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TAEGI】別撩我

 

 

  我以為,我和他的曖昧期很早就結束了。

 

  

  在男人與男人之間講曖昧期確是不怎麼恰當,但他們習慣這樣互開玩笑。

  七個人之中,誰跟誰都可能會有一段特別要好的日子,可能是愛上了相同的牌子,可能是看了同部電影,或,誰陪了誰一陣低潮,使得兩人近期特別親密。

 

 

  剛出道時,金泰亨就很喜歡閔玧其,因為那哥哥總是有意無意的照顧他,從練習生時期犯錯主動陪他一起去道歉開始,他的心總繞著閔哥哥轉。玧其哥好強大啊!八道江山酷斃了!沒關係這首也SWAG爆了!哥哥注意到他在節目中沒能講到話,趕緊提到了自己讓自己發言,愛死玧其哥了!

  那時候的小奶狗如果開心,當然就直接撲上去對小貓又抱又摟,所以早期總能看到金泰亨一臉燦爛的強行擁抱閔玧其,他還讀不懂人們臉上表情的真假虛實,只知道這麼疼愛自己的玧其哥是不可能真的如表面上嫌棄他的。

 

  後來泰亨、智旻和柾國三個人愈來愈要好,而閔玧其的重心似乎也不只在泰亨身上了,畢竟那孩子漸漸長大,已經開始適應大環境。而他有更多更多的工作要忙,對於金泰亨的調皮搗蛋都不太予以理會。於是,不知道哪天起,亦不知何時始,兩人之間默默浮現一層尷尬和一道玻璃隔板。這份尷尬在夏威夷被成員們捅破,硬是要求兩人在一隊。就這樣一直到回韓國錄製V live,夏威夷大邱CP在網路上縱橫赤道,但本人似乎無意發糖,除非製作組推一把,否則絕對直出宇宙。

  好幾次錄製中,閔玧其自動自發的想照顧好金泰亨,讓他依靠自己這個哥哥,但對方對於他的照顧已經不如以往會開心的回應,隱隱約約的,似乎還有一絲排斥。

  所以當不斷冷淡自己的對方偶爾對他照顧與關心時,他總不太自在,甚至有些怦然,眼睛不肯聚焦在男人身上,看起來就像不在乎對方一樣。

 

  金泰亨對誰都這樣。

  像在跟所有人談戀愛,他總在撩人,成員都明白他這個性,就只有閔玧其不習慣,即使知曉對方的玩性,卻不免真實的心動。都怪那小子長得太好看了。閔玧其給自己的心跳下了牽強的註解。

  一直到2017年,巡迴的某日,當金泰亨剝去蝦殼,將好好的白肉送到他面前時,他仍在心裡愣了一下。

 

  

  金泰亨想剝蝦給對面的貓吃,更正,金泰亨想喂貓。

  他觀察了一會兒對方進食的動作,邊剝好一隻蝦,試探性的,又像是精心鋪成的前戲,好讓待會的主戲不過於突發,他先伸到田柾國面前,田柾國那隻臭兔子想伸手拿,金泰亨手往後挪了挪不給對方,示意他用嘴接。兔兔哪看得懂這人在幹嘛,他眼裡只有別人剝好的那乾乾淨淨令人垂延三尺的蝦,他迫不期待的用手接過,高高興興的吃起來,咀嚼咀嚼,別人剝的蝦蝦是最好吃的蝦蝦,Euphoria

 

  靠靠靠,這兔子也太直了吧,還伸手拿呢!萬一玧其哥看你這麼幹,等等也用手接,那我還玩什麼!

 

  小老虎內心戲特多的剝好了第二隻蝦。

  出乎意料的,閔玧其沒用手接,也許是意識到用手就讓他們產生了距離,或許也只是懶。他向前傾,兩隻手乖巧的擺在大腿上,微微仰起頭,那隻蝦離他很近,如果金泰亨希望他用手接的話,是不會伸直手臂越過餐桌的,他大可扔在他盤裡。

  閔玧其小幅度的昂起下巴,眼神盡可能淡漠的對著蝦張口,伸出粉粉的舌尖觸碰,接著含進嘴裡咬走蝦肉,留下了尾巴。他的動作本來就緩,整個過程在金泰亨眼中更是放慢了千百倍。

  閔玧其不敢咬到太後面,他怕唇碰到對方的手,咬完也只是快速移走視線,從頭到尾沒敢去看金泰亨的眼,心不在焉地,模糊的試圖聚焦在蝦子身上,然而只是枉然。所以蝦肉到底有沒有吃乾淨,他自己不知道,金泰亨也不知道,但是男人仍把那人咬過的蝦尾又放進自己的嘴裡吸了一口,仿佛在嫌對方沒咬乾淨。餘光掃到男人的這個舉動讓閔玧其微微的燒紅了臉。天知道這啤酒是不是酒精濃度特高,他覺得自己有些醉。

 

  一旁的田柾國有些懵,原來還有這種操作。

 

  金泰亨也有點醉,哪怕他壓根兒沒碰到酒精,剛剛閔玧其的模樣可愛極了。乖巧地揚起頭,如果那時候動動小巧的鼻子嗅嗅味道的話,肯定更萌了!他伸出軟肉,咬過自己手上的食物,可愛瘋了,誰也不知道對方居然這麼聽話。

  金泰亨長大後才發現,先前總是照顧自己的帥氣哥哥原來才是最需要人照顧的,總是一副激起人保護慾的模樣,所以他討厭再被閔玧其照顧,他想成為能夠被依靠的肩膀。可是閔玧其獨立慣了,還是隊內的二哥,覺得什麼都得他來,很多事情也都是自己攬下,以至於金泰亨根本沒地方發揮,他為此鬱悶至極。

  金泰亨看著盤外被自己丟棄的蝦尾,倏然發覺自己對海鮮失去了食慾,他想吃貓舌。想把那樣粉紅軟嫩的小舌,放在嘴裡翻攪、吸吮。

  “哥,你還要吃蝦嗎?”   

  在這裡被金泰亨稱作哥的人就有四個,所以閔玧其沒意識到對方是在和自己說話。

  “玧其,你還想吃蝦嗎?”他又問了一次,這次沒喊哥。

  閔玧其稍稍漂了眼神,沒敢跟對方擁有過多的眼神交流,“不用。”他淡然地回答道。

  

 

  “哥,我能和你一間嗎?”各自領完酒店房卡後,他叫住男人。

  閔玧其向他投來疑惑的眼神。

  “我昨天做了惡夢。”

  “不是會跟智旻睡嗎?”

  “那三個酒鬼今晚要喝通宵,我累了,想靜靜的安穩睡一覺,哥最安靜了。”三個酒鬼指的是朴智旻、金碩珍和田柾國。金泰亨為了不被對方拒絕,他才加了最後一句。一個必須是對方的理由。

  “恩。”原來是因為他安靜啊,閔玧其想。

 

  閔玧其洗好澡後,沒有躺上床,隨意吹乾了頭髮就在沙發上躺下。

  “哥,你幹嘛躺沙發?”

  “床你睡吧,睡舒服點,昨天不是沒睡好嗎?”

  “這是雙人床,哥又那麼小隻,一起躺也不會擠。要是委屈你睡沙發,我才睡不好。”

  “沙發舒服,我在作曲室晚上都這麼睡的。”

  閔玧其才不想跟金泰亨睡同一張床。他知道那會招來怎樣的後果。

  早晨他會發現自己在對方懷裡,耳邊有對方呼出的溼熱氣息,唇就貼在他敏感的後頸,大腿會被對方其中一隻腳分開。然後他會小鹿亂撞,不敢亂動,也不敢起床。所以,他不能和他睡。

  絕對不能再和金泰亨睡。他閉著眼這麼想著,在沙發上喬了個最舒適的位置後縮成一團,忽然,身體騰空,他慌忙地睜眼想抓住什麼,回過神發現自己抓的是金泰亨身上浴袍的衣襟。

  “哥,不要這麼急,都還沒到床上。”金泰亨在開玩笑,他對誰都會開這類低俗的玩笑,團裡偶有幾人會回應這種玩笑,有人則選擇無視他,只有閔玧其在心裡十分反感對方這樣的玩笑,厭惡那在他心底泛起的漣漪。

  他尷尬的改摟著對方的脖子,對方輕柔地將他安置在床鋪上,蓋好被子。他禁不起這份溫柔,體溫飆升。

  “躺好喔,陪我睡。”男人整個人壓在他身上,幾乎是鼻子貼鼻子的吐出這句話。語畢,緩慢地爬到旁邊的空位去,躺好,睡了。

  周圍的氣味分子都是金泰亨和對方髮絲上飯店洗髮精的味道,身上的被子貌似還殘留著對方拓印的體溫,他睜大著眼,死死的盯著天花板,腦袋一片浩大空白。

 

  方才小貓所有的慌亂,金泰亨全都看在眼裡,他覺得,小貓好像喜歡他。

  可是當他這麼確信時,待對方愈溫柔,男人卻又愈淡漠,好像也很討厭和他獨處的樣子,不怎麼主動交流。這麼一想,小貓好像又不是喜歡他。金泰亨很煩惱。

  

 

  早晨,閔玧其是被經紀人的喊聲叫醒的,金泰亨壓著他,就跟他記憶中的姿勢一模一樣。門鈴響了好幾聲,門外的人喊了幾聲他的名字,閔玧其動彈不得,金泰亨抱得太緊。

  聽到門外的聲響讓金泰亨有了反應,那人動了動身體,但是沒離開閔玧其,他的大掌反而從對方那已經掀起一角的衣服伸進去,一路從下腹摸到胸口。

  這可把閔玧其摸急了,想翻身卻翻不過去,他咬牙使勁用肩膀向後推開金泰亨,人終於被他給推動了,從側睡被他翻成了正面,連帶著金泰亨的手掀開了他的衣服,閔玧其整個人壓在金泰亨上方,有什麼東西蹭著他的股間。

  “玧其我開門囉!”接連按了好幾聲門鈴都沒得到應聲,經紀人和趕過來的團員急了,跟飯店人員說明情況借了房卡。一刷——

  看到房內兩人都醒來了,坐在床上,金泰亨臉上有個印子。

  “你們倆既然起來了怎麼不開門,我快急死了!”經紀人看到兩人好好的在床上,一安心下來便忍不住開罵。

  朴智旻一早想找金泰亨吃早餐,去借了房卡開門要惡作劇卻發現對方不在,他接連敲了其他成員的門看泰亨是不是在裡邊,中途碰上醒來的經紀人,最後就剩閔玧其的房間沒看過。

  “我剛醒……被玧其哥打醒的。”金泰亨摀著臉。

  “你壓著我,怎麼叫都不醒。”閔玧其下了床,進浴室洗漱前碎念了一聲。“流氓。”

  “流氓!”朴智旻跟金碩珍一聽還來勁了,“玧其為什麼喊你流氓!”“流氓,你對玧其哥做了什麼!”

  金泰亨覺得很無辜,他什麼事都沒做。

  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吃早餐的時候,兩人之間又比往日更尷尬了。

  幾乎沒有交流。

  錯了,幾乎沒有雙向交流。

  “玧其哥我想吃吃看你那個!”田柾國喊,閔玧其插了一塊小糕點扔進小孩盤裡,接著吃掉自己盤裡最後一個。

  “玧其哥我也想吃。”

  閔玧其看了一眼說話的金泰亨,邊咀嚼邊又看了眼自己的空盤。一臉:「我盤空了沒看到,難不成我吐給你?」、「自助式的為什麼不自己拿?」的樣子。

  閔玧其一句話也沒說,金泰亨卻覺得小貓好兇。

  事實上閔玧其是在想,為什麼自己要那麼豪邁的一口吃掉最後的糕點,不然他就能給泰亨嚐嚐了。

  “哥你為什麼都不吃牛奶加麥片,超好吃。”

  田柾國你為什麼吃個飯話這麼多?金泰亨想著,眼睜睜的看著小貓抿唇喝田柾國喂的牛奶,氣的瞪圓了眼睛。

  “哥,熱巧克力也很好喝!”金泰亨說。

  閔玧其搖搖頭,他不想一早喝那麼熱的東西。

  “好喝嗎?我想喝!”金泰亨毫無靈魂的把杯子遞給了說話的金碩珍。

  金泰亨又對自己冷淡了起來,閔玧其不明白為什麼,他想他已經習慣了對方這樣反復無常的情緒,

 

  他們今天有半天的自由時間,大約下午會到場地作彩排的工作。

  他們要幹嘛?愛逛街的逛街,愛健身的健身,有工作強迫症的回頭窩房間工作去了。

  閔玧其正是窩回房間做音樂的三人之一。

  這次金泰亨死皮賴臉的留了下來。

  “我要學習。”他說。

  “找南俊。”

  “我比較喜歡你。”一本正經。

  閔玧其鑽回筆電面前不想聽男人撩自己,可疑的是他沒戴上耳機,他似乎還想聽金泰亨說話。

  “我比較喜歡你。”他重複,“一直都比較喜歡你。可是你對我好冷淡。”

  閔玧其轉過身看向金泰亨。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金泰亨問。

  “說。”

  “哥,你是不是喜歡我?”

  “你做夢吧。”

  “那為什麼昨天我抱你會害羞!”

  “我沒有。”閔玧其回答得很快,他有些激動,以為自己藏的很好,沒想到什麼都逃不過對方的眼睛。

  “證明給我看。”金泰亨拉過閔玧其的椅子,強迫對方和自己對視,那是嘟起唇就能接吻的距離。

  閔玧其從一開始強裝的淡漠,到心虛飄忽的眼神,最後雙頰泛紅用力推開了金泰亨。

  “你一定喜歡我。”金泰亨強硬的拉過閔玧其和對方接吻。

  

 

  然而以上純屬金泰亨的個人幻想情境,他要真這麼有勇氣,他早就告白了。就怕閔玧其不喜歡他,進而為此排斥自己。他可不想成為威脅隊內和諧氣氛的恐怖分子。

  事實上當他說完“我比較喜歡你。”之後,閔先生已經轉過頭沒有回應了。

  金泰亨看著螢幕上的軟體介面不斷切換,說要學習卻也不敢出聲打擾,他看不明白對方在做什麼,閔玧其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男人盯著自己根本無法專心,不久,因為雙方太安靜,金泰亨便趴在桌上入睡。

  閔玧其無心工作,腦內自轉了數回,才奇怪身旁的人怎麼了無聲息,轉頭一看才發現人家已經睡著了。

  金泰亨真的長得很好看。他輕輕的在腦中帶過這個讚歎後,無聲的咒罵自己,廢話,他可是世界第一美男,能長得不好看?又僅是“好看”兩字能形容的?

  實在是坐不下去了,閔玧其看著電腦右上方的時間,確認離彩排還有幾小時,不如就小睡一會兒吧。

  看看一旁呼吸均勻的人,若是丟下他自己跑去床上睡好像挺不道德的,難道要叫醒人家跟他說一起上床睡覺嗎?

  叫啊,兩個大男人的在膈應什麼,閔玧其你太歪了。

  他慢慢地伸手撫上他的頭髮,順了順,接著往下觸摸他的臉頰,還在想是要拍要捏的時候,男人睜開了眼。

  迷迷糊糊的倦容,似乎還想睡。

  “泰亨,去床上睡。”

  金泰亨傻乎乎的笑,閔玧其拉著對方起來,一步一步走向床讓對方躺好。泰亨閉著眼抓著男人的手沒放開,ㄧ使勁,閔玧其順勢倒在他懷中,金泰亨像抱著絨毛玩具一樣,滿足的蹭蹭他的娃娃,回到夢裡的溫柔鄉。

  “喂,起來。”他不能讓男人這麼繼續下去,他會被燎的最後連灰都不剩,像金泰亨這種英俊的中央大空調,誰先喜歡上了,誰就是白痴。

  金泰亨悶哼一聲,好像真的很睏,翻個身,依然把他擁在懷裡,閔玧其的鼻子抵在男人頸間處,整個鼻腔灌滿了男人的味道,害得他不敢恣意呼吸。

  “金泰亨你很臭。”

  金泰亨終於醒了,面無表情地看著有些炸毛的人。

  等等,他為什麼抱著玧其哥在床上?

  儘管內心掀起陣陣波濤,金泰亨也只抱怨的說了一句,“我才不臭。”

  “你放開我。”

  “不要,我不臭,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我?”

  “沒有⋯⋯我沒有討厭你。”

  “那你就是喜歡我囉,討厭的相反就是喜歡。”

  閔玧其即便覺得對方不可理喻,卻也說不了反駁的話。

  這種時候再多話,只會洩露自己那顆破綻百出的真心。

  “我不討厭玧其哥。”金泰亨悶悶地說,他睜著大眼望向他,有些故作鎮定的害羞。

  這句話讓閔玧其想起許多次金泰亨對著自己面無表情的冷漠時,他擅自理解成對方不喜歡和自己在一組。“我知道。”他說。

  “你知道我喜歡你,你知道是哪種喜歡嗎?”

  “哪種?”閔玧其問的自己心臟上竄下跳。

  “這種。”金泰亨只敢用唇在閔玧其的臉頰上輕啄。

  然後快速的轉過身背對閔玧其。

  天阿!金泰亨你腦子睡糊了吧!你在做什麼!

  “泰亨,轉過來。”

  金泰亨猶疑卻又聽話的緩慢轉過身,看到和自己同樣燒紅臉的男人,閔玧其神情複雜,他讀不出男人是厭惡還是喜歡,只看得到他那樣複雜的像是要哭了的臉蛋很可愛。

  後來那個可愛的男人撐起自己的身體,主動吻向他的唇,金泰亨恍了好久的神,才抱緊對方回應。

  “哥⋯⋯這是我的初吻。”

  “你放屁吧,你的情史全團都知道。”閔玧其說,語氣一點也不兇狠,“這是我的初吻,不是你的。”

  金泰亨笑得好開心,像個傻黑甜。

  閔玧其看著男人綻放的面容,知道不管他是被現實磨出了稜角,還是嘗過百態,他仍然是那個金泰亨,仍是那位小男孩。

  他喜歡他。

  湊巧的,

  他也喜歡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叔你好厲害啊,好像看到什麼有關其的影片都能腦補😂
  • 운Yun的小小宇宙
  • 很期待的一篇😂😂
    看到其其那樣我整個暴動了😂😂😂😂😂😂😂😂
  • 希冀之羽
  • 我覺得我戀愛了,叔
  • mhl
  • 喂貓喂貓喂貓喂貓喂貓(我的心臟呃
  • mhl
  • 喂貓喂貓喂貓喂貓喂貓(我的心臟呃
  • 洛雲
  • 叔啊我也好像恋爱了OUO
    对象是你——(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