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因為這樣那樣,將閔懷英改成了閔松月。(雖然覺得送月更讚 但漢字正確翻譯應是松月)
這裡再次強調,閔松月不會和金泰亨談戀愛、’閔玧其不會和昔瀚星談戀愛。
你可能會想,既然不會那為什麼要讓他們穿越呢?
看就對了。
 
 
 
  防彈成員朝夕相處數年,其中和閔玧其相處最久的成員還超過了七年。
  你要讓彼此不說話就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還自帶IQ增益以及細微心思buff的金南俊怎麼不發現眼前的閔玧其不是閔玧其。
 
  這已經是第二天了,從閔玧其消失而他們在兩小時後發現的那天起已經過了一天。
 
  閔松月醒來後發現自己身處異地心裡慌恐萬分,不過論其當下與其說是驚慌失措不如說是嚇到呆滯。
  同房多年的金碩珍第一個察覺不對勁卻也只當對方睡傻了,第二個見到閔松月的金泰亨都快被嚇死了,玧其哥的演技怎麼進步這麼多?看著我那麼溫柔的喊著別人的名字是怎樣?然後是同樣身為花開市場一員的鄭號錫發現閔玧其的眼神不對事情絕對不單純。
  同樣察覺到不對勁的田柾國在閔松月身邊試著提起昨天被他一個人全部吃掉的羊肉串也不見對方有所反應,嚇的他把冰箱裡本來要給他玧其哥當補償的三瓶香蕉牛奶全部喝掉。
  朴智旻在一旁抱著金碩珍昨日從公司門口撿回來的白貓不敢和閔松月搭話,玧其哥好像被什麼東西附身了,朴智旻心想。
  最後是金南俊先鬆了口氣正大光明的把昨天扯斷的閔玧其的耳機丟到客廳垃圾桶裡之後主動對著不對勁的閔玧其問:你是誰?
  金碩珍、鄭號錫跟朴智旻都要被這個問題嚇哭了,如果金南俊表情不要這麼嚴肅他們還能當這只是兩人的玩笑。
  喝著香蕉牛奶的田柾國和在想這是否是隱藏攝影機的金泰亨看了眼被隊長大膽丟在客廳垃圾桶的某人的萬元耳機再彼此對看一眼想著要不要撿起來日後好恐嚇隊長大人時被對方問出口的問題嚇到不敢動作。
  之後閔松月將自己的身分和應處年代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他沒有任何想隱瞞自己身分的想法,他只想知道自己在哪還有該怎麼回去。聽聞對方娓娓道來之後的金南俊心中千萬碩珍哥奔馳而過,他在心裡咆哮了無數次的What the fuck?以及Are you kidding me?後意識到自己身為隊長絕對不能面露驚慌,他故作鎮定(事實上他確實慢慢鎮定了下來)理解的點點頭將現在的世界和閔玧其這個人介紹給閔松月,主要還是要對方明白自己是什麼身分,不亂說話不亂跑應該可以瞞一陣子,玧其哥一定過不久就能回來,金南俊對著所有人這麼說道。
  膽小三人組抱在一起不願意靠近閔松月半步,金碩珍已經決定今晚和鄭號錫朴智旻同房,七個人對著閔松月簡短的自我介紹後便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只有金泰亨、田柾國和金南俊會來告訴閔松月該如何打發時間,儘管說明再多,當他們來查房的時候閔松月依舊維持著望向窗外發呆的動作。
 
 
  「玧其哥是你嗎?」第二日清晨,莫名早起的金泰亨衝到大哥們的房間確認,他看著床上那馬上清醒過來的人嘆了口氣。
  閔松月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閔松月昨晚根本睡不著,雖然床墊本身躺的很舒服,但是周遭都是陌生的味道讓他非常不習慣。
  「還是松月哥啊……」金泰亨瞭然的抓了抓剛睡醒亂翹的髮絲,他一醒來上個廁所之後就跑來這裡,不為什麼,就只是好奇而以,他這麼想著。
  「瀚星。」
  「我叫泰亨。」
  「抱歉。」
  「沒事。」
  最怕空氣突然尷尬,就在金泰亨想移動腳步出去吃早餐時,閔松月抬起頭。
  「我能抱抱你嗎?」
  「?」金泰亨愣了愣,平常團員互相擁抱也沒什麼,可是眼前可是披著閔玧其外衣的陌生人。
  還有對方居然披著閔玧其可愛的外衣一臉受傷的想要跟他討抱抱?害他差點想喊著“KIYO”然後捏捏他哥哥的臉頰,可對方身體裡裝著的靈魂可不是那個被人說可愛會暗爽的玧其哥。
  說來,精神世界神奇的閔玧其在金泰亨眼裡是這樣的。
  一、唱cypher的那位大佬。
  二、懶散又勤奮的技術宅。
  三、撒起嬌來很搞笑的哥。
  如果條列式你不太喜歡,那我們帶入一點數字吧,試想現在有個圓餅圖。
  在金泰亨先生的世界觀裡,他的哥哥(在此不具有血緣關係意義),閔玧其是由20%SWAG、30%搞笑因子、100%的才華、10%裝出來的可愛、20%自然產生的可愛以及1%的工具人基因所組成。
  什麼你說這些數字已經超過了一百?
  who fucking care?
 
  扯遠了,哪怕眼前就實質意義上而言的是個陌生人,但他金泰亨可是自然熱的防彈交際大使(交際花)呢,儘管不習慣也不熟悉對方,他還是走向前伸手環住了坐在床上的閔松月。
  「我可以問你為什麼嗎?你明明看起來很怕生卻要我抱,第一次見到我也是,喊了誰的名字?」
  「你長的和我一個重要的人一模一樣。」閔松月下巴抵在金泰亨肩膀上,金泰亨像往常擁抱別人一樣習慣性的搓揉對方的髮絲,「只是你比他年長,也成熟許多。」
  「真神奇……你也說你跟玧其哥長的差不多,不過……是多重要的人?你們是什麼關係,兄弟?」金泰亨手掌輕撫著對方的背,眼前的人雖然和玧其哥一樣少話,還有一點逞強,但是相比起來他好安撫多了,至少會願意示弱。
  閔松月搖搖頭,「就只是,很重要。」
  好吧,看來這哥也不是什麼都願意說。
 
  一早起來準備去散步順便把詞寫完的金南俊看到自己的室友消失了連忙爬起來去找人,嚇死他了快要,今日沒有活動金泰亨怎麼可能早起?這比川普的手機鈴聲是DOPE還嚇人,「泰……」
  聽到金南俊的聲音閔松月下意識抓緊金泰亨,本來想鬆手回應哥哥的金泰亨只好維持抱著對方的動作抬頭,「呃……早?」
  「玧其哥回來了嗎?」金南俊走近兩人,怎麼,金泰亨還想閔玧其了?早起特地過來看他,一見對方回來便上手?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閔松月趕緊鬆手,他終究不是他的昔瀚星。
  「還沒。」金泰亨回應。
  「那你們?」
  「松月哥想家了。」金泰亨說著搭上閔松月的肩表示安慰。
  「我沒有。」閔松月說。
  「……好……有人要吃早餐嗎?」金南俊問。
  「我們!」金泰亨舉手,然後推著金南俊到門口,「松月哥你換好衣服再出來,需要再教你一次嗎?」
  「不用了,謝謝。」
  目送兩人關上門離開房間後,閔松月走到閔玧其的衣櫃前,「……」
  為什麼,
  衣櫃一片漆黑。
  深黑的衣物佔了一大半,剩下的顏色只剩藏青、深灰、純白……
  他拿起在一群低彩度中相對鮮豔的丹寧……?為什麼褲子會破成這樣?
  閔松月闔上衣櫃穿著睡衣走出房門。
  「怎麼了?是哪裡有問題嗎?」金南俊問。金泰亨在廚房邊倒牛奶邊往客廳看。
  「不是穿的問題,閔玧其只有那樣的衣服?」
  啊,玧其哥all black的風格在古代是不是意義不好啊?是代表喪禮還是婚宴?金泰亨不是很清楚只隱約記得好像有這麼區分。
  「那去更衣室吧,那裡是跟造型師拿來的衣服,對我們來說是共有的。」
  閔松月點頭道了聲謝依照金南俊的指示進到更衣室。
  
  省略掉閔松月對衣服上居然印有人像圖案和布料上過多的金屬裝飾表現出的驚訝,他埋頭翻找了二十多分才開始著衣。
  最後閔松月的選擇剛好是血汗淚時期被閔玧其撿回來當睡衣的那套玫瑰粉絲綢套裝,原因只是這件材質很像他的某套古服。
  再次澄清一下,閔松月不傻,只是他的想法舉動放在現代顯得太過奇異。
  「松月你那套太奇怪了,不能當日常服穿!」金碩珍說,經由金南俊的開導,金碩珍和朴智旻已經克服了對於閔松月的心理障礙。
  至於鄭號錫……有待觀察。
  「哪裡奇怪?」閔松月轉了個圈檢視自己的服裝。
  對他來說現代的每一套服裝都很奇怪所以他分辨不出奇怪中的奇怪是什麼樣子。
  「柾國去……算了……」金碩珍改口,他想到方才金南俊說的情況,閔松月貌似對服裝很有要求,對服裝的話,比起田柾國果然還是……「泰亨啊幫幫松月。」
  「喔。」金泰亨邊回應邊扭開廚房流理臺上的水龍頭清洗他沾滿吐司碎屑的雙手,然後趿拉著拖鞋在自己衣服上將手上水滴擦乾後把閔松月拉進更衣室。
  「黑色不喜歡?」
  閔松月點頭。
  「暗色系都不喜歡?」
  閔松月點頭。
  金泰亨點點頭開始在像是服飾倉庫的更衣室中搜尋符合對方口味的衣服。
  或許是雙方的沉默太悶厚,金泰亨開口道,「你等我一下。」
  金泰亨把他的手機和藍牙喇叭拿過來播放音樂緩和氣氛,昨天聽對方的工作是琴師那一定也喜歡音樂,就讓他聽聽現代的EDM吧。
  然後他播了那首過時已久的狐狸怎麼叫。
  金泰亨邊扭動自己的身軀邊繼續埋首搜尋。
  “What Does The Fox Say? ”
  “ring-ding-ding-ding-dingeringeding”
  閔松月對於明明沒有樂師在場卻有音樂流出的那個長方形硬體感到神奇又覺得那音樂十分刺耳,「我不喜歡這音樂。」他坦白。
  「噢。」金泰亨詫異的抬起頭,「跟玧其哥一樣。」他老大也不喜歡電子音樂。
  金泰亨滑着手機連播了幾首玧其哥最愛的嘻哈也只見對方搖頭(他甚至還播了閔玧其自己的mixtape),最後播了老菸槍和酷玩的歌對方才滿意的點頭,看來閔松月也是蠻潮的,金泰亨心想。
  金泰亨繼續翻找衣物,手上已經有適合衣選,可他打算挑個十件左右再一一給閔松月試試,他沉浸在知名服裝造型師的角色扮演當中。
  音樂自動播放到了對閔松月來說刺耳的音樂,已經見過幾次金泰亨手機的操作方式,他好奇的拿起手機選歌。
  「這是未來的字嗎?」閔松月看著手機裡的文字問。
  「對,我們後來不使用漢字了……不過偶爾還是可以看到漢字啦。」
  閔松月點點頭,還好,瀚星最討厭寫字(書法)了。他隨意點了首歌,歌曲顯示的照片是色調偏紫的金髮金泰亨,他歪頭看了看眼前褐髮素顏的金泰亨。
  金泰亨一聽到前奏便勾起了笑。
  「這是你嗎?」閔松月不會認錯,那個長相,昔瀚星的臉龐。
  「是啊,我很帥吧?」
  「為什麼頭髮可以是這個顏色?」
  「可以用顏料染,想什麼顏色就什麼顏色。」金泰亨要回他的手機翻出他相簿裡和薄荷綠髮閔玧其的合照給閔玧其看,那時的他則是在瀏海那挑染了綠色。
  「酷吧,我們兩個都是綠色。」金泰亨對他挑挑眉。
  閔松月聽的出來金泰亨和閔玧其之間只是普通朋友的關係,但當他看到那張合照時還是不免心動。
  「閔玧其跟你很好嗎?」都怪昔瀚星,每日同他洗腦什麼前世今生的約定,他腦袋居然已經自動認為眼前的金泰亨是昔瀚星的前世。
  「大家都很好,只是我跟朴智旻更好,因為是同年的朋友,話比較多。」
  「而且他很忙,我們通常不會去煩他。」
  「你真的要比瀚星成熟太多。」閔松月不自覺的說出口,金泰亨詫異的抬起頭,他這次一定要問到那聽說和他長的差不多帥的傢伙是誰。
  「那個瀚星到底是誰啊?為什麼我會跟他長一樣?你說你也長的跟玧其哥一樣……到底是?你身邊還有人和我們這屋的人一樣嗎?」
  閔松月點點頭,「大部分的都見過,還沒有看過的面孔可能是還沒出現在我的生命裡。你有聽過嗎?五百次回眸換今生一次擦身而過。」
  金泰亨認真的看著他。
  「閔玧其可能是我的轉世,同理,他們也是……」
  語畢,時間彷彿凝滯定格,包括正打開門確認金泰亨生命安全的鄭號錫朴智旻,喊兩人行為太過誇張的金南俊和坐在沙發上邊吃早餐邊好奇往更衣室望的田柾國和金碩珍。
 
 
  「能仔細說說嗎?」金南俊對這方面很有興趣,這世他們聚在一起成了超越親情的最好夥伴,彼此又都是發自肺腑的相知相惜,他們一起走過最辛苦的路,受到一樣的傷害獲得相同的榮耀和地位,是什麼樣的緣分呢?一聽到他們上輩子也在一起,金南俊更好奇了。
  匆匆被金泰亨脫掉衣服又套好衣服的閔松月連害羞的時間都沒有就被對方帶到客廳坐好,所有人都已經坐定位。
  「該從哪裡開始說?」閔松月回答金南俊,眼睛卻看著田柾國。
  田柾國正在吃杯麵的動作停滯跟閔松月對視。
 
  「呀!一大早剛吃完早餐為什麼又在吃拉麵啊!」盒盒哥不合時宜的聲音打斷了兩人謎之對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希冀之羽
  • 我是愛您的就算今早看見那輛可愛的車車ˊˇˋ
    嗚嗚嗚好喜歡五百次的回眸換今生擦身而過一次qqqq,
  • 謝謝喜歡 還是草稿不小心發出來了 改好了不妨再看看^^

    低調叔 於 2017/04/27 22:53 回覆

  • 雨桐
  • 一開始看到五百次回眸那邊稍微感動想說叔叔終於正經了
    結果後來的盒盒哥是怎樣啦😂
  • 還是草稿不小心發出來了 現在改好了~
    我內心是個搞笑大叔阿想正經都不行

    低調叔 於 2017/04/27 22: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