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受不了⋯⋯”鄭號錫把自己埋在枕頭堆裡,話語連同心緒悶在棉花當中沒有出口。

  現在人在日本,固定室友朴智旻和自己各自獨立分配到不同的房間,他不用在意房間裡有誰,儘管發洩情緒。電視中日本NHK的男主播正經的播報新聞,倘若細聽,這流水般的日文鄭號錫還是能聽懂七分。只是此刻的他心跳聲好大好大,遮蔽了一切。

  不久前,他和成員在舞台上進行遊戲,本來就是粉絲服務,他再度將遊戲增溫,添加個人的惡趣味。在拍手前,他朝金南俊站近了一大步。那幾乎是貼心的距離,耳機也無法抵擋的,不是粉絲激動地尖叫,是彼此的呼吸聲。

  太過親密的距離,曾經被爆出關係有些隔閡的兩人,獨處時自動浮露的尷尬究竟是因為什麼?只有兩人心底明白。

  因為靠近,身高差使得金南俊必須微微低頭,才能看見小鹿的臉,那人明明大膽的靠近了自己,隔著過長瀏海看著他的目光卻有些浮動。對方已經伸出手來準備進行遊戲。金南俊看到那人上揚的嘴角和彎彎的眼尾,眯起的眼眸中是男人獨有的溫柔,還來不及抬手迎戰,他捂嘴倒退,噴笑出來。

  男人笑的太過曖昧,像個青春期的大男孩,因為最單純的悸動而開懷。金南俊因為羞澀而笑場,搞的鄭號錫也挺不好意思的,笑著捶了男人的背,像極了打鬧中的小情侶。這樣小小的互動就已經把彼此搞得夠臉紅心跳的了,跟著躁動的還不只是兩人而已。那一笑一打,讓全場曖昧指數升高,何況這裡是腐女子的聖地日本,濾鏡都已經備好,鄭號錫那一捶絕對是嬌羞!金南俊你可以娶了!

  小鹿搶回主導權,伸手要金南俊過來,讓自己在兩人之中顯得從容又大膽。靠近一個男人害什麼羞?你一個一米八多的男孩子反應這麼少女!

  兩人終於開始追尋並拍擊對方手掌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粉絲在看,還是日本空氣瀰漫萌物香氛,抑或著是金南俊在自己面前的緣故,鄭號錫主動出擊,金南俊笑著觀看小鹿的舉動沒有回擊,男人僅僅是待在那裡,早一步看透對方的動作,躲避或是承接拍擊。

  鄭號錫的動作愈發可愛,微微翹起屁股,胸膛慢慢往前傾,雙手像個孩子一樣認真享受遊戲。他的視線始終鎖定在金南俊的胸前,用著餘光去注意對方手掌的動線,而男人那對誰都能流淌出蜜液的琥珀雙瞳正飽含溫柔的盯著自己,那樣的視線使他的雙頰勳紅灼熱,只差腦殼沒冒出蒸汽。

  金南俊太過分了。

  明明是兩個人的遊戲比賽,他卻從容的站定在那,一點勝負慾都沒有,任由自己玩耍,明明同年裡相較年長的是自己,此刻在對方眼中卻像個孩子。愈想愈害羞,那人的目光貌似愈加炙熱,餘光瞄到的笑容也愈發迷人。

  一下,兩下。

  第三下,他的重心全然前傾,雙手在兩旁慌亂的畫了無數的圈,最後索性收手揹在後腰(畢竟他可不想張開雙手熱情地撲向男人),沒想到金南俊倒是自然俐落的張開了雙手,將他抱了個滿懷。

  厚實的胸膛完美的承載著他的重量,連同靈魂一起吸收,雙手緊緊圈著他,不讓他受半點傷害。

  那一刻,鄭號錫近乎失去心跳,他不知道是誰的體溫這麼高,好溫暖好溫暖,不過就是傾刻之間,金南俊的味道、體溫、力道和氣息,全數烙印進鄭號錫的感官,在他的記憶和內心刻下深深一筆。

  明明喜歡的要瘋了,男人卻很快的跳開對方的懷抱,他可能自己都沒注意到,他甚至是撇開頭刻意不看對方的,慌忙又自然的離開。

  金南俊太可怕了。

  他歪斜的走幾步,沒聽到炸開的尖叫,只聽到鼓點般的心跳。他們退到一旁,該換下一組了。

  

  “還好嗎?”

  “啊?啊!沒事,謝謝你。”

  鄭號錫主動避開了對方的碰觸,金南俊尷尬地收回手,看到對方臉上的一抹緋紅,默默低下頭,靦腆的離開了。

  一直到最後散場回到後台,小鹿似乎一路有意和他保持距離。在自己身旁拍照時,也只是敬業的掛著營業笑容,並沒有多跟他交流⋯⋯也許平常他們就是這樣相處的,都怪金南俊太過期盼對方在事後和他說話,期盼他談談那個擁抱,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失落。

 

 

  鄭號錫在床上滾了半圈,從枕頭底下抽出手機繼續滑著,SNS上瘋狂轉載著兩人的那段影片,吶喊和激動情緒透過各國文字穿出手機充斥著他的耳畔。

  “在一起!”“看樣子這是領證了!”“我見證了一段愛情!”

  鄭號錫瀏覽著評論,嘴角緩緩上揚。

  另一方面,金南俊的女人們和不是金南俊的女人們,都同樣為男人那溢屏的男友力暴動,無法克制且不能自已的重複播放。看著男人反應快速地張開雙臂,看不到的肩胛骨肯定性感的開合著,將投入他懷抱的小鹿擁的扎扎實實的,肩膀碰肩膀,胸膛貼胸膛,跳動的左心與對方空著的右胸貼齊互補,男人向後一步穩住了彼此,手臂圈的好緊好緊。此刻所有人都想魂穿鄭號錫,一頭栽進金南俊的溫柔裡。

  重複再重複,金南俊抱著男人時寵溺的笑容,令所有人觀看過影片的人都受不了,何況真正被擁抱的鄭號錫本人。

  只有他才知道,被金南俊這個人擁抱的滋味。

  他再次丟開手機,雙腳在床鋪上踢了數來下,最後讓被子包裹著自己翻滾,在床角成了一捲壽司,裡頭包的不是什麼講究的食材,只有他燥熱的心和盛開的感情。

  “叮咚”

  他甚至沒聽到門鈴。

  “號錫!”

  男人被金南俊的聲音嚇得想甩開棉被,可織品纏住了自己,他滑稽的滾下床,咬牙摸著發疼的地方,跳著腳前去應門。

  天阿!是金南俊!

  等到雙腳不再被牽絆,他邁開步伐快步向前,途中又折返衝回鏡子前打理自己的容貌。

  別慌!

  Don't Panic

  鄭號錫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他平靜的開門,嘴角帶著最擅長的笑意。“南俊?”

  金南俊向前走了一大步,逼的鄭號錫跟著向後退一步。房門被關上,金南俊抬起手,手掌面對鄭號錫平行放在自己左右兩側,鄭號錫雖然不太明白這突然的舉動是為何,卻也自然的跟著抬起手。

  一下。

  金南俊拍擊鄭號錫的掌心,小鹿彎了彎唇跟著回擊。

  兩下,三下。

  又變成只有鄭號錫在主動攻擊的局面,他重心前傾,雙手慌亂地在左右兩側畫圓,最後雙手同樣選擇揹在了腰後,整個人自然的往金南俊身上摔落,彷彿時光的倒流與復現。這次鄭號錫沒有馬上逃開,金南俊也沒有紳士的收手,他們擁抱好一段時間,直到他們聽到兩顆心同時跳動的聲音。

 

  小鹿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到男人降低視線望著自己的樣子,瞬間紅了臉低頭埋回去那個人的胸口。

 

  “你……”金南俊猶疑的開口。

  鄭號錫抬起手捶了男人的胸膛示意對方不要說話,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結束擁抱又該怎麼面對他,有夠尷尬的,搞不好是最後一次了,想著,他抱緊了男人。

  去他媽的尷尬吧,他這次要抱個夠。

 

  鄭號錫心裡好亂好亂,緊閉著眼,咬著牙不肯起來。金南俊露出了那樣寵溺的笑容,小酒窩可愛的浮現,接著緩緩的把下巴靠在男人的肩上,收緊了自己雙手。

 

  “所以……”

  “今天是我們的第一天嗎?”

 

 

 

  鄭號錫心動不已,抿著唇抬頭,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他對上金南俊的目光,溺死在對方眼眸中的星河裡,他的腦筋一片空白,最後只是閉眼,用額頭去撞男人的鼻子。

 

  “幹嘛又攻擊我⋯⋯”

  “我害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俊尼真的是暖男!!!(激動握拳
  • 月
  • 厚比好可愛啊啊啊啊(冷靜#
    完了我又要被叔叔拉進坑了ㅋㅋ
  • 禹浠
  • 好可愛的文啊~~
    厚比好萌好可愛啊阿啊啊(激動到翻滾
    日本的空氣真的有毒XDDDD
  • mhl
  • 來自94line的會心一擊!
    (我絕對不會說我半夜窩在被子裡嘿嘿嘿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