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09

 

  「你有聽到嗎?瀚星說的。」

  「下輩子也要在一起。」

  狐狸看著閔松月沒有回應。

  「如果來世你也跟我們在一起你一定得幫幫我。」

  「我沒辦法完整表達我有多愛他。」

  「你一定要幫我和他說。」

  「一定要讓我和他再次相遇。」

  琴師自顧自的說話,鄭光一從旁走過不多做反應。

  大家都知道。

  這個半真骨的琴師瘋了。

 

 

 

#

  就是你。

  閔玧其很肯定,眼前這隻狐狸的雙眸同那日金碩珍撿回的貓異瞳   顏色一模一樣,況且仔細回想起來,確實是金碩珍將貓帶回來的隔天他醒來便莫名其妙的到了新羅。

  「你可以讓我回去對嗎?」閔玧其有些激動,也不管跟動物說話是多麼荒唐的事,狐狸看著他眨眨眼,閔玧其知道他在回應他。

  對。

 

  「等等。」閔玧其抱起狐狸,他想他必須先和金泰亨的前世打聲招呼,和自己前世的情人道別。

  昔瀚星這個插曲讓他意外發現自己的真心,或許真的是命運的安排,這樣也罷,命運就命運吧,他不排斥這個天命。

  閔玧其二話不說奔往花郎集訓地。

  他一手攬住狐狸一手提起寬鬆的下擺跑著。

  「閔松月你瘋了!?」鄭光一大喊也攔不住那人,誰曾看過那偶像包袱沉重的新羅第一琴師邁開自己的雙腿奔馳過。

  「這樣還要我怎麼裝作你是松月。」他喃喃低語。

 

#

 

  「我想我必須收回之前的話。」鄭光一出聲攔住欲往閔松月住處移步的金信柳和朴仁載,「你人不壞,即使他瘋了也還願意照看他。」

  「不過是奉王命。」金信柳臉上始終帶著笑與一旁不苟言笑的朴仁載形成強烈對比,「況且松月郎將我誤認成田大將軍,算是……對他的補償吧。」

  「王愧疚嗎?」

  「是遺憾。」

  「你指松月還是田將軍?抑或著……昔瀚星?」

  「鄭公子,這可不像你,你不是一向無所不知嗎?」金信柳微笑。

  「昔瀚星、田煬和閔松月的事都與王沒干係,不要遷怒於王。」朴仁載出言制止鄭光一的誤解。

  鄭光一不再多話並目送兩人離開,他是遷怒了,怨這裡只剩下他一人。

 

 

#

 

  「瀚星!」閔玧其從遠處便看到了男人的身影,適才喊出聲他才發覺情況不大對。

  瀚星在遠處朝閔玧其視線左方奔跑,轉頭看向左方有兩人正拿著劍對峙。

  那不是前些天見過的昔瀚星的哥哥昔端洗和金先雨嗎?

 

  怎麼……「喂!昔瀚……」

  事情發生的太快,眨眼間男人已經跑到昔端洗劍下,喉嚨鯁住聲,話語凝滯在半空,耳鳴轟然作響,他聽不到金先雨的大吼或昔端洗的崩潰,熟悉又陌生的痛從心室竄延至腦部。

  昔瀚星倒下的身影和畫中那人落馬的身影重疊,屬於閔松月的記憶和哀痛正侵蝕著閔玧其。

  「劍上有毒!」不知是誰的高喊。

  閔玧其跪倒在地失去了力氣和站起來的勇氣,他甚至低著頭不敢去看與自己擦身而過抱著昔瀚星的金先雨。

  是懷裡的狐狸喚回他出走的魂魄。

 

  「那是什麼毒!」閔玧其哀慟又氣憤,兩種情緒撕裂著他驅使他用著無知覺的雙腿跑至昔端洗面前一腳踢開對方即將自刎的劍。

  「是什麼毒!」

  「斷腸草……沒有解藥……」

  「斷腸草、斷腸草、斷腸草怎麼可能沒有解藥!」閔玧其覆頌三邊毒物名稱記到心裡,就算是古代無解的,現代也一定有解……狐狸、狐狸!「帶我回去!」閔玧其失控的對著能讓他回去的希望喊,旁人當他是瘋了。

  閔玧其是節奏上的瘋子,卻從來也沒當過情感上的瘋子。

 「回去後再回來這裡的時間會提早對吧?只要回去找到解藥或是提早阻止昔瀚星就行了,讓我回去,我一定會回來救瀚星!」任誰都不曾看過新羅第一琴師如此狼狽的模樣,瘋了,他瘋了,此舉做實了他和昔瀚星兩人曖昧的傳聞。

 

#

 

  閔玧其喘過氣發現自己坐在宿舍房間內的床鋪上,腿上還趴著所有事件的罪魁禍首。

  果然是因為你。閔玧其兩手揪起著毛球的兩腋瞇眼打量。

  白貓睜眼看著閔玧其。

  對了,斷腸草。

  閔玧其跑出房間,坐在客廳的金南俊頭也不抬只當閔松月是又被什麼現代的東西給嚇到了。

  「松月啊泰亨很快就回來了。」金南俊滑著手機說。

  「金南俊快幫我查斷腸草的解毒方法!」

  「……玧其哥?」

  「快!」

  「喔、喔!你說什麼草?斷腸草?」

  「對!」

  閔玧其繞了宿舍一圈在餐桌上找到自己的手機後跟著上網搜尋解毒方法。

  「發生了什麼嗎?那邊。」金南俊把看來的方法潦草的抄在紙上。

  金泰亨進門一眼就認出來沙發上的是他的玧其哥。

  「玧其哥?」

  閔玧其抬頭看了一眼金泰亨後急忙低頭繼續默背解毒方法和解藥製作程序。

  「怎麼了?」沙發陷下一角,金泰亨坐到他身邊,男人熟悉的味道淹沒了閔玧其,此刻他心情複雜到了極致伸手便抱上對方,金泰亨和金南俊皆是一愣。

 

  「要死了,昔瀚星。」

  「古代沒有解藥。」

  「那隻貓和狐狸有一樣的眼睛。」

  「要救瀚星。」

  金泰亨聽得很朦朧,覺得跟他親愛的哥哥電波接不太上,腦子極好的金南俊卻已經悟出了八九十。

  「哥你先別緊張。」金泰亨只感覺的出閔玧其少見的恐懼,他拉住對方的手給他一個厚實溫醇的擁抱。

  臉就這樣栽進溫暖的胸膛,閔玧其覺得他淚腺要崩。

  他恍然明白過去的事已經發生,昔瀚星的死已經是史實,或許他根本沒辦法阻止或挽回。

  可是金泰亨在這裡。

  就在這裡。

  昔瀚星的死並不影響到金泰亨的出現。

  他還要回去嗎?

 

 

 

  清晨涼露沁空,和煦朝陽從高尺滲雲傾瀉,鳥囀打破了暖冬黎明的沉寂。

 

  被褥比平常時候還要溫暖,閔松月向暖源靠攏。

  「松月……很癢,不要鑽。」

  「瀚星?」

  「瀚星!」閔松月爬起來驚奇的捧著昔瀚星的臉大喊。

  「唔……讓我在睡一會兒。」

  閔松月披頭散髮一頭栽進昔瀚星的懷裡。「你怎麼在這?」

  難得閔松月也有小鳥依人的樣子,昔瀚星草草和周公結束了棋局抱緊趴在自己身上的人兒,「昨晚在阿盧姊那裡醒來,她和我說是你救了我,突然有很久沒有看到你的感覺,因為太想你立刻就跑了過來。」

  昔瀚星邊說話邊伸手梳理著身上人的髮絲,他感覺到胸口上包著的紗布漸漸溼潤。

  哦?我們松月郎是哭了嗎?

  昔瀚星沒有這幼稚調侃的時間,閔松月抱著他久久不能分開。

  他們只能從房間內微弱的光線變化知曉日月的更迭。

  鄭光一悄悄的來到窗櫺,帶著淺淺的笑容離開。

 

#

 

  閔玧其回來後,金碩珍藉口慶祝危機解除在宿舍叫了大(垃)魚(圾)大(食)肉(物),晚上還黏人的想跟閔玧其同床被對方鄭重拒絕。

 

  「讓玧其哥好好睡一覺,他一定累了。」朴智旻習慣性的摸摸身旁的貓兒才發覺牠已經不在。

  「其其呢?」

  「任務完成走了吧。」金南俊回答他隨意的推測。

  「真的其其在這裡哇!」鄭號錫激動的撲上閔玧其未被拒絕。

  

  隔日一早得知昨晚小鬼們放縱飲食的經紀人和營養師勒令七人今日不准碰任何含糖食品和過多的碳水化合物。

  一早生無可戀喝著青菜瘦肉粥的金泰亨直勾勾的看著同樣生無可戀喝著青菜瘦肉粥的閔玧其沒有說話。

  兩人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前世的承諾還是孽緣(刪除線)什麼的。

  其餘察覺有戲的五人成了吃瓜群眾往旁邊挪了挪位置,田柾國嗑了兩碗瘦肉粥津津有味的看著旁邊兩人定格的對視。

 

  「我有話和你說。」

  「我有話和哥說。」

 

  來了,劇情的高潮。

  金南俊嚥下食物,金碩珍含住湯匙屏氣凝神,鄭號錫和朴智旻握住彼此的手激動的手指捲縮。

 

  「哥你先說。」金泰亨深吸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

  「金泰亨。」閔選手氣場穩定貌似有一百八。

  「我在。」金選手淡定應答。

  「我喜歡你。」閔選手展開攻勢。

  「???」金選手使出了黑人問號。

  「不用回答,只是想告知你一聲。」閔玧其,勝。

  氣場太足,團員感嘆不愧是閔玧其,連告白都這麼有大佬范兒。

  閔玧其沒有想瞞著團員的意思,畢竟彼此之間的感情早熬的軟爛入味,根本沒有什麼好芥蒂的。

  鄭號錫都快把朴智旻的拳頭吞進肚子裡了,朴智旻在一旁空出另外隻手拿出手機錄下閔玧其終於坦率的時刻。

  金泰亨也有收到告白而驚訝說不出話的時候。朴智旻偷笑。

  閔玧其看金泰亨定格的樣子淡定的低下頭繼續喝粥。

  「你不是,也有事要和我說嗎?」想到這個,他抬起頭等金泰亨回神。

  「喔、喔,對。」金泰亨的目光慢慢聚焦,靈魂從宇宙寰宇抽回人間地球,不自覺的將團員們所熟悉的屬於他的慌張小舉動一一表現出來,他舔舔乾燥的雙唇,目光閃爍不停眨眼,雙手摩擦著大腿褲後站起身。

  沒有人知道他這麼做目的是為何。

  想說什麼要站起來說?國小生嗎?

  眾人看著金泰亨立定後好像非常緊張的樣子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或是腦袋根本就是空白的,畢竟他的舉動本來就不平凡。

  也就是那獨一無二的舉動和想法深深吸引了同樣非主流的閔玧其。

  閔玧其微微仰起頭同樣不明白男人想說什麼。

  事實上金泰亨沒有想說什麼。

  下巴被抬起,和被對方吻上,溫潤的觸感,太突然的舉動,閔玧其幾乎聽不到旁人歡呼聲,他只聞到專屬金泰亨迷醉的氣味,看到對方那又長又濃密的睫毛輕顫,霎那,那雙大而漂亮的眼睜了開來。

  他曾說、我的眼睛不是大好看的。

  那裡承載著他的靈魂,極近距的直視令閔玧其雙頰泛紅,他右手還拿著湯匙呢,一動也不動的直坐在餐桌前,金泰亨兩手撐著餐桌橫過身來吻他。

  金泰亨同樣聽不到不知道是鄭號錫還是金碩珍的興奮怪叫,他想吻閔玧其有一段時間了,就在對方離開自己的那段時間,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需要閔玧其靈魂的滋潤。

 

  吻的動情,在桌上支撐身體的只剩左手,金泰亨右手捧住男人的後腦勺加深這吻。

  閔玧其身為Rapper有自我訓練過以至於氣息很長,反倒是主動吻上他的金泰亨吻的缺氧卻不願結束。

  背景噪音從外星怪叫成了他們能聽明白的言語。

  「泰亨不要跟玧其哥比氣長啊!」

  金泰亨短暫的離開閔玧其的雙唇,卻不願結束與他的肌膚接觸,他們額頭貼額頭,金泰亨紅著臉只能看到閔玧其波動的雙眸,閔玧其的唇能感知到對方的鼻息,他開口,想裝的從容:

  「你什麼意思。」

  「想跟你履行諾言。」

  「和我在一起生生世世直到無法輪迴?」

  「聽起來不錯。」

  「很糟。」

  金泰亨堵住那不對心的口。

 

  完全被無視的團員們想坐下來繼續吃飯了。

 

  「我們應該除掉這兩人從此以後五人活動。」

 

  他們還有好幾世都會像現在這樣聚在一起看著兩人放閃,嘴裡喊著唸著的都是同樣的台詞。

 

 

“我的爱非永恆 但會直到云云眾靈厭倦了輪回 直到物换星移一詞死去 直到永遠不變的不再是改變”

 

 

《我怎麼可能在新羅 》全文 完。

 

 

 

後記

 

  序,建議看完全文以後回過頭再看一次。

  狐狸在原本的時間線上會更早遇到閔松月和昔瀚星,但由於更動時間軸增加了閔玧其這個變數接著改變太多事物導致後來的時空中狐狸來不及遇到昔瀚星。(譬如閔松月一天當中不會只有家裡和店內兩點一線的跑,但由於閔玧其不熟悉新羅環境所以能去的地方只有這兩地導致中間錯失和改變很多細微的事物)

  如果昔瀚星就這麼死去的話,現世的閔玧其和金泰亨仍會相遇並同樣作為防彈的一員出道,但是他們並不會彼此相愛,因為前世積緣不夠。

  而正是因為改變了昔瀚星死亡的事實,閔松月沒有發瘋,並且與他維繫了很久的感情導致牽連了現世的金泰亨與閔玧其陷入愛河。

  

  至於為甚麼金泰亨要燒了《海邊的卡夫卡》這本書……其實想燒的是我(刪除線)

  讀過這本書的寶寶應該能依稀明白閔玧其和閔松月意識互換的關係,只有和書本主角那樣有一點點關聯,總而言之就是意識、執念的行動。

  

  然後防彈七人都出現啦,只有出現名字也好,總之都出現了,自己去找。

  本來想順便帶點鄭光一和朴仁載的線但是我好懶喔(每次都懶在米錫但是又愛請兩人出場)

 

  有什麼疑問的可以發問,太多設定沒辦法一一解釋啦

  《我怎麼可能在新羅》完結,終於又填完一坑啦。灑花灑花

 謝謝願意慢慢看清水文的寶寶們,比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摳腳大叔的後車廂

J叔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默默的重新看了一次
    然後眼睛華麗麗的腫了
  • 謝謝你

    J叔叔 於 2017/06/19 23:48 回覆

  • Jess
  • 恭喜完結🙌
    原來魔鬼藏在細節裡啊😭😭😭
    很多沒注意到的小地方 聽從J叔的建議再看了一次 發現一切都是設定好的啊啊啊啊啊啊
    感嘆J叔 讚美J叔
    感謝J叔總是寫出這麼棒的文 請務必繼續寫下去啊❤️
  • 謝謝你的喜歡和細心,真的很感動

    J叔叔 於 2017/06/19 23:47 回覆

  • 33國語言翻譯公司
  • 再你一的年自我人也機麼用第外多得我公於物一,時人得子

    36國◇語◎言♂翻﹌譯☉公☆司﹉

    射手座□數位翻譯公司

    提供茨瓦納□語□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2369-◇0937

    LINE-〇ID: 0989000581

    韓﹎文♂翻﹋譯﹋|hwfy.gamefiyi.com/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