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不会有确切的完结

有梗就写没梗就不写,以一个任务为单位。

碼文時間90分鐘,別奢求文筆劇情,嗑閔玧其就對了


BTSman 代號SUGA 今日穿著 不接受diss

(鞋子是配牛津鞋,請自行想像)

 


  接到任務後閔玧其爽快的背上Heckler & Koch HK416(HK416 突擊步槍),套上剛從倫敦Savile Row拿回來的訂製西裝,擦到發亮保養得宜的牛津鞋,掛在窗邊的特製防彈黑傘,男人嘴角止不住上揚,他的生活以工作為中心,他熱愛他的工作。

    「喔,SUGA,哥,你這西裝太好看了我也想定一件跟你一樣的!純白色底配白印花!」金泰亨從窗戶跳進這位於巴黎市中心13樓、前不久才被閔玧其用假名租下的小套房。

    金泰亨,代號,V。

    勝利的意思。

    「顯得你黑。」閔玧其微微昂起頭,略帶不屑的盯著鏡子裡正在舔舐自己頸部的男人。

    「白色才不會呢,粉紅色才顯黑的。」金泰亨抬起頭用鼻子輕輕蹭著閔玧其白皙的小臉頰。「你今天噴的香水我不喜歡,是男人聞到都想上。」

    那可正好,閔玧其揚起笑。

    今天的任務很簡單,就對SUGA來說一點難度也沒有。

    殺掉某企業龍頭boss的三兒子。

    就一個富二代,身邊沒多少保鑣也不是什麼危險人物,捏蟲子般輕而易舉。

    那男人做了什麼事要被殺呢?上頭沒有告知他他也沒興趣瞭解,有錢就辦事囉。

    「手怎麼淤了?」金泰亨牽起生在男人身上過於白皙且纖細的雙手輕輕的烙下一吻。

    「剛跟J-H打架了。」

    金泰亨勾起笑,他聽說了。

 

 

    金泰亨和鄭號錫昨天才和閔玧其一起玩過呢,怎麼今天就打架了呢?

    「這次對象近期私底下特好男色,J-H失敗了,興許世最近換口味了,換SUGA去吧。」

    有哪個色誘任務中目標獵物不把自己帶進房間的?

    沒有。

    就這點閔玧其很是自信。

    虧得他有一身好皮囊。

    當然,成功上過他的男人不多,就只有六個,真的不多。

    「說你不好看呢。」

    「說笑吧,我這笑起來兩邊梨渦都有毒。」鄭號錫彎彎眼笑了笑,「你自己不也中毒了,就差毒發生亡了。」

    上頭擺擺手讓兩特務別在自己面前調情,手都沒擺到第二下閔玧其就撲上去跟鄭號錫打上一架了。

 

 

    「哥,換套吧,可愛點的。」金泰亨脫掉他西裝外套將裡頭的步槍和他身上的槍帶卸下,熟練地打開衣櫃拿出咖啡色褲子和白襯衫親手幫閔玧其換上,並幫他繫上了緞帶打了個不適合24歲成熟男人的可愛蝴蝶結。

    「別背槍帶,不適合。反正這次任務很簡單,手槍就行。」金泰亨向閔玧其遞上一件適合他目前裝扮的外套,裡頭口袋塞了一把史密斯-威森M22左輪手槍和一把Tokarev TT-30,「也別帶傘,你已經不在倫敦。」

    「好了,出門吧寶貝,今晚10點。」金泰亨給了閔玧其一個深吻後撫著對方後頸溫柔道。

    「今晚跟J-K約。」閔玧其咬唇笑著離開,留下一臉懵逼的金泰亨。

    媽的田柾國。

    把閔玧其除了用羊肉串還是羊肉串。

    等等,法國有羊肉串?

    「OMG,我居然不知道也沒吃過。」金泰亨拿出手機開始搜尋離這裡最近的並且有賣羊肉串的餐廳。

    等我賄賂賄賂那小子,今晚三個人好好享受。

 

 

    巴黎時間晚上8:40 

    晚餐聚會上已來了不少年輕的名門貴族,富人的孩子,無須擔憂生活無須打拚工作,不用掙扎的從底層翻身,他們生來就在頂端用著鼻息注視他人,赤裸著雙腳也能將人徹底踐踏碾碎,他們不缺市中心的房產或是濱海別墅、不缺賓利或是法拉利、更不缺大於3克拉的鑽戒,活著只管享樂,購物、派對、美食、炫富、飆車、性愛。

    晚來的閔玧其能成為派對主人的焦點注意人物多虧了他那一頭非主流薄荷綠髮在紛雜的空間裡特別的醒目,當然,髮色引人注目外,他那精緻的東方臉孔和纖瘦有力的身板也依序入了對方的眼。

    褐棕高腰褲下露出的纖細腳踝、一看就知道彈過鋼琴的手指,在雪白皮膚襯托下顯得嫩紅誘人的唇……

    怎麼好像醉了呢?

    派克離開了成群貼在自己身上的比基尼辣妹穿過擁擠的人群主動到了獵人的身邊。

    「之前沒見過你,新面孔,你從哪裡來?親愛的。」

    「韓國。」閔玧其點頭微笑,他不需要報上他的家父大名及公司規模,這裡的人都差不多,除非對方有意問起否則無需特別再去說明,「金石澈,John。」

    閔玧其友好的伸出手,對方回握後沒有就此放手,「喜歡這裡嗎?」派克反覆搓揉手中白嫩的玉手。

    「不喜歡。」男人燦笑,露出粉紅牙齦,「太吵了。」

    「帶你去個安靜的地方。」

    「好啊!」

    求之不得。

    省略兩人嬉笑著牽手奔跑穿越人群來到房間的過程,閔玧其被這充滿魅力且年輕的法國男人抱起往床上躺倒。

    在外套被脫去前,法國男人摸出了藏在內側口袋的左輪手槍,「還帶槍啊?寶貝。」

    「誰讓巴黎那麼複雜呢?」閔玧其躺在床上略帶無辜地看著身上的男人。

    「這把左輪也太大了,M22?怎麼不帶M327?輕些。」派克說完便把槍往地下扔。

    「我不懂那些。」閔玧其環上男人的脖子將他往下壓貼近自己,「而且……我就喜歡槍大些。」說完還咬上對方耳垂,腳趾頭挑釁的點點他的胯下。

    「親愛的,我也有一把大槍。」

    派克笑的可嗨了雙手環上閔玧其纖細的腰肢,閔玧其順勢往旁邊一轉,上下交換,整個人騎在男人身上。

    「我知道。」閔玧其笑著迅速的從自己褲子裡抽出消音過後的Tokarev TT-30,對著身下男人腦門就是一槍。

    「可是我不喜歡你的槍。」

    一槍斃命。

    「好好睡,我去找我的槍玩了。」

    輕鬆至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啊嘶~~閩爺超撩的
    讓我想到血汗淚他的造型-//-
  • 小君
  • 粉紅色顯黑.....所以泰泰你才討厭粉色嗎?可是粉色顯得你可愛阿,哈哈…
    玧其就像毒品阿,明知道危險還是忍不住想去觸碰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阿,送給想碰玧其的呆傻們
  • 哦呵呵

  • 抓錯字!

    「這次對象近期私底下特好男色,J-H失敗了,興〔世〕最近換口味了,換SUGA去吧。」>>>是

    「說笑吧,我這笑起來兩邊梨渦都有毒。」鄭號錫彎彎眼笑了笑,「你自己不也中毒了,就差毒發〔生〕亡了。」>>>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