想說看他身版可愛,可以打扮打扮他,當作是打發時間的興趣,可小少爺一看到那人的冷面就受不了,便隨意叫人去他更衣室拿幾件他不怎麼穿過的長袖長褲扔給閔玧其遮遮他那到處青一道紫一道的軀體。

 

 

  兩天後,到國外處理事情的金家大少爺——金南俊回來了。

  他早從身邊的侍從聽聞了金泰亨這次扯出了什麼事情,所以回到宅邸也只是笑笑的看著金泰亨,和他刻意牽著的閔玧其。

  “這次又準備鬧多久?”

  金泰亨一聽他哥這麼一說,立馬和閔玧其分開,似乎為此還喘口氣,“直到老爸打消要我結婚的念頭。”

  閔玧其坐在旁邊到顯得輕鬆自在,金泰亨牽他是那副樣子,甩開他仍是那副樣子,悠然自得地喝著手上那杯冰美式,看著這個家過大的庭院,視線追逐著蝴蝶或白雲,眼裡沒有半個人存在。

  或許他還挺高興的,雖然被拍賣這事兒聽起來挺悲哀的,但他不怎麼怨,想來老天還是寵他的,被一個少爺買來伺候,既不動他,也不怎麼和他相處。在金家吃好穿好睡好,日子清閒的不得了,閔玧其自在歸自在,就是不太習慣。

  他已經很久沒碰音樂了。

  天知道這姓金的小少爺什麼時候玩膩,也許很快就放他走了。

  就當度假吧。

 

 

  見閔玧其那副出家人模樣,倒還挑起了金南俊的好奇心,他和所有人交流,從各式各樣的人們身上學習和得到靈感。所以他立馬結束了與親弟弟的話題,轉而主動和閔玧其攀談。

  金泰亨看到他高雅的大哥坐在那個被自己買來的人身邊,用著平起平坐、身份對等的姿態交流就直翻白眼。他最受不了他哥這種個性,和任何人都能說話,不擺架子,這倒顯得他這樣略有少爺脾氣和矜持的人不得體。

  金南俊總說,每一個人都是一本書,有著不一樣的故事和意義。是啊,每一個人都是一本書,他金南俊大概是一本佛經吧。對誰都是那樣唇角帶笑,大慈悲聖人。

  唉唷,閔宇直那大冰塊居然還吃他哥那套,說起話了?

  金泰亨有點悶,一點也不想當空氣,逕自走了。

 

 

CH3

 

 

  不久,金泰亨聽到金南俊喚那個男孩叫“玧其哥。”

  “那個小矮子不是叫做閔宇直嗎?”

  “騙你的吧?他說他叫玧其,多好聽的名字不是嗎?他真是個有趣的人,你應該多和他聊聊,他挺成熟的,見識很廣,學習學習吧。”

  聊個屁。金泰亨翻翻白眼。

  “學什麼?學如何被拍賣嗎?”

  “泰亨,不能這樣說話。”金南俊皺起眉頭,好聲好氣地糾正小少爺。

  金南俊和閔玧其幾乎形影不離,有時候在遠處金泰亨都能聽到笑聲?我靠?這誰的笑聲啊?那個冰塊?

  等等,不對吧,這人不是自己買來的嗎?憑什麼去陪他哥,金南俊又沒付他錢!

  “喂,閔玧其過來,你誰買的啊?不陪我,成天陪我哥!”他一腳踢開自家圖書室的大門,看到閔玧其和金南俊兩人又在一起便嚷嚷起來。

  閔玧其闔上書,看了一眼金南俊。

  “泰亨說得對,不然,我跟你買吧?”金南俊轉過頭說,“還你自由身,你和我還是朋友?”

  閔玧其點點頭。

  “不要!”金泰亨吼,接著把閔玧其硬拽了出來,關上圖書室的門走了。

  憑什麼他的東西都要被哥哥拿去啊!還他自由身?又想當聖人?我不準!這是我標到的!

  金泰亨氣呼呼地來到餐廳,隨意點了一桌的菜,“你吃啊,我又沒虐待你。”

  閔玧其這才動筷。

  小少爺瞥見了那人手腕上被自己捏出的紅印有些過意不去的低下頭。

  “你和我哥都聊什麼啊?連你也比較喜歡我哥嗎?”金泰亨小聲嘟囔,“全世界都喜歡金南俊。”

  似乎看出了金家小少爺那點彆扭,閔玧其難得開口:“音樂,你懂嗎?”

  金泰亨愣了愣抬起頭,似乎沒想到閔玧其會和他說話,過了幾秒才回過神,“當然懂啦!什麼樣的音樂?蕭邦還是莫札特?”

  “Post MaloneJ.Cole。”

  “好像聽我哥說過,美國嘻哈。”

  “恩。”

  “你喜歡那樣的歌?看不出來?”

  閔玧其笑了笑,第一次正面看到男人的笑容,金泰亨再次愣神。

  “我是做音樂的,不只喜歡,還唱。”

  那日金泰亨接受了一連串的嘻哈洗禮和教育,領教了閔玧其的作品,少爺對那看著瘦小羸弱的男人稍稍改觀。

  “你挺厲害的啊。”

  

 

  金南俊很欣賞閔玧其的才華,前幾天答應給閔玧其一個作曲室,原以為只是有錢人隨意講講的玩笑,沒想到閔玧其現在就坐在了裡頭,他碰著這些不知道要存錢多久才能買到的設備們,眼睛少見的亮了起來,嘴裡一個個喊著設備的名字,笑得像個孩子,金南俊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男人這樣露出牙齦的笑法,覺得挺可愛的。

  “我雖然也做音樂,但是是做興趣的,你感覺比我專業,要是還缺什麼,就和我說。”金南俊是金家大少爺,同時是個小有名氣的製作人,紅的原因不是基於他的歌曲,更多是因為他是“金家大少爺”,是因爲大少爺不只會做音樂,還做得不錯而火。他常常在網上發表作品,偶爾和參與活動認識的藝人合作,他把音樂當興趣,是繁忙的集團事務中的調劑。

  他是個年輕人,一樣有夢。

  “對了,上次聽你說,你搞混音,我這裡有幾首曲子,能請你混混看嗎?”

  “行!”

  閔玧其一口答應下來,他興奮得不得了,回到以前的模式,日日與音樂為伍,這次,他不用再有一餐沒一餐的擔心花費,不用擔心電話那頭傳來那個男人醉醺醺要錢的聲音。

  是他父親賣了他。

  最終敵不過好奇心,當小少爺在大少爺面前問起,他說得平淡。

  被拍賣前,他努力掐著自己,在全身製造出瘀青,脾氣倔得不得了,管理者沒辦法,死活脫不下他最後一件衣服,只好留著,留著那最後的尊嚴,閔玧其被拖上拍賣場。

  不久,瘀青漸漸消退,閔玧其削瘦的臉頰被金家養的圓潤好看,氣色也好了不少,雖然看起來還是冷冷的,但至少和金南俊在一起的時候,多了很多笑容。

  金泰亨雖然能跟閔玧其聊上幾句,但還是和他分屬不同世界,兩人總對不上頻率,金泰亨沒怎麼看過男人笑。

  

 

 

CH 4

 

 

  因為那人總待在作曲室(或跟金南俊在一塊兒),所以金泰亨可以看到閔玧其的時間不多,除非他心情悶,故意趁金南俊和男人在一起的時候喚人叫他來陪自己吃飯。

  閔玧其的存在,只是他對金南俊賭氣的籌碼,那是二十幾年的怨氣。

  那日,他看到閔玧其出沒在走廊上,男人少有的站在窗前沐浴陽光,豔陽將他的肌膚照的近乎透明,他走上前去,掐了那人的屁股一把,“你是不是胖了,褲子這麼緊?”

  沒想到閔玧其既沒罵他也沒有瞪他,只是紅透了臉頰看著金泰亨,接著退離他好幾步,怕男人在摸上他。

  “幹嘛啊,大男人的,摸一下又不會少塊肉。”金泰亨赤裸裸地打量起閔玧其的雙腿,因為平常對方都是穿自己過大的闊腿褲,金泰亨根本沒注意過男人的腿比家裡那些女僕的腿還要纖細!

  “喂,你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女扮男裝吧!”

  “有病!”閔玧其丟下這句話就跑了。

 

 

  “欸!哥!你是不是給閔玧其買衣服!”

  “對啊,你的衣服太大了,合身的衣服他穿起來多精緻啊?”

  是挺好看的⋯⋯金泰亨嘟囔,“你為什麼這麼寵他啊!明明是我買的,但是他一直往你那跑!”

  “所以阿,讓我買走吧?我出兩倍的價格,你去買台跑車玩吧?”

  “不要!”金泰亨不肯,不是因為閔玧其帶給了他什麼,只是不想輕易的讓給金南俊。僅此而已。

  再說,他才不稀罕什麼跑車,他只想要梵谷或是達利的真跡,可老爸一點也不疼他,只送他高價複製畫。

  “我會等你的。”

  “你等不到那天!老爸也等不到!”

   金南俊笑了笑,沒說話。

  “會做音樂的人那麼多,你偏偏纏著閔玧其,不是因為對方是天才,你根本覬覦他的身體吧!”

  “金泰亨,你尊重一點。”

  “你這個臭聖人。”金泰亨丟下這句話就離開了。

  金南俊太完美了,他討厭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