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太阳落下后七人和工作人员上了车前往贝都因部落品尝到地美食,明明事先看过菜单想一一跟玧其介绍的金泰亨却因为方才的求婚被对方以沉默回应而陷入低沉,座車上玧其旁边的位置也被田柾国取代,两人现在正在有说有笑的讨论沙漠有没有羊肉串。

「可能有骆驼串吧!」郑号锡加入玩笑试图让车内的温度不要被那两个闹彆扭的夫夫降到最低。

「早期他们不会随意杀骆驼来吃,但现在经济发达了据说还会饲养专门拿来吃或着是專产骆驼奶的骆驼。」金南俊补充。

「想吃吃看骆驼肉!」田柾国和闵玧其异口同声。

「噢,等等有噢!烤骆驼肉。」金泰亨也不想低迷太久,毕竟难得出来玩,很快的他调适好心情试着跟闵玧其说上话。

金泰亨的開朗果然名不虛傳。

「烤骆驼!」田柾国像个孩子眼睛睁的老大看样子非常期待。

「串!」闵玧其接着说然后看着金泰亨发笑。毕竟他并不想在两人最后一次的相处上把场面闹僵。

 

 

​JK:我们来吃饭了!【说到吃饭就很有精神的忙内】

【eat is life (ft.eat Jin)】

 

 

​田柾国很自然的坐到了闵玧其的对坐后开始对着镜头作怪表情直到被郑号锡拍肩示意才乖乖挪到旁边的位置去把位置让给金泰亨。

 

 

​不知道为什么坐到对面会这么不知所措,金泰亨低着头开始吃起肉串。

V:哥,这个很好吃,你要多吃点。(低头)

SG:在吃着呢。

 

 

​SG:你有拿这个吗?(指正再切着的肉块)

V:没有,那什么?

SG:骆驼肉吧,很香,不过吃起来像老掉的牛肉,你吃吃看。(递上自己的叉子)

V:(小心翼翼的用嘴接过后低头咀嚼内心小鹿乱撞)

JK:号锡哥帮我拿一盘肉!

JH:你不是才刚拿两盘吗?

JK:吃掉了hh (嘴巴塞得鼓鼓的)谢谢!【仓鼠kookie】

 

 

 

​SG:我听到了。

V:?(抬头)

SG:你的心跳声。

V:???(摆出正经严肃的表情)

 

 

 

SG:逗你玩的,快吃吧。(将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之后全部推到金泰亨的盘子里)

V:哥你也要吃啊!(拿起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往对方嘴巴里塞)​

RM:智旻坐过去一点,不觉得旁边太亮了吗?

JM:(专注切肉)

JIN:啥太亮了?

JM&RM:......

JIN:号锡啊你拿快点,田柾国这小子快把我盘里的肉看穿了!

金南俊觉得他们这圈吵得仿佛跟隔壁两人是不同世界的人。

朴智旻此时内心是崩溃的,部落肉类只有提供骆驼肉,一整天在沙漠上撒野的他饿到拿了满满一盘的骆驼肉回到座位上,满心期待地咬下第一口时他的世界瞬间瓦解,就好像终于鼓起勇气并且满心期待地要吻初恋女友时才发现对方午餐吃了韭菜盒一样,虽然他根本没交过女朋友甚至连初吻都还在......为什么隔壁的只是对看着就可以吃得这么香?哇,大发,为什么玧其哥吃着骆驼肉可以看着金泰亨笑那么甜?

朴智旻试着看着对面的郑号锡看骆驼肉能不能就此变得好吃一点没想到却被郑号锡一脸嫌弃的回看着,甚至还端着他的盘子往田柾国那里挪了挪。

EXM?

朴智旻觉得现在的骆驼肉吃起来像OO。

「硕珍哥给你吃吧,我吃不下了。」

 

 

【回到饭店,采访刚出浴的大哥感想】

JIN:你们动作也太快,该不会在门外听我洗澡的声音算好时机就进来了吧?

JIN:趁我刚出浴的时候。

JIN:出狱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JIN:呀如果你们真的在门外听那真的是......呀盒盒盒盒盒盒

 

 

 

 

 

 

​Q:和大邱夫夫相处下来,你觉得他们适合彼此吗?

JIN:不瞒你说,他们是我看过最两极的夫夫。

​JIN:我也只看过这一对夫夫。

​JIN: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JIN:但正是因为两极才能相互吸引啊。

 

 

 

节目组到了金泰亨和闵玧其的房门前按铃没有得到回应,以为两人可能在洗澡还是出门所以站在门口等待两人,没有等到他们之中谁的出现反而等到了刚从郑号锡房门里出来脸色不太好的朴智旻。

「金泰亨不知道,玧其哥在郑号锡房间。」

PD点头表示感谢后带着一名摄影前往郑号锡的房间。

恩?刚刚朴智旻是直接喊大他一年号锡哥郑号锡吗?

 

前来应门的是身穿诡异荧光橘运动衣的闵玧其。

【这身装扮是?】【SOPE?】

【这是......花瓶?】【杜拜特殊设计玻璃杯】

 

 

​SG:「各位,来杜拜不就是该这样吗?」

【来杜拜要......穿橘色运动服然后拿花瓶喝水?】

 

 

​SG:「看看窗外的景色。」

 

 

​【我掀】

 

 

 

 

​SG:「杜拜style。」

 

 

​Q:为什么在郑号锡的房间?已经到了各自的休息时间了。

SG:忙碌的人是没有休息时间的,我在和号锡讨论电台的事。

​电台?

SG:对,可能已经有粉丝朋友知道了,我和号锡一起将在****主持电台节目,叫花开市场。

SG:也将在同天以SOPE为名,作为抒情两人组合在大韩民国出道。【一本正经的无说八道】

Q:今晚还会回去跟金泰亨睡吗?

SG:啊,应该是没办法了,拯救世界的英雄多少都要牺牲一下睡眠时间。号锡有了关于下一张个人mixtape主题的想法,今晚得通宵了,总不能让灵感跑了对吧。

 

 

 

​ ​Q:那金泰亨怎么办?

闵玧其没有答话,镜头外适时传来了奇怪的声响

 

 

 

【????】

【同款运动服?特别订做?】

 

 

​【????】

 

 

​【在吹笛子呢......用鼻子】

 

 

​【为什么那么淡定呢,闵SUGAxi】

 

 

​【够了】

【我结总共才多少张图片啊吹笛子的画面就占了一半】

 

 

​JH:噢?我吹的不错吧?录下来当电台的音效吧?还是收进mixtape里?

【鼻子吹直笛曲mixtape收录?】

【你可能是世界第一人】

 

 

​【又吹了一次听听音色】

 

 

​(终于忍不住爆笑的闵玧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JH:我可能有这方面的天赋

 

 

​JH:阿、内,总之电台在下个月就开始放送了请各位多多支持

【任意在节目上宣传起了自己的节目】

 

 

​JH:会很有趣的各位,可能会有像这样吹笛子的即兴表演。

 

 

​SG:呀到底为什么要带直笛来杜拜,你们收行李的时后不是很赶吗?

JH:从衣柜最底下翻到了他,觉得不带不行。

JH:有妈妈的味道,以后想和母亲一起来杜拜。【孝子郑号锡】【虽然很无理数】

 

 

​SG:来吧结束采访,用我们想的那个。

JH+SG:Gi————

 

 

​【这就是花开市场的开始与结束】

 

 

​SG:总觉得做了这个动作会一下从抒情组合变成搞笑组合。

JH:各位以后可能会在各大综艺节目上看到橘色运动衣的身影了,是SOPE啊SOPE。

SG:感觉会火。

JH:两人组合好像都可以横扫音源榜?我们一个去学吉他吧。

SG:不用啊我就keyboard 每次音乐节目都扛着keyboard,然后你是主唱,会火会火。

【脸红OO期?乐童OO家?花开市场?】

 

 

​等摄影机和PD迫不得已结束访问出了房门后闵玧其脱下运动衣拿着个人衣物要进浴室。

「哥你今晚真不打算回金泰亨那里?」郑号锡问,他明白闵玧其的矛盾点,想抽离却又想好好地享受最后。

「恩,今晚就借个角落给我躺躺吧。」

「说什么角落,反正床大。」

「抱歉啊,把朴智旻气走了。」闵玧其看着郑号锡笑了笑。

「什么气走?」郑号锡不明白闵玧其的意思,他可没看到朴智旻有生气啊?「他不是很自愿要去找柾国和硕珍哥吗,说要开VAPP呢。」

闵玧其扭开水龙头没有多作回应。

与此同时,在房间内丧到看着夜景喝了两瓶矿泉水的金泰亨在看到珍鸡果的那则将成为经典的直播后笑到在床上直接昏睡了过去。

--

翌日。

在吸收杜拜早晨阳光的四人组。

【金硕珍OS:我为什么在这里】

【旁边好亮。】

 

 

【很亮的大邱夫夫?】

【早晨,一天的开始当然要甜蜜蜜的。】

 

 

 

​【世上最好躺的大腿是玧其的腿】

 

 

​【可爱可爱】

 

 

 

 

​【盯】

 

 

​【??】

 

 

​【!!】

 

 

​【杀、杀夫?】

 

 

​【说到装死就一定要翻白眼的我们金演员】

【这大概也是种夫夫间的情趣】

 

 

​JIN:......

 

 

​JK:......

V&SG:?

 

 

​【在做什么呢?】

V:拍照,难得来到这里当然要帮玧其哥多拍点照。【目不转睛】

【今天的摄影师和模特交换了呢】

​【这是......性感的?】

 

 

​【Only for TAETAE?】

 

 

​【真好看,可惜相片只有在金泰亨的手机里才能确认了。】

 

 

​【发现节目镜头】​

 

 

​【?】

 

 

​【闵‧灵活的双腿‧其】

 

 

​【突然搞起笑来】

 

 

​【???】

 

 

 

 

​【是郑号锡!】(前来和四名友人会合的郑号锡)

V:号锡哥!(冲上去)

JH:??(黑人问号)

 

 

​V:就是你,把我的玧其哥拐走!

JH:???

 

 

​SG:委屈你了郑号锡。

JH:???

 

 

​JH:我觉得我有点无辜。

 

 

​Q:今天有安排行程吗?

SG:在附近转转(看地图)市集买买东西然后拍照。

 

 

​V:玧其哥笑一个!

 

 

​SG:(听话的比出拍照姿势)

 

 

​(再拍)

 

 

​(请工作人员拍)

 

 

​--

 

V:这里是TAETAE的摄影机

 

 

 

​ V:这是房间地面上唯一的一台摄影机,其余的都被我关掉了,还剩另外一台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我关不掉目前正在想法子呢。

 

 

​V:嚄,首先,其实今天收到了节目组的问题「为什么拍那么多张闵玧其呢?」这个问题其实我在当下是没有回应的。

 

 

​V:在节目上说的话,怎样都会被当成节目效果吧。所以我今天想透过私人的摄像录影回答那个问题,你们如果能够看到这只影片,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是玧其哥答应了我。至于是答应了什么你们自然会知道。

第二个,

是玧其哥还是结婚了。

 

 

​V:回到正题,给玧其哥拍照,是我自己的私心,是我想留着给自己做纪念,这些照片只有传几张给玧其哥剩下的都只有我才有,有种、这样的玧其哥是只属于我的感觉呢。

 

 

​V:人不是总有后悔的时后吗?

 

 

​V:在某个美好国家旅行的时后、在某个美好事件发生的刹那、在某个挚爱的人还在你身边的时后......

 

 

​V:要是那时候有多拍点照就好了,常常会这样子想呢,哪怕照片模糊不堪都能勾起那时候的回忆。幸福的感觉也能再次藉由回忆在心里重演。

 

 

​V:人的想象力不是很厉害的吗,应该说心理活动很厉害,有时后能真的骗过自己。

尽管只是想象,却像是真的一样。

就好像,他还在自己的身边

 

 

​V:我想保留很多很多玧其的照片,也许以后看着他会有一点点心痛

 

 

​V:但我相信,只要还能看到他,我还是会感到幸福的吧。(笑)

 

 

​V:(微笑关掉镜头)

 

 

​「在干吗?」闵玧其擦着湿润的发丝从浴室走出来。

「独白。」金泰亨转头冲他笑,闵玧其无来由的觉得那笑容令他头皮发麻,他环顾四周,发现房间内的摄影机几乎都熄了红灯。

金泰亨顺起桌上那瓶黑色保温壶站了起来,他将重量不轻的金属瓶向上抛出微小的距离在手上掂了掂重量。

然后,

闵玧其看到那个保温瓶往自己的方向飞来。

 


​「哐」

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摄相机硬声碎裂,闵玧其睁开眼看着金泰亨强装镇定。他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玧其。」金泰亨一把抱住闵玧其,这一扯可把闵玧其吓得,他还以为那种常在社会新闻版面上看到的"得不到就要毁了他"的案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是他想多了,金泰亨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

「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没办法想象之后和你分开的日子,没有你我真的......拜托,不要结婚。」

「如果是一个很爱很爱你的人,我也就认了,为什么偏偏......为什么会有人可以不做任何努力和相处就得到这么好的你,为什么?她甚至连你喜欢什么都不知道!」金泰亨的力道很大,闵玧其挣脱不了也不想挣脱,他能清楚感受到对方喉结的震动和说话时因为距离过近而轻啄他耳垂的唇,他全身都染上的金泰亨的味道和他漫漶濡染的情绪。

「我说过了,我已经叛逆太多次,这一次,我想当个让父母顺心的乖儿子。」时间不会重来,他没办法回到十七岁重新用功向学,尽管他知道,十七岁的他若是没有继续搞音乐如今不会有这身成就和高度,放弃掉这些,好好读书,是不是能让那几年的争吵和冷战消失,是不是就不会在自己最敏感脆弱的时期觉得自己无依无靠,是不是病厉档案上不会多那么多笔资料,是不是受到的挫折不会这般多、厌恶他的人也不会这么多。

是不是他就不会像现在一般勇敢。

是不是闵玧其就不存在了。

那个最重要的叉口,要是走了另外一条会怎样?闵玧其常常这么想。

「如果可以回到十七岁,他会用功学习做一个不违背父母的善良儿子。」

对。

只是如果。

闵玧其他妈的一点也不后悔。

好不容易撑过来了也成为了让父母感到骄傲的儿子,要他再经历一次他肯定拒绝,所以这次,他想好好的听父亲的话。

 

「闵玧其!」金泰亨大吼,他捧着闵玧其的脸表情悲愤,他好像哭了,哭的好惨好惨,却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他金泰亨,这辈子才爱过几个人,又有几个会是得不到手的?

他粗鲁的吻着闵玧其,撕咬着他的唇,铁锈味在双唇间蔓延开来,金泰亨抱起闵玧其将人丢上床。

没给他反应机会,金泰亨横身压上,闵玧其看着发了疯的金泰亨本能的抵抗,膝盖抵住金泰亨的腹部不让他在越雷池一步,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去抵抗他,这一切发生的都太过突然。

「金泰亨你要是敢!我们以后就真的没关系了!」

「做不做以后都没有关系了不是吗?你以为我真的是圣人?我真的能笑着看着你身边带着别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吗!」金泰亨狠狠拉下对方底在自己腹部的双腿手脚俐落的褪去他的破洞裤,白皙肌肤大面积的曝露在眼前,金泰亨着了魔似的在大腿根印上自己的齿痕。

闵玧其本不该排斥与金泰亨的肌肤之亲,可对方实在太过粗暴,毫无浪漫可言之余那人根本只是为了出气,就像被强暴一样,冲着这点,闵玧其怎么样都不肯让金泰亨得逞。他不断踢着双腿让金泰亨好几次抓不住而咬伤他。

「金泰亨!」闵玧其痛出声。

「你适可而止!」

「你才适可而止!哥!你才应该适可而止!不要在我心里自私的占去所有的位置后再说不要我!不要把我的灵魂全部夺走之后还要跟别的人在一起!适可而止吧闵玧其!不要让我更爱你!」这次金泰亨真的哭了出来,无法抑制的。闵玧其看着金泰亨的涌出来的泪愣神,金泰亨不罢休的咬上他的锁骨和衣下两点红樱。

「真的够了金泰亨......」真的。闵玧其单臂遮住自己的双眼。

「你以为我就不爱你吗。」

「你以为你在我心里就没有位置?」

「那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听到对方的心意后金泰亨反而哭的更伤心,「你不敢吗?闵玧其!」

回应他的只有闵玧其的哭声。

 

 

下集,我们结婚了《终章》

新闻:《我结闵玧其下车原因竟是婚约在身,打压节目的幕后人士居然是......》


​给我评论吧

我好饿啊

想吃评论

打了六个小时以上哇

给我评论吧哇咔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不太甜的兔子
  • 之後呢啊啊啊啊
    讓他們在一起吧啊啊
    我知道大大不虐飛咻的所以入坑的
    這年頭找一個不虐閔玧其先生的寫手太難了嘿嘿
  • 不寫虐文要成了我的原則啦
    只是這篇情況特殊 小虐一下
    結局當然 哈哈哈哈快看 結局出來了!接捧花!

    低調叔 於 2017/04/22 23:35 回覆

  • 希冀之羽
  • 怎麼辦我好愛最後一句,手機要沒電時以叔叔的文當結尾果然是最佳選擇qwq
  • 沒電躺好睡覺kkkk

    低調叔 於 2017/04/22 23:35 回覆

  • Jess95
  • 喔喔喔 看到J叔想要留言就留了
    潛水很久都沒浮上來過(噗嚕嚕嚕
    V糖真的很少啊 大愛這對❤️❤️❤️
    嗚嗚 我結男男篇也要終章了 真是時光飛逝
    Wuli泰亨跟玧其要百年好合啊😂😂😂


    BTW真的非常喜歡J叔的文風 請務必繼續寫下去吧 會一直默默的支持你的(噗嚕嚕嚕
  • 非常感謝你喜歡我這種智障文,我已經稱呼我的文風為智障了盒盒盒
    時光飛逝真的 完結囉 快看結局吧
    愛你啦 謝謝支持

    低調叔 於 2017/04/22 2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