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6-06-14 23:36:02 


田果果愛戀閔玧其  雷者慎

-

 

   「什麼?」金泰亨剛從自己的小宇宙裡回神,「生日派對要交換part?分組是吧?玧其哥我想跟你一組,你唱歌我rap一定天作之合!」

 

    「我已經跟號錫一組了。」

 

    「哦……」金泰亨失望的低下頭來。

 

    「兩山脈要跳舞,另兩只要撩妹,泰亨你只有自己一組了,下次回神快點。」鄭號錫笑著提醒金泰亨,簡短的把他剛剛神遊而漏掉的討論內容總結給他。

 

    「嚶嚶我想跟其其,號錫哥拜託。」

 

    「拒絶。」鄭號錫說。

    不跟閔玧其唱歌那我還要幹嗎,跳舞?rap?不好意思那些平常我都會,並沒有什麼爆點。

    雖然鄭號錫自己也會唱歌,但是很少把一首歌唱完,常常只是一兩句或是合音,他希望這次跟閔玧其的合唱可以給粉絲們帶來驚喜。

 

    「哼!那我自己Solo Rap!」金泰亨賭氣般的撇嘴。

 

    「唱什麼,killer?」閔玧其笑道,這人最常掛在嘴邊的Rap除了這首還有什麼?

 

    「對!!」金泰亨可是出了名的喜歡killer,三不五時的“胡言亂語”這首來煩他所崇拜的Rap Line們。

    鄭號錫一回想到金泰亨每次興緻一來就拿著手機趁自己和南俊在休息室睡覺時含糊的唱著自己的Part煩著兩人時就手癢的想打打金泰亨試試手感。

    「你要自己一個人SOLO Cypher?哈哈哈哈哈」金南俊笑了出來,Cypher指的可是多人接力Rap,Solo?Cypher?excuse me?hahahahahaha!

 

「加油。」閔玧其滑著手機思考著自己要跟鄭號錫唱哪首歌。

 

    「其其哥幫我。」

    「我還要練歌。」

 

    說是這麼說,但當閔‧傲嬌‧玧其看到金泰亨一人在練習室角落看著鏡子鬼吼鬼叫的時候還是去指導他了。

    金南俊被舞蹈纏的自顧不暇自然也就沒去理會金姓兄弟的鬼叫。

 

    唱歌對號錫和玧其兩人來說本就不是難事,對對歌詞、兩人合唱個幾次差不多就可以了,雖然不斷被團員笑說唱歌就唱歌、兩人對看的那氣勢還以為下一秒要互相rap挑釁diss對方了,滿滿Swag還有改不掉的說唱韻味,平常鄭號錫自己唱歌不會這樣的,但當他一轉頭看到閔玧其那swag的臉就以為自己在唱Rap,算是職業病了。

    把整首歌的氣氛搞歪的到底不是我而是玧其哥阿。

 

    沒把持住對舞蹈的熱情,鄭號錫練完自己的部份便興奮的衝向萎靡的雙翼指導去了。

 

    「注意適當的點換氣,想著節奏,把節奏用歌詞念出來。」

    「你太過嗨了會沒氣。」

    「歌詞跟節奏要熟悉,就像跳舞一樣熟練的不需要過多的思考就能夠接出下一段的動作。」

    「自信點,哪怕其實唱的沒那麼好也要靠氣勢壓過才對得起這首歌的詞。」

    「記得如果台上忘詞就把當下的感受隨便說出來補上就好,不要空拍。」

    金泰亨聽話的點點頭,這是閔玧其第一次教他如何說唱。

    「哥那天可不可以陪我唱,最喜歡你的那個部分了,如果可以跟你一起完成這首歌我死也甘願了。」金泰亨亮著水汪汪的雙眸請求。

 

    「你不是最喜歡唱我的部份?我要是唱了你要唱什麼……知道了。你好好練習,唱太爛我也不想陪你。」

 

     金泰亨喜歡killer這首歌大家都知道,自己也說過無數次最喜歡閔SUGA的Part,只要抓到時間不管是粉絲見面會上還是在廁所遇到他哥總要在他耳邊喊幾句:「S.U.G.A a.k.a Agust D.」

 

    「耶嘿!那哥還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你小子事挺多的啊?」

 

    「可以借我你演唱會那件紅色大外套嗎?我好喜歡你帶著鴨舌帽又帶著外衣帽子低頭唱RAP,帥炸了!我也想試試看!」

 

    閔玧其聽不得別人誇他,表面嫌棄的說他狗腿卻還是拿了那件外套過來給他。

 

    「哇!這件我穿起來也好大,還以為會剛好。」演唱會大家統一穿的紅色外套都是短版,就這哥是長版的,比起帥,金泰亨覺得他玧其哥穿起來特別可愛。

    小小一隻穿這麼長的大外套,也不顯得腿短,兩條價值幾百萬的腿又細又長。

 

    閔玧其翻了個白眼,「我跟你體型又沒差多少。」

 

    金泰亨笑笑,旁邊練舞的金南俊嘀咕了聲“差多了”被閔玧其丟了個鋭利的眼刀。

 

    「有玧其哥的味道加持我一定會唱好的!」

 

    「噗,我的加持有什麼用,你自己要努力啊。」

 

    「想著你,我真的會變得比較厲害,那天在花美男Bromance跟旻載打籃球的時候就是想著哥才投好的。」

 

    「什麼鬼。」閔玧其抿唇笑笑被金泰亨攬進懷裡。

 

     金泰亨整個人壓上閔玧其,導致對方一個不穩支撐不住兩人雙雙跌在練習室的木質地板上,金泰亨大膽的撐起身子將閔玧其禁錮在自己和地面間,像只大型犬討好的蹭著對方,鼻頭不斷磨蹭他白皙的頸部,閔玧其仰著頭笑出聲,「啊!金泰亨!」

 

    「呀,金泰亨你發……」

 

    「V哥不要用玧其哥!」田柾國上一秒還在跟智旻看著鏡子不知道是在撩妹還是撩自己,田柾國表情慾的自己都要被自己帥昏,想吸引玧其哥的注意結果透過鏡子卻發現那人被金泰亨壓在地上笑的開懷,一時火氣上來喊聲直接打斷了金碩珍。

 

    智旻搖搖頭,他是最早發現田柾國小心思的人,本想幫著弟弟追玧其哥的,怎麼現在看來果糖要BE了。

 

    智旻將視線投向也知道內幕的金南俊,金領導看著果泰糖三角對智旻口型說:飛咻HE。

 

    是的飛咻居然HE了,金南俊當初跟自己討論的時候還拍胸脯保證他看了那麼多,飛咻絶對BE。

    虧自己還想著148的智商準沒錯跟著就站了果糖大旗。

 

    這下好了,要吃玻璃渣了。

 

    田柾國金泰亨兩人瞪著眼時間彷彿停止,閔玧其推推身上的金泰亨對方卻不為所動。

 

    金碩珍湊上金南俊跟智旻的小圈圈,「還好我站飛咻,飛咻也不是全都BE的,有個叔叔都寫HE。」.

 

    哇大哥居然深藏不露偷偷站飛咻?

 

    「咳咳,都回去練習。」鄭號錫讓閔玧其和金泰亨兩人去隔壁練習免得忙內不開心。

 

    你讓那兩人獨自去隔壁忙內才是真正不快,金南俊腹誹並阻止了鄭號錫。

 

    絶對不是因為兩人剛剛親密的舉動讓金南俊瞬間站穩了飛咻想多看兩人互動的關係才阻止的。

 

    「大家一起練吧,killer也不是玧其一人的歌,其他部分我們可以幫忙。」

     金南俊正正有詞,鄭號錫沒戳破金南俊的謊言,雖然他不太明白為什麼金領導不讓兩人單獨練習,但根據多年的默契他也就遵從南俊的意見沒說話了。

    南俊這麼做一定都有他的道理的。

    對的,等著吃糖的道理。

    看著每唱完一次金泰亨興奮到快吻上去的臉,站好飛咻的倆大山脈偷偷笑著。

    「練舞就練舞,你們倆個相視而笑做什麼。」

    鄭號錫你不懂,你不懂看別人談戀愛多有趣。   

 

---

 

    舞台上,當看到金泰亨穿著自己的衣服認真說唱的時候閔玧其笑了,只覺得那人可愛的過分,當團員們圍住金泰亨的時候閔玧其臉上笑容更沒藏著。

     隨著飯們瘋狂的尖叫,所有人都笑了開來,rapline三人咬著唇露出牙齒笑著看自己的弟弟模仿著自已唱rap的樣子,比平時他自己台下發瘋有趣多了。

    金南俊也是被這飛咻糖發的甜歪了當金泰亨唱著自己的詞挑釁的看著自己一副多年rapper擔當的樣子時也沒去打擾打擾他,只是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這邊唱完輪到鄭號錫的Part,估計金泰亨的膽子是被垃圾食物給喂肥的居然就這麼轉過身去挑釁的戳著鄭號錫的胸口唱著他鄭號錫寫的詞“爆發全部Swag!”。

    被三位Rapper盯著像是驗收一樣,他金泰亨也沒在怕的照樣唱他的走著他的Style他的Swag。

  舞痴都跳了舞,不唱歌的都唱歌了,我的說唱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金南俊看著唱狂了的金泰亨抓緊時機就把他往閔玧其那推了一把,剛好對上閔玧其開口兩人就這樣對視唱著。

 金南俊有股衝動想要暗自經營飛咻資源博,拉上樸智旻跟金碩珍一起。

「S.U.G.A a.k.a Agust D!」

 

    不管是誰在我身後罵我

    你們歡騰時我們在巡迴演唱

    虛度年華的大哥們

    按我的基準來算你們不過小孩水準

    無論說我是wack (怪)

    亦或說我Fake (假)

    無論你說什麼,我是歌謡界新基準

    這Rap是將老掉牙的你們煽耳光的

    暴風式呼巴掌   chop !chop !chop !

    Hater 無數

    But no problem , I kill !!

 

 

--

不知道這文看起來會不會很燥,因為我循環著Killer一邊寫的,一邊跟著喊一邊碼只差沒跟著跳。

不得不說其其killer的詞寫的太霸王色了差點開車

就這樣了,暫時不更了,我七號回的國,現在十四號,我已經生了五篇文,雖然不是高品值但也不能這樣玩了   等我回歸   愛你

事情一堆But no problem , I kill.

沒有啥可以完全阻止我腦洞碼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這篇是重複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