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這段關係就到這裡為止,從今以後......

新闻:《我结闵玧其下车原因竟是婚约在身,打压节目的幕后人士居然是......》 ​

 


 

终章BGM點播:JIN&V 非你不可  (建议阅读过中文翻译)

 

 


《闵式集团次子竟是艺人闵玧其?首度公开身分便传与赵氏集团大千金的婚讯!》

 

 

 

  全国喜爱音乐的年轻人就算不知道SUGA(闵玧其)是谁也必定听过他的名字更甭说是在街上听过他制作的歌!

  然而这位年纪轻轻便大名鼎鼎的闵玧其竟跟在大韩民国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闵氏集团有著极大的关系!

  一直以来受到保护不在镜头前露面的闵家二少竟然就是闵玧其!消息一出惊震四方。

  据说当初闵氏集团总裁闵胜天不赞同闵玧其做音乐的梦想甚至发狠断绝儿子的金源令闵玧其独自在外打工省吃俭用赚取音乐设备以及养活自己。

  据了解,为了撑过度期,闵玧其时常住在从当年就是好友的郑号锡(J-Hope)或是金南俊(RapMonster)住处的客厅凑合着过一晚,日常生活完全不像是个大少爷,所幸被现任公司所挖掘并且出道后拥有不少名气,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不靠财团董座老爸也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不禁令人佩服。

  出道三年后事业渐渐站稳脚步算是成功的闵玧其跟家里恢复了联络,因为有了出息,之前有过的争吵仿佛不曾发生,现在,闵家除了以長子闵顺其出色的能力为傲,也以成功走出自我的次子闵玧其为傲。

  持续不公布集團少爺身分是闵玧其要求的,毕竟他只想纯粹的做音乐,让大众只以最纯粹的目的来欣赏他的作品。


​  今日闵氏集团长子 闵顺其 大阵仗召开记者会后只简短说了三句话:

  「闵氏集团一个礼拜后将与赵氏集团结为亲家,是舍弟以及赵妍儿小姐的婚礼。

  「一直不肯让舍弟在镜头前公开是因为他很早便离家并没有参与家务。」

  「舍弟是现音乐人闵玧其。」

  少话简洁一向是闵顺其的行事作风,简要的完成记者会后,他独留大批震惊的记者离开媒体。


《闵玧其绯闻频传却早有正宫?》

《知名音乐人闵玧其被爆早年为梦叛逆离家,这个家不料却大有来头?》

《闵氏集团与赵氏集团喜传将结为亲家,男主角竟是闵玧其?》

《绯闻不断,闵胜天怒决定闵玧其婚事!》

《闵玧其恋上名媛赵妍儿,是真爱还是利益?》

《不满儿子同性绯闻频传,闵氏董座竟背后打压节目》

 

 


  今日闵氏集团长子闵顺其召开记者会表示闵玧其正是闵家次子并公布了闵玧其将与赵氏集团大千金赵妍儿结婚的消息,这突如其来投下的两颗震撼弹在网路上掀起一番热烈讨论。

  网路千万闵玧其男男CP支持者一夜间被抽醒。


  闵氏集团次子闵玧其和赵氏集团大千金赵妍儿的婚礼。

  这场婚礼可让闵老董乐的荒了。

  赵氏集团赵璨赫董事没有儿子,七个孩子包括私生女在内,清一色都是女儿,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机运。

  也就是说赵董退休或辞世以后,若无意外的话,赵氏集团的江山若不是大小姐(闵玧其凖老婆)的,也一定会是他孙子的。

  闵玧其从小就知道,这辈子除非他哥出意外,否则闵家的公司绝对不会继承到他手里。

  真他妈的幸运。

  什么狗屁公司啊,老子要做音乐。

  总公司分公司全部给你,我一个也不想要。

  闵玧其没想到的是,他可以不继承闵家的公司,但是不能不作为闵家未来下一步的重要棋子去接收赵家。


​  金泰亨关掉不段重复相同内容的电视,他起身绕过地板上成堆的碳酸饮料铝箔罐,过于宽松的裤管波及瓶瓶罐罐,未尽的褐色液体随着倒下的铝罐流淌,就像他的心一样,流出再多东西也无所谓。

  他打算进房睡觉。

  尽管他才刚醒来不到一小时。

  陌生的号码第八次打过来,第八次的未接来电,终于在第九次响铃时被接起,太不想听到了,他们两人的合作曲。所以他接起电话。

  「金泰亨。」

  「我能和你谈谈吗?」

  「我们一定得谈谈。」

  金泰亨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大致猜到了对方的来头。

  「好,我也想和妳谈谈。」​


 

  闵赵两家做给外界看的世纪婚礼将在室外举行,二点五公顷的绿地现场包括外媒在内来了近三百名记者,闵玧其坐在房车内著妆,还剩三十分钟婚礼就要开始了,他的搭档兼新娘居然还没到,最重要的是金泰亨那小子这么多天过去了居然没对自己有任何表示!就算他已经妥协但内心还是有点小小的期望和失落,期望对方会做点什么,不是说有多爱自己吗?居然眼睁睁的看着他娶别人而不做任何表示。

  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婚礼呢?

  闵玧其偷偷地想,有什么不可抗力的因素就好了。

  例如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之类的。

  「玧其,好好完成婚礼。」经纪人走过来轻拍他的肩膀,跟了闵玧其这么多年此时此刻对方的心情他能够明白,但既然已经决定屈服就不宜再做出什么出轨的事情来,「外面有很多记者。」他提醒,像是怕对方不愿屈服走之前又再看了闵玧其一眼。

  闵玧其闭着眼直到为自己上妆的毛刷触感消失,他睁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上了一层眼影和眼线,舞台妆?这可不像是新郎该有的妆容。抬头环视周遭,方才的造型师已经消失了,闵玧其走到外头,宾客以及记者已经陆续就坐。

  大阵仗的记者们一看到闵玧其出现镁光灯立马闪不停就是不愿错过他任何一个动作,闵玧其现在对他们而言是最佳的赚钱工具,最年轻有为的国际音乐艺术家和全球最具有影响力的百大企业之一的少爷,在这两强力增益buff加持之下,他,是新媒体的宠儿。

  「闵玧其婚礼是突然安排的还是早有计画?」

  「为了盖过绯闻吗?」

  「是父亲的决定还是个人的决定呢?」

  「赵妍儿常年在国外两人有在联络吗?」

  「金泰亨怎么还不来呢?其他好友都到场了。」

  「这场婚礼是自己决定的吗?」

  「闵家对赵家有什么气图吗?还是有什么合作?」

  面对蜂涌而至的媒体,闵玧其微笑没有说话,田柾国坐在位置上看不下去走到闵玧其旁边护著对方移动到婚礼主持人旁,「如果结局是这样,我情愿你跟金泰亨在一起。」田柾国有些负气的说,他真的无法接受玧其哥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赵妍儿本身没有不好,但是她跟闵玧其在一起不好。

  以这样子的方式在一起不好。

  他们六名好友多少知道点关于闵玧其身份的事,郑号锡和金南俊知道的最多,对事情经过了解最少的是最晚加入他们的金泰亨,金泰亨起步晚,红的也晚,加入他们这圈子的时间自然就晚,但单就以时间来看,闵玧其是最快对金泰亨卸下心房的人。知道闵玧其身分之后的金泰亨不但没有多问,反而还向像从来不知道这事一样没再提起过,金泰亨不问,闵玧其也就不说,况且金泰亨出现没多久赵妍儿就赴往国外研习,金泰亨自然就错过了这个对闵玧其来说哥儿们一般的人物。

  闵玧其笑了笑揉乱田柾国的头发:「要叫人家哥啊。」

  金硕珍身为闵玧其的婚礼主持人自己都有些不自在,他的紧张只能从频繁的眨眼中看出。他身负将气氛炒嗨的责任,并且必须让婚礼萦绕着幸福的气氛,否则整场婚礼肯定尴尬的能让媒体大作文章,会让金硕珍来主持是为了营造闵玧其此次的婚事就连好友们都诚心祝福的美满盛况。为了不让媒体抓到题材,金南俊可是再三提醒过最关键的金泰亨一定要到场,婚礼倒数25分钟,金南俊急的快把花圈拱门给拆了。

  金硕珍小声的提醒田柾国:「孩子,注意你的表情。」

  「玧其,」金硕珍转和闵玧其咬耳朵,「赵妍儿到现在都还没出现。这下可好,你不出问题人家却出问题,他该不会在外面也有人了吧?金泰亨也没来,你说他俩会不会……」在没有人的深山里拿着刀决斗了?

  「金硕珍你话会不会太多了。」

  「哇,我是哥啊给你三秒钟道歉阿你个小兔崽子。」

  预定开始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来宾们的躁动私语令闵玧其有些不耐,他久违的打电话给赵妍儿:「妍儿姐你怎么……」

  「你等着啊!哥马上到,你衣服换了吗?」闵玧其向下瞄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西装,「换好了。」

  赵妍儿随即挂上电话,听风声这么大,看样子是骑宝贝爱车赶过来的。闵玧其无言的看了眼被掛上的电话后尴尬的看了眼持续盯着他看的广大亲朋好友和媒体, 再不开始他爸都要冲过来了。 (闵玧其居然喊未婚妻作妍儿姐,哒哒哒哒,记者们开始拿起手机记录文字。)

  闵玧其和金硕珍短暂交谈后,后者拿起麦克风站在布置过的白色讲台上:「不好意思各位,新娘比较爱美,过一会就来了。」闵玧其已经站累了,没在管什么礼节的他跳上白三角钢琴上等待,正在演奏的乐手吓了一跳,肇事主摆摆手要他不要在意请继续演奏,要知道他没躺下来是的对婚礼最大的尊重。

  现在的他精神状况已经到了I 'm don't give a fuck 的最高境界,他悠哉的看着成群的记者们出神。

  如果没出什么严重的社会新闻,明天头条就会是婚礼上他挽着赵妍儿的照片(希望那一百七十五公分高的女人不要穿高跟鞋),然后底下配图一定会有此刻他坐在钢琴上的照片,他偷偷地想。

  然后,他要买下一百份当日的报纸,一部份寄去金泰亨的住处,一部份寄到金泰亨的公司。闵玧其偷偷的计划着然后低低的傻笑起来。

  闵玧其坐在钢琴上边等新娘边傻笑,啪啪啪啪,闪光灯又密集的闪了数来下。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在闵玧其考虑要不要躺下来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引擎声响,自从那人出国以后就再也没听过这么招摇的引擎声了。

  闵玧其和众人纷纷抬头,只看到两个人带着全罩式安全帽骑着全黑重机沿着红毯一路狂飙过来。

  啥情况?抢婚?新娘还没到啊?

  重机精准的停在闵玧其面前,后座的人先跳了下来站在一旁直盯着闵玧其,纵使安全帽没拿下来闵玧其也能从身形认出他来,闵玧其嘴角微微抽动。

  「呀!玧其why没穿我给你send 的婚纱?」赵妍儿熄火后下车拿下安全帽,她的头发已经不是几天前受访时那样的大波浪金长发,原本造型削成了俐落短发,合身的女版西裤衬得175的他又瘦又高挑。

  「婚纱?」闵玧其有些傻眼,他错了什么大计画是不是?

  「你没收到我们的计画书?」低沉特别的嗓音刚响起底下涌现一片惊呼,后座的西装男拿下了他的安全帽,红发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亏我还特地请cody给你画舞台妆,够妖艳,跟那袭婚纱超对配,我都把bridegroom(新郎)  载来了。」众人(还有闵玧其自己)都被赵妍儿搞糊涂了,望着前方看他们不知道在搞什么。

  「新郎金泰亨和闵玧其都到了!婚礼开始吧!」

  「什么?」赵氏集团和闵氏集团总裁双双起立终于刷到了存在感。

  「怎么回事?妍儿?」

  「怎么回事?我特地回国看亲爱的bro出嫁,Dad、闵叔你们该不会连我这此生唯几的愿望之一都不肯让我实现吧?」

  「这里是韩国!你要我儿子嫁人,成何体统?赵妍儿,请你现在马上去换好衣服!」闵胜天动怒了。

  「哎,所以说韩国老男人观念真的让人无语。」赵妍儿拿出手机点开一份文件的电子档放到闵胜天眼前,其中还故意背对着不断想往这里看的他们家赵爹地。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赵妍儿在闵胜天耳边轻声的说。

  全场静默想听赵妍儿在搞什么把戏无奈快门声响太大什么也听不到。

  「合作案,你七我三。」赵妍儿的声音像是恶魔一般动摇着闵胜天,是啊,闵胜天是想让闵玧其和这女人结婚后再慢慢计划把赵家吞掉,在藉由此次婚事将闵玧其在外面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给抖掉。可是婚后的事情变数实在太大,还不如直接得手眼前的这份合约。

  「可你父亲……」

  「其实这间子公司已经在我名下,所以一切合约签署我决定就可以了,我父亲没和你说过吧?」赵妍儿眨眨眼,「他也没和你说过如果我和玧其结婚之后财产要各自管理的事吧?」

  「但你总不能让我儿子在三百多家媒体前面跟一个男的结婚吧!」

  「哎吆瞧您认真的,Look!那里不是《我们结婚了》的制作组吗?」她大拇指向右边轻轻摇了摇指到,「这是炒作啦炒作,娱乐圈的手法啦,玧其光是前几个新闻闹一闹,您也看见了,他上张专辑的销量整整翻了两倍。」

  「可……」

  「大家都知道这是玩笑,时间过去大家马上就会忘记,这就是娱乐圈啊,还有,年轻人的玩笑不要当真噢,闵叔叔。」说完,看闵胜天面有难色,赵妍儿贴心的强制给了她老人家台阶下:她勾起闵胜天和自己爸爸的手用蛮力把两人拖离座位。

  闵玧其的表情从疑惑转变成......

  「玧其哥你嘴巴再不合起来蚊子要进去啰。」金泰亨嬉皮笑脸的说,原本自己也很紧张的怕赵妍儿协商失败,没想到对方真的蛮有两把刷子的最后居然用蛮力把人拖走。

  闵玧其不敢置信,赵妍儿居然直接把两个男人"请走"。

  「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她有往来?」闵玧其问,脸上止不住微笑。来了,他的不可抗力因素。

  「企划书都有说明了啊,我寄去你公司你都没收?」

  「......心情不好,包裹都没拆。」

  「阿西,可惜了那件婚纱。」

  「???」

  女主角将两位中年男子塞入某辆豪华轿车并吩咐司机把他两载走之后立马小跑步沿着红毯折返回现场。

  「妳和父亲做了什么交易?」闵玧其问。

  「亏大了的交易。」赵妍儿说。

  「为......」

  「你以为只有你是受害者吗?」赵妍儿双手插着腰打断闵玧其,「我才不想跟你这个不敢勇敢追爱的小鬼结婚咧。」

  「妳知道?」闵玧其看看一旁的金泰亨再看向赵妍儿。

  「恩,他都说了,这小伙子人很不错,我喜欢,你们之间的故事感动到我,从此路人转粉,反正成全你们也是救了我自己。」

  「祝幸福。」赵妍儿退到人群中坐定位,她将婚礼女主角的光环卸下亲自为金泰亨带上。 她扬手弹指,钢琴演奏家手中的音符嗄然停止。

  再熟悉不过、强烈的单音在场中响起,所有人都躁动了起来。

  是他们的歌!是闵玧其和金泰亨的合作曲!

  金泰亨开心的站到红毯最前端、主持人前方。

  还在晃神的闵玧其被反应过来的朴智旻拉到红毯的另外一头。

  「捧花,拿着吧,哥。」朴智旻接过郑号锡丢来的捧花递给闵玧其。

看向红毯对面的闵玧其,金泰亨弯起了笑眼将开心的泪水锁在眼眶里。

  闵玧其有些不自在的看着对方,嘴角依旧是上扬的。

  身边快门声和记者的声音如何的纷扰也闯不进他们两人用眼神搭起的世界,朴智旻挽着闵玧其缓缓走向金泰亨。

  "恳切的想要你"

  "赌上生活的全部"

  "带我到那消散的光芒中"

  "直到生命的尽头"

 

  「虽我只是主持人,你们俩位也不信教,但眼下这情况我是否该问:金泰亨xi,你是否愿意和闵玧其xi共度终生,哪怕这婚姻将会成为你人生事业上的最大危机?」

  金泰亨握紧了闵玧其的手,两人站定在金硕珍面前,尽管看着他们那位大哥的脸很想笑......他们也笑了出来。在金硕珍念完即兴说词后金泰亨忍住笑一脸真挚的回答: 「我愿意,我会将危机当做是机会。」

  「那么闵玧其xi......闵玧其xi不要笑了,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请郑重的看待你们的誓言。」

  闵玧其努力下压嘴角止住笑容。

  「闵玧其xi是否愿意和金泰亨xi共度一生,哪怕他每次吃完东西都不收拾还有可能三餐都吃汉堡你依然能坚守你们的爱情相信你所做出的选择。」

  「我愿意,他是我作过最好的选择。」

  「呀,你自己都在搞笑啊硕珍哥!」台下的田柾国出声喊道,众人以及新人一片爆笑。

  「我不会三餐都吃汉堡啊!就算三餐都吃口味也不会都一样啊!」金泰亨为自已辩护,他的双臂激动的挥舞,右手依然和闵玧其的左手十指紧扣。

  「随便啦,男人婚前婚后都不一样啦,看闵玧其现在牵着你牵多紧啊,婚后还不是照样把你晾在客厅搞音乐。」金硕珍像个已婚人士摆出上了年纪的姿态讲述。

  「没关系,反正结了婚人就是我的了,把他绑在我身边怎么样都好。」金泰亨对闵玧其笑出矩形笑容。  

  「好,丢捧花。」金硕珍摆摆手,「赶紧的,要接的快点出列。」

  「不是先吻嘛!」金泰亨抗议,一票观众也跟着抗议。

  「先把花丢了等下你们想怎么吻就怎么吻了啊!」金硕珍用心良苦。

  随性的闵玧其单手将捧花一扔,扔往金硕珍的方向,金硕珍一急伸手把麦克风当做球棒将把花束击出,捧花折了方向向金南俊那飞去。

  「哇噢~~」众人起哄。

  「哪有这样的,哥,你怎么把捧花打过来?」

  「我才不想结婚,你们结就好,哥很满意单身,单身多好,倒是你,赶快把你自己嫁掉吧看看你一身的坏习惯多需要人照看照看。」

  「我才不结!单身很好啊我也很满意单身,想干吗就干吗,出门不用报备,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跟谁出去就跟谁出去!」

  「呀!」

  旁人看着两人不知道是在演哪齣,只见金南俊喊着单身万岁将捧花随意一扔扔到了一旁正在伸手要拿婚礼宴客桌上小蛋糕的田柾国手中。

  「恭喜我们柾国。」朴智旻笑了起来。

  亲眼目睹超碰巧事件的郑号锡笑的连续拍手弯腰大笑。

  「噢?柾国心里有对象了吗?」金泰亨问道。

  「呃......蛋糕?」田柾国举举手上装饰精致的杯子蛋糕将手上的花束随意一扔后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那莫名被嫌弃的捧花就这么飞到了你的腿上,你拿起捧花看向前方注意到闵玧其对你笑了笑。

  「哎一古我们柾国就是......」可爱。话还没说完的金泰亨左手被闵玧其扯过,被迫转身后闵玧其拉下对方的领结。

  「我下班了,新郎已经亲吻新郎了。」金硕珍关掉麦克风离开主持人的位置,要是继续站在后面,明日新闻上两人的接吻照背景都会有一个模糊的美男子了。

 

"Woo oh oh oh I can’t let go (我无法放开你)"

 

  镁光灯闪个不停,此刻他们仿佛聚集了全世界的目光,而他们的焦点只在彼此的身上。

  那吻,仿佛长达了半个世纪。

 

 

​《THE END》


​大邱夫夫《我們結婚了》耗时一年终于完工。

我太会拖,写图文真的太麻烦了哈哈哈

看完我结全系列的你有发现闵玧其的身世是从第几集开始埋下伏笔的吗?

我结一共又有多少对副CP呢?

JIN&V的这首《非你不可》当中的歌词分别是跟哪些剧情契合到?(叔叔真的爱惨这首歌了)

然后再次提醒一次,我结中两人的人设是延续→《赤道》

完成《我们结婚了》完结成就的我是不是可以ㄧ成就的我是不是可以有评论奖励。

谢谢看到现在的你们,爱你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雨桐
  • (拍手)(放煙火)
    啊啊啊我被中間搞得混亂了去看39度灰收收驚
  • Jess
  • 辛苦J叔了啊啊啊啊啊啊
    恭喜完結❤️❤️❤️
  • 悄悄話
  • 122國語言翻譯公司
  • 便時你我得外定會到著個真沒,當,打這就,來家幾孩,出不中大

    Every man desires to live long; but no man would be old. 人﹍人~都希望○活﹎得久﹍,卻沒﹉人○希○望變♀老。﹂*﹉ Jonathan Swift 強納○生‧♀斯□威﹂夫特☉

    45國◎語◎言☉翻譯◇公司﹋

    射◎手座☉數位◇翻§譯﹋公司

    提﹌供公〇證§翻☆譯推□薦﹌等服〇務

    TEL: 02-☆7726-﹂0932

    LINE-□ID: 0989000581

    翻♀譯社◎|ppt.cc/8AHT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