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事後睡到早上九點的金南俊爬起身來準備向公司彙報,邊起床舒展肢體邊著衣的他吵醒了一向陷入熟睡後便不易起床的忙內,也許這不正常的現象和昨夜初嘗禁果之事有關。

  這孩子……

  到現在還是很興奮。

 

  「哇南俊哥南俊哥!哥、哥、哥!玧其哥是不是要補補啊?我聽說這段時日身體會特別虛!時不時會難受,整天得呆在床上,餵食打理和滿足都靠我們了啊!我這就去買他個一百串羊肉串給玧其哥!」

  「現在才早上九點,玧其哥最喜歡的那家估計都還沒出來,歇著吧你,小孩子,看你興奮的。」

  「哇你怎麼知道玧其哥喜歡吃哪家!那是我和哥的秘密啊!還有南俊哥你明明自己也很開心!眼睛都眯沒了!你要去哪?我和你一起去,回來的時後再買羊肉串!」

    真是,這孩子什麼時候話變得那麼多,開朗無比的樣子看起來真好,是個少年啊。

  「公司。」其實金南俊根本不知道果糖兩人常談的「那家」羊肉店究竟是哪家。

  「玧其哥的事?」

  「恩,其實也沒什麼事,現在這樣不就沒事嗎。」

 

  金南俊跟田柾國兩人才剛要踏進公司就在門外看到了從停車場一路狂奔而來的Beta醫生,好像有什麼急事?

  「李醫生!」

  金南俊在公司門外叫住他,這麼急著進公司是關於玧其哥的事嗎?望了眼周圍蹲點的粉絲,他左手拉著田柾國右手輓著醫生的手進了大門在電梯旁的樓梯口停下,這裡算是相對無人的地方了。

  「啊,是金南俊先生,太好了我直接跟你說吧!待會我還得開會呢!」醫生拿出手帕擦了擦前額的汗水低頭在公事包里翻找著什麼,末了,他掏出了一灌藥水。

    透明的紫藍液體在緊閉的試管里流動,他高舉著那辛苦的成果,透過粘稠的透明液體還能看到他興奮又自豪的笑眼:「這是我們團隊從三年前就開始研發的藥水,第一測試階段已經過關,第二……您也知道我們免不了人體試驗。」

  「為了新藥,我們團隊燒了好幾億,如果你們願意試試並把每日狀況回報於我就好,無需額外費用。」

  實驗品就是了?

  「我太著急了來不急做成膠囊,有點苦,還望閔玧其先生見諒。」

  「可能的副作用是?」金南俊開口詢問,一旁田柾國接過了那管新藥好奇的把玩著,自從小學拿紫高麗菜水測溶液酸鹼性後他就再也沒碰過玻璃試管這類物實驗器具了。

  年輕醫生眼睛緊盯著正在田柾國手上翻騰、價值好幾億的那管新藥直冒冷汗,他心急的向金南俊解釋:「從成分來看,會縮短服用者壽命,至於主要成分是什麼礙於還未申請專利號我暫且也無可奉告,誠實的告訴您這種大量並且長期使用的藥物最後難免都有強烈的副作用。」

  他拉起自己的公事包抬起手腕查看了時間,十點十一分,看樣子會議快來不急了。

  「帶著那樣子的痛苦在世上苟延殘喘還不如正常且豐富的過完自己的下半餘生,哪怕生命短暫。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將這藥拿給你們了,好好考慮,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等對方走遠,田柾國才從那神秘的液體上回過神來,他將它收進長褲口袋對金南俊搖了搖頭。

  但李醫生說的有道理啊,受盡折磨的人生就算可以活的長久那也不會是玧其哥所希望的吧,他是那麼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夠盛開的燦爛,哪怕花期短暫不久便要凋零。

  金南俊一邊思考李醫生的話一邊草草向社長報告了閔玧其的狀況,他似乎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精神無法專注在一個點,就連田柾國偷跟交情好的經紀人哥爆料昨晚樸智旻有多過分都沒察覺。

(經紀人哥聽的老臉一紅)

 

  「南俊哥,不要把這個給玧其哥好不好。」

  興許是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此刻可以自私的把藥水藏進自己口袋裡頭但就現實情況來說,他並沒有權利決策是不是可以不讓閔玧其服藥。

  捏緊了布料下的玻璃試管,田柾國停下腳步注視著前方停下來回望他的金南俊,他聽到漢江的聲音,不是其他江河,是漢江,他是那麼熟悉這滔滔的江浪。若此刻視線從兩人身上移開,向左方走三步便能浸入到江水中,金南俊又不知不覺地繞遠路來到這裡思考。

  「你還買羊肉串嗎?中午了,店家出來了。」

  「哥!」

  「這件事,我還沒想清楚。」

  「答案不是很明顯嗎!玧其哥不討厭我們!我們七個人可以到永遠!不需要外物!」

  「你怎麼知道玧其不討厭?」說不定他醒來,會埋在自己的影子里,暗自厭惡著自己。

  還有,這世界上沒有永遠。

  金南俊沒有說出來,眼神道盡了無奈。因為懂得太多,所以所有事物一概先想到了最壞的結局。

  「哥是真的很喜歡我們,平常也表現出來了不是嗎?一個都不能落,七個都要好好地到永遠是他對我說過的!」

  關於閔玧其的事,田柾國不會說謊。只要是閔玧其說過的話,田柾國都記得一清二楚。

  初見閔玧其時他生來的那股傲氣早讓田柾國折服。於忙內心中,他是比學校老師和演藝圈前輩們還要厲害的存在,知識豐富的樣子讓他心生崇拜,曖昧的疼愛讓崇拜衍生出了變化。金南俊明白閔玧其之於田柾國是什麼樣的存在。

  也許對閔玧其這個男人來說,永遠真的存在也不一定。

  他說到做到啊。

  金南俊低著頭盯著自己的鞋尖彎了彎嘴角,抬頭才剛想啓唇,對面的田柾國已經轉身抽出玻璃瓶身,透明的冷色系液體被陽光照的閃爍,帶有彩度的影子烙在了路旁灰石上,他向後倒退幾步後開始向前助跑,左腳離江面僅差一釐米,右腿自然抬起,右手原本握有的容器已隨著撲通聲響沒入水中。

  「……

  你怎麼就不改改自己衝動的個性呢?你這樣泡的到閔玧其嗎?田柾國?

  「你就把藥劑丟入河?那後果你知道嗎?」

  「……

  「你知道那有多少錢嗎?」

    「你知道藥物不能亂丟嗎?」

  田柾國大眼汪汪的愣了愣,接著露出極其無辜的樣子眨了眨。

  哥會救我的吧。

  啊,當然,誰叫你是我弟弟。

  「我有一天會手撕你的,熊孩子。」

 

 

  在宿舍門打開的那刻,閔玧其整個人從樸智旻懷裡坐了起來,那羊肉串上孜然的味道噢……嘖嘖嘖。

  「玧其哥我給你買了一百串!」還都沒見著人呢,田柾國就急著在玄關邊脫鞋子邊大喊。

  「乖孩子啊!」閔玧其回應,伸直了脖子盼著田柾國什麼時候過來,等到對方真的過來了他又有點不好意思了。

  昨晚這無害兔子凶殘的一面突然閃過,閔玧其屁股一緊,縮回原位。

  樸智旻從頭到尾抿嘴沒有笑出聲。

  「果兒你是買一百串給玧其還是買一百串回來給我們?」金碩珍問,哇哥哥平時沒有白寵你啊,我們倆個那麼要好。

  「一百串給玧其啊!」

  「噢!」不知道又在演哪出,金碩珍捂住了胸口悶哼一聲跑到了客廳窗戶前對著窗外的天空開始唱歌。

  「寒葉飄逸,灑滿我的臉。」

  「愣著乾麻,快把羊肉串拿來。」閔玧其自然地無視金碩珍的歌聲。

  恩。玧其哥的話不能不聽,田柾國就算看金碩珍的行為看到傻了眼也還是乖乖的收回目光把羊肉串上繳給親愛的。

  「吾兒叛逆傷透我的心。」

  「玧其哥你不……」看看金碩珍嗎?樸智旻有些為難的看著已經開嗑的閔玧其。

  鄭號錫早搶來一串羊肉串邊吃邊笑,金南俊站一旁拿出手機正在錄自家大哥無理數行為的小劇場。

    這哥難道是金泰亨上身?金南俊心想。一旁不顧忙內的阻止吃的正香的金泰亨冷不防的打了個噴嚏把肉都給噴了出來。

  「你講的話像是冰錐刺入我心底……哥哥真的很受傷。」

  「再給我一串。」金碩珍的歌聲大的刺耳,這種情況下還能淡定無視的閔玧其也是厲害。鄭號錫已經被這畫面笑到沒邊了,樸智旻一臉嫌棄的看著金泰亨清掃自己噴出來的肉塊,金南俊錄影畫面音浪太強不晃會被撞到地上。

  「我說一百串都是給玧其哥的你們為什麼一人好幾串開始吃了起來啊!」

  「哥哥真的很受傷啊餵!」金碩珍轉過身大喊。

        

        

​---

​完結了是不是要寫感言。

反正後面還有坑

新坑啊 五十度灰X自殺突擊隊 All糖 啊

5月6日寫的第一篇ABO,人生第一篇ABO,存在著許多BUG,也剛新手上路開車......儘管如此還是依然支持我的你,真的非常感謝。

沒有你們,僅憑我的毅力和腦洞,恐怕不會生出這麼多文。

千言萬語好嬌情,反正還會繼續寫的。還能繼續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希
  • 叔叔你好我看了好多遍真心喜歡叔叔的all糖一本滿足嗚嗚嗚嗚嗚
  • 黑黑黑黑喜欢就好~~

    低調叔 於 2017/01/01 22:5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路人
  • 吾兒叛逆真的很受傷啊(笑到並軌

    其實我完全排斥ABO但寫的實在太好,好容易的就讓我懂了裡面的公式!!
    然後糖還是一樣慵懶性感 叔這系列真的很好看啊♥
    還要繼續嗑的 已經上癮了
  • 吾兒叛逆這個梗寫出來真的只有台灣人懂哈哈哈哈PO在對岸都沒人笑

    謝謝喜歡啊啊啊就愛慵懶性感的糖!

    低調叔 於 2017/05/20 20:01 回覆

  • 訪客
  • 我一邊噴鼻血一邊看你的文,然後那個吾兒叛逆………
    我覺得我會死……笑死加失血過多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