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玧其你還好嗎?」

--

  閔玧其是在鄭號錫懷裡醒來的。

  人選扣掉不值得倚靠的四個調皮蛋,團裡哥哥擔當的金碩珍和鄭號錫明白閔玧其愛亂想的個性,想著一定要有人陪玧其醒來才行,無奈他的床太小最多只能塞下倆個男人。

  「哎,我得去買菜和鎮住那幾個小混球,號錫,我忍痛讓你去了。」雖然金碩珍扣掉真實年齡論行為就是在忙內line比田柾國還小的樣子,但論自製力他還是很有大哥sense的。

  「玧其醒來前都不要離開他。」大哥放不下心的回頭。

  「放心吧。」鄭號錫扯出淡淡的笑,他有點累了,洗完澡換好衣服便躺上閔玧其的床,把僅套著一件田柾國大T恤的他攬在懷裡。

  閔玧其睡的很沉,直到下午三點才緩緩睜眼。

  「不好。」後方傳來的異樣感讓他很不適應,四周都是成員的味道,還似乎是從自己身上發出來的。

    混合的ALPHA氣味附著在自己身上,分分鐘都讓他想起昨晚的那些纏綿。

  他閉上眼埋進鄭號錫懷裡悶悶的說:「我很餓。」昨晚的事回想起來令他害羞,儘管這份羞澀毫無意義。

  號錫輕輕地笑笑,摟緊了懷裡的小人,親親他的唇。

  「我也好餓,你睡很久,我都瘦了。」

  閔玧其覺得昨晚的接吻次數已經彌補過幾年來單身的份量,詭異的是感覺還不壞,難怪那麼多狗情侶都喜歡接吻,情緒一來一衝動就吻,管他是在街上還是香港。

 

  等等我是不是罵到自己。

 

  「起床吧,碩珍哥會用吃的。」

  閔玧其點點頭伸伸懶腰,恍惚的爬起。

  鄭號錫已經下了梯子,到衣櫃那拿了件寬鬆的短褲給還在上鋪的閔玧其,「穿上吧,我抱你下來。」

  兩人一前一後牽著小手慢慢地走出來,閔玧其揉著眼走的不是很穩,急了一天的樸智旻小朋友奔也似的衝到玧其面前卻被對方一掌扒開,金泰亨在沙發上抱著抱枕偷偷地笑了起來被樸智旻狠瞪。

  「哥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嚶嚶第一次嘛,三次很克制了。

  「你下次不要來了。」反正確定五人標記後就沒事了。

  「嗚!不要!哥!」樸智旻在悲傷後開始對閔玧其撒嬌乞求對方原諒。

  「別鬧了智旻,你去廁所反省反省吧。玧其你想吃什麼?麵包?還是我去樓下給你買點心?」晚餐時間就要到了,金南俊說要買一堆肉回來,為了待會的晚餐就先讓玧其簡單的墊墊胃吧。

  「麵包(韓文音同"磅")。」閔玧其含糊的說。

  金碩珍沒來由的突然睜大眼看著閔玧其,隨後捂著自己胸口做出了中槍的動作。

  啊真是,這哥又來了。

  這種大叔gag讓鄭號錫挺無言的,他和閔玧其兩人就這樣面無表情的低頭看著在地上掙扎的金碩珍,樸智旻倒是很捧場的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不知道是被樸智旻笑聲感染,還是因為看到鄭號錫的臉,又或者是在地上蠕動的那個蠢到不行的哥哥,閔玧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他的笑像破冰斧,心中因他而出現的忐忑不安都被其親手敲碎,閔玧其沒事。所有人看著玧其跟著笑了出來。

  金泰亨放下抱枕走過來輕輕從後頭抱住閔玧其想給他全部的溫暖,「玧其想喝點什麼嗎?我幫你沖一杯,熱可可還是拿鐵?」

  「黑美式。」其實他也不是特別想喝這個,就是當下無法思考自己想要什麼家裡又有什麼可以讓他去做選擇,所以下意識的就說出了以往的習慣,那逼不得已的依賴。

  「好的,熱可可馬上來。」

  「……」

  冷氣開的有點強,閔玧其本身比較怕冷現在又只穿件大T恤,打了個噴涕後細心地樸智旻趕緊到房間拉了條小毯子來給閔玧其包住。

  閔大爺就這樣裹著毯子半躺在沙發上,一邊還被人喂麵包又喂喝可可的。「阿金泰亨你也泡太淡了我在喝巧克力水?」

  「還是我來吧。」鄭號錫停下給他揉腰的手起身走向廚房重泡一杯。金泰亨端過閔玧其的杯子自己喝了一口便皺起眉頭。

   恩,真他媽的巧克力水。

   不小心偷吃太多巧克力粉。

     「我的愛沒這麼淡的啊玧其。」

  「我的愛很濃的!不信你嘗嘗!」說完,金泰亨理直氣壯的吻上閔玧其,饑渴的彼此渡著津液,溫熱的鼻息、纏繞難捨的舌,大概是金泰亨的口腔太溫暖了,他試著找藉口來解釋他的癮,閔玧其近乎瘋狂的無法停下。

      純白T恤的下襬已經被金泰亨不自覺地完全撩起到胸上,昨晚斑駁的痕跡十分辣眼睛卻意外成了他們的催情劑,到底閔玧其就是他們的活春藥。

     金碩珍拉下閔玧其的衣服,手被兩人過高的體溫燙的縮回去,「好了泰亨,停下。」

  還是大哥理智吧。

  還是不想現在又上演大亂鬥?

     金泰亨像只受過訓練的狗兒乖乖的聽話停止接吻,他舔舔嘴邊殘留的水漬大眼汪汪的看著玧其,「我沒有那個意思……情不自禁所以拉了衣服。」

    「沒事。」閔玧其沒有要怪他的意思,與其直接上壘,他好像更享受被撩的過程,包括撩人。

    「南俊跟柾國呢?」閔玧其試圖讓自己轉移注意力不去想那方面的事。 

    「去公司當面回報你的事,還有順便買晚餐回來。」號錫把頭靠到玧其肩上把玩著對方骨節分明的手指,「果兒說無論如何一定要親自去買羊肉串,要跟南俊分開行動不讓任何人知道你們的秘密約會點。」他抬起頭對他漾起笑。

    「就漢江旁那的布帳馬車,老闆很黑的那家。」鄭號錫的笑對他來講是劇毒,明明沒有問,閔玧其卻據實以報,他是有在不明所以的狀態下答應過那孩子不能說的,但總覺得就是不想瞞著鄭號錫任何事。

    「那我們改時間也一起去吧?還沒去過那裡吃過羊肉串呢,你那麼喜歡,害我也很好奇那裡的滋味。」

    鄭號錫順了順閔玧其的小腦袋,觀看hope in the process of liao(ing) han全過程的樸智旻彷彿又上了一課,這哥跟自己撩人的方式完全不同,很能切中玧其的心,他必須看著學習學習,畢竟只靠撩頭髮是上不了床的。

 

----

​手上有另外心的三篇all糖梗...

ABO完就接五十度灰?​

woc我為什麼要親手完結我僅存的清新硬是要開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無措SD
  • 最喜歡錫糖那個和諧又契合的愛
    希望親能寫多點錫糖❤️
  • 我自己最喜欢锡糖了!

    低調叔 於 2016/12/05 22:16 回覆

  • 杳
  • 所以可以問一下微博名是....?
  • 杳
  • 哦,找到了,不好意思麻烦了,直接无视我就行啦
  • Bearchia
  • 我也喜歡錫糖((扭
    整篇滿滿的私心喜糖
    我好喜歡J叔
    BUT
    一次都沒被回復過((扭
    J神我要抱抱拉((哭
  • (抱

    低調叔 於 2017/04/04 19: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