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果兒啊,去那片森林不可以逗留太晚的,也不可以去到太深。」田奶奶再三叮嚀,唯恐自己的寶貝孫子在森林裡迷路走丟。
  「你忘記奶奶跟你說的故事了嗎?」
  森林裡的樹長的太過蔥綠繁盛,愈往裡頭走去,參天大樹遮住了天光,草叢葳蕤難行,猛禽野獸聚集,因好奇心到裡頭玩耍後再也沒有回來的孩子太多太多,不知道何時起,亦不知何人所編撰,村裡開始流傳一個故事來嚇唬孩子們。
  「可是奶奶我已經十五歲了,可以分辨是非了。」
  「哎,你不知道,這個冰肌公主可厲害了,他會蠱惑人心的,尤其像你這樣英俊的小王子呦。」奶奶慈愛的捏了捏孫子的臉頰。
  「您上次說是寒冰王子,上上次說冰雪女巫,爺爺還跟我說是白雪妖精……」
  「聽我說完啊,都說了他會蠱惑人心,出現的面貌自然不同啦。」
  田柾國垂下頭,盤腿坐在橘紅色的絨毛地毯上默默的再一次聽起親愛的奶奶講述那個壞的不得了的小妖精。

  森林的深處徘徊著一隻妖精,名為YUKI。
  YUKI?
    雪的意思。
    他的肌膚白如雪,呼出的氣息像凜冬的北風,表情從未變換如金屬冷凝一般,身子看似薄弱卻能牽制萬物,人類的皮膚只要觸碰到他就會被凍傷,甚至覆上一層薄冰終年不化,更重要的是,千萬不要和他對上眼,會中毒的。
  他獨自一人在深林裡太過孤寂,在幽暗的森林裡、清澈的湖水邊默默潛伏著等待迷糊的人們上鈎,愚蠢的人類輕易地就會被他仙子般的外貌所迷惑,情不自禁的與他攀談,或者,愛上他。
  為了YUKI,被下咒的人會願意留在森林裡永遠陪伴著他,可是啊,人類和YUKI不一樣,是需要食物才能繼續生存下去的,森林裡沒有適合人類的食物,烈火在YUKI身邊也燒不起來,他們漸漸餓死或是凍死在那裡,然後YUKI會將人類的屍體喂給他的禿鷹和獅子們。
  除去餓死以及凍死,若是惹YUKI生氣或是他不喜歡你,那麼最慘最慘的,是會被他活活分屍丟到湖裡頭。
  倘若YUKI太喜歡你,那麼,你就得變成冰雕永遠陪伴著他了。
  所以果兒啊……

  「奶奶?」田柾國歪著頭看著他漸漸低下頭打起呼嚕的奶奶。
  「您睡了嗎?」
  「呼……」
  田柾國勾起笑輕輕的站起來把毯子蓋在奶奶身上。
  「那麼,我出門了。」穿戴好小黃靴,背上早準備的紅色後背包,他輕聲說著,悄悄關上門離開。

  走進森林,沿著自己畫的笑臉石頭走,跨過被自己修剪無數次又再次長出來的荊棘,口中唸唸有詞唱著Rap,哪怕光線愈來愈暗他也不怕,他從來就不曾害怕什麼黑暗,因為光明自在他心中。
  終於,幾經跋涉,他看到了那片清澈見底的湛藍湖水,偷偷傾瀉下來的一屢陽光照亮了湖面上氤氳的水氣。
  田柾國看到了特地走到陽光下被照的發光的男孩開心的朝他揮揮手。
  「YUKI!」
  「是YUN KI!」彷彿自帶聖光的男孩離開了依靠的大樹緩緩走向來者。
  「你看我來的路上抓了幾條蛇!」少年開心的舉起他的左手,強而有力的虎口正掐著兩隻青蛇,玧其看著來人徒手抓蛇的暴力行徑頭上不禁冒出三條黑線。
  「那只夠Holly塞牙縫。」傳說中的冰雪妖精淡淡的說。
  聽聞主人叫喚,白獅子從陰影中走出親昵的舔了舔柾國的臉頰。
  「好吧。」語畢,隨手將蛇往湖水裡一丟,沒想到一旁的Holly也跟著跳下水去撿那兩隻蛇了。
  沒多久Holly嘴裡叼著兩條蛇上岸,將獵物討好般的放在玧其面前並甩甩的濕透的鬃毛,水滴甩的柾國一身濕,另一頭的水滴卻在快噴到玧其身上時成了冰滴落在地面上。
  「哈哈。」柾國伸手順了順獅子的大白鬃毛,「奶奶今天又和我講你的故事了。」
  「恩。」
  「今天你叫冰姬公主來著。」
  「……」
  「嘿嘿那我得是個什麼王子啊!我的公主。」
  「滾。」
  「我滾了誰陪你?」柾國露出兔牙笑的開懷,好想伸手抱抱眼前的小妖精卻無法,玧其說了,要是抱了他的手會永遠結凍的。
    「油嘴滑舌。」
    「這樣哪叫油嘴滑舌?」
    「就是。」
  「好了好了我油嘴滑舌,玧其啊,我帶了我外婆烤的蘋果派,很好吃的你肯定沒有吃過!」柾國蹲下來打開自己的包包鋪出了野餐墊,再接著拿出用紅格子布包好的兩塊蘋果派和裝著柳橙汁的塑膠水壺。
  「說了多少次我不用吃東西的。」
  「可是你每次都吃的很開心啊!」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吃的很開心!」
  「這只!」柾國指著自己的心說的理直氣壯,雖然對方的確連吃好吃的東西都是冷著臉的,但是他明確的感受到了玧其的喜悅,畢竟很多東西,光用眼睛是看不清楚的。
  玧其不自覺地嘟了嘟嘴在野餐墊外圍的草地上坐下。
  「快吃吧!」柾國邊拿水壺蓋子幫玧其倒著柳橙汁邊催促著對方趕緊開動。
  「好燙!」玧其伸手才剛碰到蘋果派外圍的紙就縮了回來,躲過了柾國想伸過來的手轉身用著從一旁湖水撈上來的冰塊冰敷著自己燙傷的手。
  「我明明已經放涼了……玧其對不起……」
  哇你眼睛有水在轉你不會要哭吧!
  這貨不是已經十五歲了嗎?
  「沒事啦,我常被燙到。」玧其伸出敷好冰塊的手,白皙的手指毫無損傷,「冰一冰就好了。」看到少年還是很自責的樣子他拿起方才柾國特地給他倒的柳橙汁喝下,「好喝……是水果?」
  「恩!柳橙加水加糖!」柾國抬起頭來聽到對方說好喝臉上立馬綻放出笑容。
  閔玧其看著那一瓶柳橙汁想著不知道要多少的柳橙才會有那一大罐的果汁。
  伸手一揮,又借了一些湖水變成冰塊來冷卻溫熱的蘋果派,對面的柾國已經津津有味的吃起來了,等待蘋果派冷卻的時間,玧其邊欣賞著柾國跟自己閒聊的表情變化邊拿一旁的小花編了個小花圈。
  「是要給我的嗎?」少年嘴巴被食物塞的鼓鼓的,睜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盯著自己讓玧其想起今早遇到的兔子先生。
  「誰要給你。」  
  「好吧。」說著,柾國拿起剛才才被玧其用過的水瓶蓋子喝了幾口果汁好把蘋果派吞嚥下去,「嗚冰冰涼涼的真好喝。」他心裡竊喜著自己的手心正握著還有玧其溫度的杯子,這樣算是牽手了吧?
  「算了你喜歡就給你吧。」體溫默默升高的精靈將花圈準確無誤的扔到了少年頭上。
  一旁的Holly看著自家主人的樣子默默搖了搖頭趴下來緩緩進入夢鄉。

  從自稱田柾國的那名少年出現後,閔玧其每夜都會仰望星辰數著日子,什麼時候,他還會再來,他一定會來的。
  為了少年,閔玧其總是特地早起把周圍的枯葉都清理乾淨,沿路太過危險的路段也都會特意去處理,整理完還會故意留下一兩叢荊棘或大樹枝裝做自然的樣子,巡視完柾國將要來訪的路線後還會和附近的猛獸們囑咐不要傷到那名少年,最後再回到自己的根據地清洗自己換好衣服,乾乾淨淨的沐浴在陽光下望著天空中的雲朵盼著少年的到來,閔精靈情願如此大費周章也不肯坦然的到森林入口去等待他,畢竟這會曝露自己在期盼著他。
  這會……這、並不好。


    這場冬雨下的陰鬱又沉悶。
  今天不是約定見面的日子。
    雷聲接著電光洶湧而至撼動了整個天地。
  男孩坐在暖色系的地毯上,壁爐裡的篝火閃閃滅滅映上了他失去靈魂的雙眸,耳機裡女聲甜美輕快的令他煩躁,他注視著火焰,看到了融化在爐子裡的容顏,和他痛苦的表情。
  雨這麼大,他會感覺到冷嗎? 
  今天不是約定見面的日子。
  可是我突然好想見你。
  男孩猛然站起身,耳機以及手機自然的滑落在地,受到碰撞的手機點亮了螢幕,虛擬的CD盤旋轉著,音樂和歌詞仍在播放著。

  —但我一擁抱你,你就會融化。
  《臉紅的思春期— You(=I)》
  
  田柾國跑到門口穿上靛藍的雨鞋拿起掛在鞋架旁的小紅傘不顧田奶奶的叫喊就開門出去,跑沒幾步路又急忙折回來帶上了鞋櫃旁邊的黃傘,也不知道是不是徒勞,「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急切的連話語都沒來得及在屋裡迴蕩。
  他無所畏懼的在雨天裡疾行,專注看著前方的小徑渴盼離對方的距離再近一些,沒有理會腳下噴濺上來的泥濘,亦未發覺停止哭泣的天空,暖人的黃光從漸散的絲絲雲朵後滲出,也許就連太陽都在讚許他的勇敢,陽光從他的發旋開始傾瀉擴大,溫柔的似乎在說:別哭。
 
  「玧其!」
  精靈躺在草地上全身濕淋淋的,冷白透光的髮絲浸染到些許的土壤,臉頰還殘留著雨水和冰霜,整個人晶瑩的像是被丟棄在森林裡的白瓷娃娃,聽到思念的聲音令他睫毛輕顫鬆動了凝結的霜。
  田柾國用最快的速度奔向他,氣憤的趕走了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禿鷹們,他終於明白胸中鬱悶從何而來,閔玧其一定也在想他,是他在呼喚。田柾國伸出手,沒想到僅僅分開三天他會變成這樣。
  「說過了,我會被你灼傷……你會被我凍傷。」
  「你又沒有抱過人你怎麼知道……」田柾國沒有管閔玧其說的話便將他從草叢中抱起,小心翼翼的呵護在自己還不怎麼厚實的懷中。
  「就是抱過……才知道,你們、太溫暖了。」閔玧其有些哽咽,話說的都不完全,「也太短暫。」
  田柾國從來沒看過他哭,閔玧其騙他,騙他說精靈從來不哭,如果哭的話淚水會在眼眶結成冰滴刺瞎自己,他都騙人,閔玧其都騙人。
  男孩確認自己沒有凍傷的跡象而對方皮膚也沒有灼傷的樣子便使勁的收緊了手臂,「你又騙我,閔玧其你這個大批燕子!」
  我不想讓你擁抱我,是不想讓你沉淪,也不想讓自己放感情,我以為只要避免肢體上的接觸就不會有所渴望和留戀,我以為只是偶爾的見面談心不可能足夠使我愛上你。

  溫暖太危險,火光太迷人。
  
  「我該怎麼救你?你為什麼會變這樣?」田柾國哭的像缺人疼愛的寶寶不停抽泣。
  閔玧其氣若游絲,他閉上眼給自己留點力氣,指節分明的手指了指湖邊左側中央的那棵焦灼的枯樹。
  閃電直劈下來後雷才出聲警示,太無情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王國和精靈都還存在的時代。
  玧其的族人都還健在,以天地為屋宇,以萬樹為歸根。
  那是他理應接受森林裡智者教誨的年紀,青澀懵懂的精靈第一次明白原來除了生物外形會演變外,情緒也會。
  難以置信的是,在精靈古老的情緒裡並不存在“愛”,只有喜歡,用來形容“喜歡”的詞彙少之又少,往往又跟“呵護”、“感情”、“大自然”等字彙混淆,直到精靈史中期精靈漸漸跟人類接觸後才明白“愛”這個情緒和感情,智者將此拉丁文—Amor—原封不動的直接收入自精靈詞典,從此,精靈與人類有了一個共通的單字,愛。
  
  「就是這樣,雖然智者拉格斯和我們形容過“愛”但我還是很模糊,畢竟我還小吧,身邊有的資源也不多。」閔玧其在地上擺弄著幾個蒐集好的小石頭,他正在用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圖形排列記錄剛剛在腦中發想的曲調。
  這個時後的他還太稚嫩,會輕易地將所有情緒毫無保留的書寫在臉上。 
  「酷,我生下來就知道愛是什麼了!」王子跟著玧其蹲在地上,這是與家風一貫不同、常常自卑的他少有的驕傲語氣。
  「騙人,怎麼可能小小年紀就懂那麼麻煩的東西?」
  「你怎麼知道他麻煩?」
  「我猜的。」放上最後一顆石頭刻上最後一條線,閔玧其拿出隨時隨地都要帶在身旁的寶貝豎琴看著地上的符號譜上一曲,演奏途中還會停下來塗抹土壤修改符號或排列。
  王子看著精靈沉浸在音樂中的神情悄悄垂下頭嘀咕:「反正我就是知道。」
    他是皇室裡最小的孩子,人們見他都必須對他行禮,「小王子殿下。」不過是表面的禮儀。
  年幼代表無知嗎?
  小王子明白他除了稱號以外將一無所有,貪心的哥哥們無數次在似是懵懂的他面前交談,他聽的懂,他都懂。
  
  比火焰還要溫暖的是愛情,比火焰還要危險的也是愛情。

  紅玫瑰的刺蜇進白皙的皮膚裡,更多的疼痛在心,他好像懂愛了,可是他要消失了,將被血液浸染的玫瑰放在小王子的胸前,他小心翼翼的吻上王子的額頭,就像平常那樣,只是這次王子沒有嬉笑著回吻他,顫抖的唇親吻失去溫度的唇瓣,聽說這是戀人才能親吻的位置,淚水太過滾燙,精靈將王子冰封起來,埋在自己的生命之樹下。
  人類太短暫、太脆弱。
  因為戰爭,以Jeon為名的天下已然傾塌。新的時代到來了。


  「是他嗎!」田柾國激動地指著維繫閔玧其生命的樹木,不知道該如何做,他只是抱著虛弱的閔玧其來到樹下。「我該怎麼做!玧其!我該怎麼做?」小孩眼睛睜的大大的,淚水不斷的往外流出,落在閔玧其的臉頰上,滑進土壤裡。
  好燙。
  眼前的他和千百年前的他重疊,「吻我。」也許你可以吻我。
  就像當初你離開我與你吻別。
  這次趁我們都還有意識。
  田柾國毫不猶豫的吻上閔玧其冰冷的額頭,螢光微微的閃爍,就像他飄忽的意識。精靈勾起唇,閉上了眼。

  不是那裡。臭小子。
  
  奄奄一息的火苗在小的看不清時猛然串出烈焰,意識被拉回,他感受到唇瓣上的柔軟。
  垂危的樹枝開出了千百年來未曾綻放過的花朵,白爍耀耀,陽光滿溢四方。


  當我睜眼,聽到你說愛我。

  —Amor—
  第一個收進精靈字典裡的人類單詞。
  一個充滿神蹟的單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好,這篇文章好美哦!好喜歡!(all糖派路過
  • amfswood
  • 最喜歡這種帶有奇幻色彩的文章了!通常cp 文都是較日常風格,現實風格,因此好感謝版主大大給我這麼篇浪漫的奇幻文章!好喜歡我們冰雪妖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