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懷英啊哈哈,你怎麼在這?這個時間點你不是應該在店裡嗎?」昔瀚星一看見閔懷英就笑的尷尬,他趕緊把對方抱住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天啦,要是被懷英知道他又再求先雨哥帶他出使百濟肯定又得跟自己吵個幾天。

  然而當昔瀚星一個人在自我小宇宙慌忙害怕的時候,這一邊的閔玧其看到有著金泰亨臉孔的人著實嚇了一跳,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擁入懷中。

  「閔懷英,管好這孩子,別讓他……

  昔瀚星一把推開平日裡敬重又喜愛的哥哥不讓他多說話。

  「唉咦這小子!」差點和地板接吻的金先雨急忙穩住腳步才不被推倒在地,他拍拍衣服看了一眼昔瀚星也發不起脾氣乾脆不理對方,跟鄭光一和閔玧其兩人點頭招呼後他便離開了。

  昔瀚星抱著閔玧其的胳膊大眼一眨一眨甜滋滋的望著閔玧其,閔玧其冷靜的回看(打量)對方……是金泰亨的臉沒錯。

  好像連睫毛的長度都一樣。

  「咳……那個,我要開店我先……」鄭光一想逃卻被閔玧其一把抓住。

  「一起走。」鄭光一是在這莫名其妙世界裡他唯一比較熟的人,閔玧其可不想讓他丟下自己一人,何況這人長得還跟鄭號錫那麼像,看著就有安全感。

  「……

  於是,閔玧其右手牽著鄭光一的衣袖,左臂掛著跟金泰亨有同款臉蛋的人,三人並行走到了茶館。

 

  一進到店內,昔瀚星就拉著閔玧其到閔懷英的固定坐席上去,閔玧其被拉的莫名奇妙只見昔瀚星指指桌上的古琴後撐著頭滿心期待的看著他。

  「我想聽~」昔瀚星急切的想轉移對方注意力就怕他過問先雨的事。

  「我不會。」閔玧其淡淡的說。

  「喔拜託啦~」昔瀚星有點慌,他以為閔懷英察覺到了並且打算冷淡自己。

  「這樂器叫什麼?」

  「呃……古箏?」

  「我真不會。」

  昔瀚星直起身子看向陸續招呼客人的鄭光一,對方顯然不想攪和進情侶間的戰爭匆匆撇開視線去工作,昔瀚星沒有辦法,他把古箏移到一旁去接著雙手做出花托托住自己的臉大眼汪汪的看著閔玧其,先賣萌再說!

  閔玧其看著對面有著金泰亨面孔的陌生男人深感無力。

  這渾然天成的傻氣讓人不免聯想到自家宿舍那隻大型犬。

  不,

  閔玧其看著眼前不斷用著眼神對自己傳遞某種電波的男人,面前的他應該是奶氣和傻氣都MAX的金泰亨。

  「為什麼一直看著我。」閔玧其忍受不了兩人之間單方面的迷之電波率先打破只有他才感受到的尷尬。

  「看你好看呀,今天的樸素風格也很適合你。」昔瀚星對著他痴痴傻笑。

  「說一個男人好看,你很奇怪。」

  「你明明很喜歡我說你好看!怎麼又說我很奇怪?而且我喜歡你你當然好看,你是全新羅最最最好看的人了!」

 

  新羅?這裡是新羅,不是什麼奇怪的世界而是古代,好,還好,沒有太慘。

 

  沒有太慘?閔玧其覺得自己愈來愈會安慰自己了。

  「我是你哥嗎?」首先,從對話來看,這個身體的主人跟古代金泰亨應該不是朋友關係。

  「懷英你真的很過分!好不容易答應跟我在一起不能說一些能加溫感情的話嗎?」昔瀚星奶聲奶氣像是在生氣又像是撒嬌。  

  「我跟你在一起?」閔玧其受到了驚嚇,古時候就這麼開放嗎?同時他也終於明白鄭光一方才微異的行徑。

  「對啊。」昔瀚星點頭如搗蒜 。

  「戀人的那種?」閔玧其問的小心。

  「是啊,哥已經說要跟我永遠在一起了你不能反悔!」

  ???

  古代的他死會對象是男人?還長得跟金泰亨一模一樣?

  「……啊、那個。」閔玧其躊躇著實話該怎麼和他說,如果他們是戀人關係的話總要和他說清楚比較好吧,萬一、萬一……

  「這件事也許你不會相信……」閔玧其謹慎並且嚴肅的和昔瀚星對視,對方似乎也不是太傻,感受到氣氛變調整個人坐直身體認真的看著閔玧其。

  「懷英你說,我相信你,是不是……懷孕了?」

  「懷……懷孕!?」閔玧其突如其來的大喊獲得全店關愛的眼神,他反射性的摸向自己下身確認他是否是男兒身。

  很好,有東西。

  「接吻不就會……

  「停停停!我不想和你談這個!」他阻止天真的昔瀚星繼續講下去,他既不想教導對方正確知識也不想讓全店都知道他們做了什麼。

  接吻!?

  「我是想和你說,其實我不是閔懷英。」

  「你早說啊,我還想說你今天怎麼那麼奇怪,穿這麼樸素的衣服還說些奇怪的話。」

  「你相信了?」閔玧其有些吃驚,這種一點也不科學的事情居然就這麼輕易的相信了?……古代科學觀念本來就不多。

  「嗯,相信啊,不過如果你不是懷英那我的懷英在哪裡?」

  「可能……」閔玧其總結聽過的老套穿越劇情後提出他的大膽假設,「在我的身體裡,在未來。」

  「未來!?」昔瀚星聽到後一下激動了起來,「那你要怎麼把懷英還給我!我們還來不及慶祝紀念日,我好不容易讓他答應跟我在一起的怎麼可以說不見就不見!我的懷英嗚我要我的寶貝!」

  「……」閔玧其忍住額角抽動的青筋握住昔瀚星激動亂揮的雙手,「聽著,我也不想待在這裡,我一定會想辦法回去的。」

 

 

 

  「那……你不是懷英你是誰呀?」哭鬧了好一陣子昔瀚星才冷靜下來和閔玧其繼續對話。
  「閔玧其。」
  「也姓閔?所以你是懷英的轉世或是後裔嗎?懷英的未來人?」
  「我不知道,我原本的長相和他幾乎一模一樣,而你長的也跟我一個朋友很像。」
  「真的!?那你一定是懷英轉世,那個人也一定是我的轉世!我跟懷英約定好要在一起生生世世直到有一方無法輪迴。」
  閔玧其聽到對方這段話心臟差點漏跳一拍。

  為什麼這個諾言聽起來這麼恐怖。

  跟金泰亨在一起生生世世直到一方無法輪迴?

  開什麼玩笑?

  如果這是真的,如果他的前世真的把他往後的命運決定好了……閔玧其此刻只想掐死自己(閔懷英)。

  「我跟他沒有在一起,我們只是同故鄉,因為工作關係住一起。」閔玧其說完自己陷入沉默,身為一個數學放棄者,在學時成績能一直保持中上可都是多虧了背科,而歷史一直不錯的他清楚記得新羅國的範圍……古代的大邱正在新羅神國領域內。


  不會是真的吧。
  我跟金泰亨的緣分。

 
  「工作?你們在一起工作?是什麼工作?」
  「藝人。」
  「藝人?」金泰亨想到那些在皇帝或百姓面前賣藝表演的戲子和樂師。
 

  懷英真的離不開音樂了啊?居然連來世都是樂師。
 

  「跟古代藝人不太一樣,我們做音樂為世代發聲,也向世界傳遞能量,為了向更多人展示表演,我們環遊世界同時也從很多人們那收到了無數的愛。」

  「很幸運的,努力有回報,我們打破了多項紀錄成了國際愛豆,算是很成功的藝人了。」閔玧其說話的同時嘴角上揚神情中帶著無比的自信,他已經是可以令人感到驕傲的存在了,努力那麼久為的都是這些,所以他才不要困在這裡,不需要羨慕誰的人生,他只想要回自己的人生。
  昔瀚星雖然聽的似懂非懂眼裡卻閃爍著星星,未來的他聽起來過的比自己現在還棒。
  「聽起來很棒!環遊世界!未來的我喜歡這樣的工作嗎?」
  「嗯,很喜歡。最棒的是我們擁有彼此。」眼看昔瀚星又要誤會,他急忙補充,「我們是一個團體,有七個人。」閔玧其指指在櫃檯算帳的鄭光一,「包括那裡的鄭光一。」
  「可以多說一點嗎?關於未來的事,未來的我……和你。」昔瀚星很高興能聽到未來的他和閔懷英互相相識,但他更期待未來的他們能履行諾言,可惜眼下情況似乎不是這個樣子,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閔玧其一時間說不上話,未來的事情太多,而眼前這人最期待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他跟金泰亨可不是什麼戀人關係。
  「啊,我叫昔瀚星,在未來我的名字是什麼?」昔瀚星明白閔玧其為何說不出話,他連忙轉移話題並且偷偷安慰自己。
 

  沒事的,至少他們未來仍舊遇到了彼此。
  前世五百次回眸才能換得來生一次擦身而過,既然來生能在同個屋簷下生活代表他這輩子一定能跟閔懷英長長久久,只要他再努力一點,來生他們一定還能相愛。
 

  閔玧其抬起頭看到在昔瀚星後方忙進忙出的鄭光一突然開口,「鄭號錫,鄭光一轉世的名字是鄭號錫。」
 

  而他前世的名字叫做閔懷英。
 

  「你叫金泰亨。」
  昔瀚星的笑容有了細微的變化,閔玧其不明白那代表什麼,畢竟他還不夠了解昔瀚星,但他能夠知道對方表情變動的原因八成是因為他未來的姓氏。

  「還有呢?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閔玧其笑了,他想到剛出道時金泰亨也跑過來問過他一樣的問題:「哥,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公司給的人設我該怎麼做?」
  當時閔玧其對於金泰亨腦中只浮現出個名詞:奇葩。
  但他為了鼓勵這個好不容易出道的同鄉小夥伴,閔玧其決定趁機好好的誇獎他。

  「你的思想行為太過奇妙,剛認識你的時候還以為你是裝的,沒想到和你熟了之後才知道這就是你,雖然很無理數但不會讓人討厭反而很有好感,就做你自己就行了,讓人們喜歡真正的你。」

  「那你呢,你喜歡真正的金泰亨/我嗎,閔玧其/玧其哥。」
  閔玧其從回憶裡回神看著笑的一臉曖昧和期待的昔瀚星。
  「喜歡。」
  「哦~玧其~」
  「不、不是你想的那種喜歡,團裡大家都很好,當、當然都是彼此包容彼此喜歡這個team才能長長久久。」
  「那你為什麼結巴。」昔瀚星捧著臉朝着對方眨眼。
  「我本來就會結巴。」閔玧其裝回平時的一號表情。
  「繼續說,金泰亨有什麼專長興趣,我還喜歡看星星嗎?」
  「他對時尚很關注,也對藝術很關注,我們那個時代已經很難看見星星……他很喜歡一幅叫做星空的畫不知道這有沒有干係,他有空的話會去各種藝術展覽,也喜歡上網看各家服裝設計的秀場。」
  「他眼光獨特,懂得培養自己的審美觀。」
  「你好瞭解他。」昔瀚星不死心,就算並不能完全明白他未來的興趣是什麼但是對方講的很了解他的樣子,連喜歡的畫作都知道。
  「我們七個對彼此都很了解。」
  「啊~不管!你一定要喜歡金泰亨才行!是懷英答應我的,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
  閔玧其跟金泰亨的確是在一起沒錯,但不是那種在一起。
  「為什麼我偏要喜歡那小子,他也沒有喜歡我啊。」
  「你怎麼知道他沒有?」
  閔玧其被問的說不出話,反正就是沒有。

  況且金泰亨跟他都是直男。
  「很多方面都看得出來,例如他不會主動找我出去。」閔玧其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這個身體的主人似乎很愛漂亮,指甲修得很乾淨,手指也沒有他粗糙。
  「你不喜歡出去幹嘛找你出去。」
  「你怎麼知道我不喜歡?」閔玧其驚訝的抬起頭。
  「懷英也不喜歡。」昔瀚星嘟起嘴,「他還說他下輩子想當小石頭。」他看著閔玧其露出微笑,「好險這句話沒有實現。」
  閔玧其笑了。
  「我也曾開玩笑說過我想當石頭,練舞太累了,每次結束後我都會躺下來,金泰亨也會跟著躺過來,我們兩個是每次團體照中唯一躺在前面的兩個人。」閔玧其望著眼前的昔瀚星,大概是終於有人知道他的處境使然,此刻他看著對方心情莫名放鬆。「金泰亨體力挺差的,沒有你高也沒有你壯,可是你們的臉一樣。」
  「一樣帥?」
  「嗯。」
  「哦吼。」昔瀚星再次露出懷疑的興奮狀,閔玧其意識到自己又中套翻了個白眼回應。
  「當然啊,這麼極品的臉蛋只出現一世不是太可惜了?而且如果不是臉,我們又該怎麼相認?」

  就算臉一樣誰他媽知道自己上輩子發了什麼做死的誓。閔玧其腹誹。
  「如果下輩子我們遇見真的是命運,我承認不壞,但是我跟他真的不會在一起,你好好珍惜這輩子。」閔玧其委婉的安慰對方。
  

  要我喜歡上金泰亨那傢伙?做夢比較快吧。
 

  「哼。」昔瀚星哼笑出聲,他環視店內一圈後目光再次集中到閔玧其身上。「要是之後愛上了怎麼辦?」
  閔玧其腦補了他跟金泰亨在一起的畫面,金泰亨拉着他的手臂微微蹲低靠在他旁邊小鳥依人。
  「……
  太可怕了。
  「隨便你,反正不可能。」
  「嘿嘿。」昔瀚星賊笑,「如果愛上了,你就把你的所有輩子都賠給我吧,反正這也是我們原本說好的,你不虧!」

  閔玧其好想借個時光機在閔懷英許下承諾前把他給掐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不太甜的兔子
  • 啊啊啊啊啊啊
    好棒的劇情~對話太可愛了
    好期待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