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雞糖、TAEGI戲份多。
--
觀看此篇文章前有個任務要交給此刻的你。
幫閔玧其選套去晚宴的服裝吧。
叔叔有選擇困難症。

Elie Saab2016 FWElie Saab2016 FW

 

 

 

Elie Saab2016 FWElie Saab2016 FW

 

 

 

Elie Saab2016 FWElie Saab2016 FW

 

 

 

Marchesa 2017 SSMarchesa 2017 SS

 

 

 

SuzyCoutureLucid Dreaming3SuzyCoutureLucid Dreaming3

 

 

 

Marchesa 2017 SSMarchesa 2017 SS

 

 

今日男伴朴智旻时尚:

 

 



7月,英國倫敦。

 

  「媽的智障,我聽過女特務扮男裝出任務還沒聽過男人穿女裝出任務!那能看嗎?」閔玧其坐在會議室右方第一個座位表情古怪的看著站在頭前給他下達任務的金南俊。

  特務各個訓練有素,身體結實,女裝?穿上去勾的到男人才有鬼!

  「你罵誰智障啊我你上司!」金南俊一臉茫。

  「你我上司?哈,我還你炮友咧你上司。」閔玧其不屑,前幾天還一起出任務來著怎麼今天你就變我上司?哼。

  「RM上禮拜升的職位,現在負責給我們指派任務。」金碩珍手裡掛著西裝外套扯著領帶一派悠閒地走進來坐到閔玧其身邊,金色髮絲全數往後梳,整個人像個貴公子一樣。

  前幾天一起出任務來著……是幾天前啊?

  「那還是智障。」你可以給我指派任務不代表你可以炒我,閔玧其心想。

  「別鬧了,SUGA,這次任務很重要,我本來也不想找你的,可是JIMIN穿女裝那樣子……太壯,不行。」金南俊站在會議室的大桌子前搖搖頭看向左方、也就是閔玧其正對面的智旻。

  老天奪去了我的身高但沒奪走我的肌肉。樸智旻給金南俊一個友善的微笑。

  「這次服裝費用誰出?」閔玧其打趣的看著對面的同事。

  「組織。」RM回應。

  金南俊拿出手機給閔玧其看智旻的女裝照,閔玧其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下半身可以長裙蓋住但是上半身……真的太壯。」金南俊冷靜的給出評語,智旻扶額簡直不想說話。

  「媽呀這都什麼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JIMIN你為組織這樣奉獻還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碩珍跟著湊上去看照片後整個人笑的沒有形象。

  「SUGA你要是穿女裝一定得是短禮服,腿很美。」智旻突然說道。

  為什麼平日工作都是穿長西裝褲的閔玧其腿型美不美會被智旻知道呢?

  噓。

 

  「我不喜歡智旻身上這件。」閔玧其站了起來整整衣裝,「我自己選,叫組織交卡上來。」語畢,走出會議室便沒有回頭。

  「哇,他這是答應了?」

 

*

  「V,最近女裝有沒有不錯的禮服?」閔玧其打給在時尚圈打滾、沒事就飛米蘭巴黎紐約倫敦首爾看時尚秀的金泰亨,他總嚷嚷等適當時機要去創個品牌順便把工作給辭了。

  「女裝?啊……我很少看女裝,恩……不過前幾天有瞥到幾家17年SS還不錯,怎麼了?不要跟我說你交女友了!!呀!不可以交女朋友!」本來悠閒躺在沙發上喝紅酒聽爵士樂的男人突然激動起立,高腳杯裡的暗紅液體濺到了地上那條價值一萬歐元的波斯地毯留下了一片污痕。

( 17年SS:SS是summer&spring縮寫,2017春夏時尚。FW是fall&winter,秋冬時尚。)

  「出任務要用。」

  「出任務要用?啥任務要用女裝啊?賄賂用的?買隨便一件有牌的衣服管他好不好看袋子LOGO好看不就行?還專門打電話問我有沒有推薦……啊、你要穿的?」金泰亨肩膀夾著電話用抹布擦著方才灑在地毯上的紅酒漬,一想到閔玧其要穿女裝驚訝的停下手邊動作。

  「恩。」

  「你等等啊,我把推薦的都發給你,你好好選,選幾件都沒問題,超支我出錢!包包鞋子要不要啊?呀,還有香水!口紅!化妝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愛組織!」

  閔玧其直接掛掉電話。

  金泰亨親吻了手機螢幕上還顯示著的閔玧其的照片,看了眼除不去的紅酒污漬,本來想起身把地毯捲起來丟掉的,想想閔玧其穿女裝的樣子,金泰亨決定等辦完事在一起丟。

  省的到時還要在清一次。

  是什麼時候要用啊,有點等不及了。

 

  「選一件吧,是要參加晚宴對嗎?」

  「恩。」

  第二天下午金泰亨敲門進來的時後手上提了很多印有許多百姓們知道卻買不起的醒目LOGO紙袋,當然,閔玧其讓他跟金南俊拿了卡,所以金泰亨百姓並不用付錢。

  特務報酬高嗎?

  是比一般人薪水高,但這不足以負荷他們這群混進上流社會紳士們的高消費。

  任務裡頭油水多啊。

  上級的卡拿來刷啊、擊殺目標的卡啊、擊殺目標他媽的卡啊、擊殺目標被特務看到小三的封口費啊、擊殺目標吸毒不想讓他媽知道的封口費啊、擊殺目標老婆跟別的男人偷情被特務發現特務幫她殺了丈夫的酬勞啊、擊殺目標他姐姐的丈夫跟他妹妹搞啊不能被發現啊的封口費啊。

  有錢人的生活是很亂滴。

  啥都可以用錢解決滴。

  智商高的特務是會在不延誤任務完成時間的情況下把你玩的團團轉撈了一堆錢而你終於肯打開你多年來積灰的心房來跟他談你的家人的時後亮槍出來,你連被背叛的憤怒以及輕易相信人的羞恥感都還沒來得及湧現你就去過橋了。

  「啊,果然買完不是自己付賬的消費就是爽。」

  「哧!」閔玧其突然想起這小子在之前大家一起合宿訓練時半夜偷偷出來吃宵夜的時後也說了類似的話:“啊果然吃完不收的食物就是好吃”。

  「謝了。」閔玧其接過紙袋後道謝。

  他只說要套衣服,對方卻連女用香水以及鞋子等等都為他準備好了。

  「你不試試?」

  閔玧其搖搖頭,「我怕你待會沒忍住弄髒了衣服。」

  金泰亨( A _ A ):「你哪時候出任務?回來再約!」

  「兩天後。」

  「我洗乾淨等你撒!」金泰亨笑的方言外漏,閔玧其覺得這貨這種時後特別可愛便伸手捏捏他的臉頰。

  時間彷彿倒轉,宇宙正在收縮,金泰亨臉上的稜角還沒那麼清晰、眉間英氣還沒那麼濃厚的時期,這只小奶狗總膩著一張臉喊著他玧其哥哥。

  歲月無情,人心不可能不變。

  喜歡昇華成了愛情。

  看你的世界跟著都變了。

  金泰亨傾身吻著這輩子讓他清楚什麼叫愛的男人。

 

 

  五十二小時後。

  倫敦,南岸中心。

 

  「恭喜,巴爾札公爵。」老來得子不容易啊,老不休。

  智旻一身正式西裝出現在這場宴會上,右手遞出自己方才在大門使用過的邀請函讓對方知曉自己的身份,左手恭敬的挽著他親愛的夫人–閔玧其。

  此刻閔玧其畫紅唇勾眼線,穿著最能襯托他白皙肌膚的深色禮服,在綢緞的輔助勾勒下,男人的身材還算曼妙,更別提那光裸潔白的後背及腳踝。

  誰讓組織沒女人?要閔玧其代打。

  這筆大生意的目標只好女色,公爵的身份使他週遭全是訓練有素的保鏢。

  巴爾札公爵不似英國紳士,他有著大男人主義,認為所有女性都是柔弱且無知的。

  因此,唯一在夜晚和女士獨處時,他房間內是沒有任何護衛的。

  經過金南俊評估過後他們放棄了下毒、狙擊、貼身刺殺、埋設陷阱等常用殺人方案。

  還是色誘吧。

  說到色誘,閔玧其很是不平。

  為什麼V、RM、JH、JIN、JK、JIMIN都可以色誘女人我卻只色誘過男人?

  為什麼一開始說要給JH或JIMIN的任務到後來還是會變成我的任務?

 

  「啊,是李敏燦先生,謝謝您的到來。」

  事實上巴爾札根本不知道這場宴會來的到底會有多少人,而這些人又是誰,宴會他全讓他的秘書們處理的,他老大就一句話搞的秘書群焦頭爛額挑燈夜戰十來天:

 “現在人在英國有權有勢的人都邀請就行了。”

  「這位是……?」

  「內人,金希妍。」智旻簡短的介紹到。

  閔玧其給了個禮貌性的微笑並且點頭行禮。

  「尊夫人還真是美麗動人,跟先生您很是登對啊。」

  「謝謝。」

  幾句寒暄結束,智旻領著閔玧其往裡頭走去,離開的時後沒少看到那公爵流連在閔玧其身上的目光,而閔玧其也回過頭和對方對上眼並回以一個曖昧的微笑。

  「背部露太多了啊。」智旻很不喜歡閔玧其出這種任務,平時管不到他就算了,這次還偏要在自己面前執行實在是……

  「少囉唆。」低沉的男音和時下形象實在不符。

  「真的不是我要說,你自己看不到所以不明白,一片白皙啊!引人犯罪的意圖太明顯了啊,白成那樣就是要讓人留印的啊。」智旻仗著在英國說韓語估計沒人聽得懂的緣故用著正常音量在和自己的“妻子”交談。

  閔玧其沒有搭理他,轉身向一旁經過的侍者要了杯不知道哪裡產的紅酒,反正不是便宜貨。

  侍者回頭發現喚自己的正是一名(在外國來說)嬌小膚白的女性愣了一下,智旻一個箭步上前壓低聲音道了聲謝謝並接過侍者停滯在空中的酒杯。

  「小奶音你就算壓低聲音還是沒我低的。」閔玧其笑道,他引以為傲的嗓音可是送過無數人去過香港。

  閔玧其伸手接過酒杯反被智旻拉入懷中,左手撫過腰際輕聲在閔玧其的耳邊說道:

  「你要是惹到其他男人怎麼辦?」

  要知道,智旻可是撩人精。

  「趕緊抓穩時機進行下一步吧,李敏燦先生。」

  要知道,閔玧其可是淡定石頭精。

  瞥了一眼幾公尺外目標和客人交談完畢正準備往這個方向走來,閔玧其離開智旻胸前,將手中的紅酒和行走中侍者托著的白開水交換,樸智旻那愛要面子的,閔玧其體貼的決定潑水就好了。

  目標接近。

  閔玧其吞下僅有三小時時效的變聲藥。

  距離,3M。

  「我已經受夠了,你。」閔玧其聲音並沒有提高多少,清晰地英文短句入了方圓三公尺眾人的耳,他退後一步將手裡的水杯朝智旻潑灑。

 

  Hello?說好潑衣服不潑臉的呢?

  智旻一臉錯愕,不是演技,這真的跟說好的不太一樣。

  Sor歪了。

 

  閔玧其還沉浸在方才醞釀的情緒裡頭,微微跳動的左眉,智旻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事實上閔玧其忘了他的鞋子有點高,智旻也不太高,手不小心舉太高。

  「李先生還好吧?原諒我不是有意要介入,這兒的空調強。」公爵走上前來並沒有氣憤邀請的賓客壞了宴會的氣氛,還好意叫了一名家僕帶樸智旻離開梳洗。

  分開了兩人趁了他的意,夫人現在好像還氣著對方,那更趁他的意了。

  巴爾扎公爵擺擺手請賓客繼續享受晚宴,他走到閔玧其身邊搭上他的肩:「李夫人您還好嗎?」

  「別叫我夫人,我要跟他離婚。」

  在公共場合扯起家務事?哎,女人啊。

  「金小姐,發生了什麼事嗎?無妨的話說出來會比較好受些。」巴爾扎公爵扶著看似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閔玧其慢步上樓,比起喧嘩的一樓大廳,二樓房間便顯得靜謐許多,到處都只有表情嚴肅沉默的護衛。

  閔玧其被帶到一個排有三名護衛的房間,臉上慍怒委屈交加,他坐上床沿,彷彿沒有意識到週遭環境的變動,只自顧自地陷入自我的情緒當中:「我不懂為什麼一個男人會不想要孩子,是不喜歡我嗎?」他雙手扶額看起來很無奈。

    公爵在一旁坐下,手臂自然的一伸把他攬進了懷裡。

  「若是不喜歡金小姐還把這麼好的妳綁在他身邊,那麼李先生未免太自私了。」

  「我真的很想要,很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啊,看著他成長,參與他的人生。孩子是那麼美好的事物……」小孩子是那麼看似天真無邪又邪惡的啊,閔玧其想到把他壓在身下一次又一次玩弄的樸智旻、金泰亨和闐柾國。

  「我也很喜歡小孩子,他們是我人生當中百分之八十的甜蜜來源。」

  「公爵真是好男人……孩子們要有您這樣的父親一定很幸福吧,為什麼敏燦就不是呢……成天只會到處撩女人,他是不是怕我拿小孩束縛他?」想到這兒,閔玧其慌張的抬起頭。

  「年輕的男人難免都愛撚花惹草,李先生看起來比你年幼的樣子,金小姐,恕我直言,女人結婚還是找比自己大個幾歲又成熟的男人來的好。」巴爾札厚實的大掌撫上閔玧其白嫩的小臉。

     智旻吹完頭髮後一個人坐在大廳煩躁的喝著紅酒看著眼前來來回回享受晚宴的伴侶們。

  「媽的。」他暗咒,五十幾歲的老男人再碰我們玧其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瘋了。

  「果然還是像公爵這樣成熟穩重的男人有魅力多了,李敏燦就是個花花公子,我當初就是瞎了眼才跟他在一起。」

  「金小姐還年輕,如果你不介意名分……我願意和你一起擁有很多孩子。」

  閔玧其看著巴爾扎的臉,瞳孔幌動顯得有些動搖,最後默默低下頭小心翼翼的點頭答應。

  一看獵物到手,巴爾札大手一揮,房內的三名護衛識相的退了出去。

  巴爾札輕輕放倒閔玧其,閔玧其並不想留更多的時間讓他來撫摸自己,從背後取下銀針就要刺向公爵不料被逮個正著雙手被緊緊抓住。

  不是說對女性沒有防備嗎?防衛速度也太快。

  「你以為……嗷!」

  誰知道他要講什麼壞人得逞之後得意的白目台詞啊,趁他還沒喊護衛前閔玧其額頭奮力的向前一撞把人撞了開來,故不得自己還在暈眩就往旁邊跑跳下了窗戶,這才二樓,對於受過訓的他們來講不算什麼。

    「智旻!後院!」閔玧其扯著自己脖子上的項鏈道,提著裙子踩著高跟鞋跑了起來,後頭傳來公爵的聲音以及槍聲。

  「RM,SUGA失敗!」樸智旻對著手錶大吼,跟聽到槍聲慌忙往出口逃命的賓客跑的是反方向,跑步是他的專長,沿途驚險的解決掉幾個護衛,很快的他便奔到後院,閔玧其就在游泳池的對面急走閃避後方子彈追擊。

  人跑不過子彈的,太危險。

  智旻看見閔玧其後方保鏢持的槍種威力都不大,射不進那麼深的泳池,更別提水裡折射以及阻力等等。

  「跳!」

  智旻大喊,閔玧其跳進了泳池,他使勁往底下游並往智旻那頭移動,禮服裙襬脫在後端像個人魚一樣,智旻沒那個閒情逸致欣賞美人濕身秀,在閔玧其跳水那刻子彈早已劃破空氣擊斃兩名站在閔玧其原位而反應不及的敵方。

  方才劇烈奔跑,現在跳下水,不可能一下游過五十公尺的泳池不換氣的,巴爾札不急,並沒有讓僅剩的兩名護衛跳水抓人而是聰明的站在岸邊等著水底可人兒浮上來換氣的那刻將他擊斃。

  智旻跟巴爾札就這樣分別站在泳池的兩端舉著槍互持。

  現在不是乾瞪眼的時後,情況對樸智旻這邊很不利,閔玧其在水隨時會沒氣,朴智旻無法同時斃掉三個人。

  想啊,怎麼辦智旻,閔玧其浮上來你怎麼辦。

  這附近也沒有任何可以反彈子彈的物品讓他可以同時擊中兩人,自己中一槍還好,公爵槍法沒那麼好,不會那麼準就是要害的,可現在閔玧其在水中,沒有武器還快沒氣,兩名護衛的槍準就對著閔玧其。

  「啊真的,要瘋了。」

 

  「跳。」

  耳邊傳來指令,朴智旻對著巴爾札開槍後隨即躍入水中游向閔玧其給快懨懨一息的他嘴對嘴輸氧。

  遠方大樓裡趕到的狙擊手JH、JIN同時擊殺剩餘的那兩名護衛,任務完成立馬收槍騎著重機飆往公爵宅邸。

  沒想到對方有增援,情勢一下子逆轉,巴扎爾拐著被樸智旻擊中的左腿落跑腦袋卻錯不防及的被射穿一個洞,血液順著黑色洞口流出,公爵翻白著眼倒下。

  金泰亨整個人掛在直升機的外面,僅僅只靠著左手臂的力量抓著機門,雙腳踩著起落架上半身往後仰,右手舉著的槍槍口還冒著煙。

  「任務完成。」金南俊低語。

  收到訊息的朴智旻抱著閔玧其出水,閔玧其在岸邊大口的喘著氣悔恨著自己的失敗,浸水後布料似乎更加透明了,裙子黏著雙腿,狼狽卻又性感。

  金南俊把直升機停在空草皮上,鄭號錫跟金碩珍不知哪抄來的捷徑沒走正門兩台重機直接甩尾煞進眾人視野內。

  田柾國從直升機下來後就直奔閔玧其,抱著他發抖的愛人不停地親吻。

  朴智旻這下尷尬了,雖然這次跟閔玧其兩人失敗不完全錯怪他,但是在這一群SUGA控裡他根本無法解釋,要不是他們趕上,閔玧其要不溺死浮上來、要不浮上來被擊斃。

  他跟本就是一對三啊,還是最不擅長的遠距離,還要顧著水裡手無寸鐵的那只,樸智旻好委屈。

  「任務完成。」朴智旻心情複雜的走到金南俊面前回報。

  金南俊嘆了口氣。

-

  為什麼這次後援出動這麼多人啊?

  當金南俊對講機裡傳出那聲「RM,SUGA失敗!」的時後,五個男人正好聚在一起開會,這聲音一出來大家槍都背了直接出門,閔玧其的任務內容他們每個都很清楚,邁開腿就知道要往巴爾札公爵宅邸跑。

  「JIN、JH目標附近大樓,剩下的直升機空中支援。」金南俊並不知情樸智旻他們當下的情況,他僅僅靠著閔玧其告訴朴智旻的那句後院,就憑著多年經驗以最安全保險的模式去分配工作。

  比起正面衝突還是遠處狙擊好,鄭號錫和金碩珍靠著默契便各自上了不同的大樓,情急之下直接把大廳那些巴爾扎安排的安檢人員給拖進廁所擊暈,直接背著狙擊槍奔上樓。

  金南俊駕駛著直升機,帶著耳罩又要聽朴智旻那傳來的動靜以方便判斷,田柾國抱著電腦以最快的速度駭進系統癱瘓整個倫敦南岸中心的監視系統,金泰亨浮躁的在直升機外頭俯視下方。

  他們彼此默契十足動作迅速各司其職,沒想到七人一起出馬的這天僅僅只因為閔玧其有危險而不是國家有難或是要暗殺總統。

  好吧,對他們來說閔玧其有危險比一切都來得重要。

  這是特務最不該有的—在任務中夾雜私人情感。

  他們七個都學不會,也不想學會。

-

  「任務完成?」金南俊沒忍住拿著剛剛一急也跟著帶出來的會議資料書捲成紙卷砸向樸智旻,「是我們幫你完成的吧?」

  「是我疏忽,沒想到他反應那麼快。」閔玧其身上披著鄭號錫的外套站起來,這次本還想就著女人的身份給這鄙視女性的公爵上一課的,沒想到卻失敗了還搞的自己如此狼狽。

  「回去再說吧,趕緊離開這裡。」金碩珍疼惜的看了眼閔玧其。

  「JIMIN、SUGA上機。」金南俊把外套披給同樣濕透的朴智旻並用力的捏了他臉頰。

  田柾國和金碩珍、鄭號錫和金泰亨自動分成兩隊騎重機回到據點,金南俊邊駕駛直升機邊掉人來處理現場。

  忙死了。

  就你兩事多。

  朴智旻在後坐不斷搓著閔玧其冰冷發白的雙手。

  「沒事了。」 閔玧其明白朴智旻的膽小,他安慰道。

  「我知道。」但還是會怕啊。朴智旻伸手抱住閔玧其,不停地親吻對方怕他消失。

  唇齒間的炙熱彷彿是存活的證明,兩人不斷的吸允彼此直到再次感到缺氧。

  「因為你我好像更膽小了。」朴智旻靠著閔玧其的額頭輕聲吐出一句。

 

 

-----女裝特務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slie
  • 超好看的!!
    還有沒有下一集?!
    我是不是很煩人😂😂
  • 這個系列 一個章節就是一個任務~不會延續

    低調叔 於 2017/04/22 23: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