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6-08-08 19:39:55

「其其我想跟你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因屈服於生理需求,金南俊匆匆敷衍的接受了金泰亨是真的人魚的事實後趕緊去了趟廁所解放自我。

  「你叫南俊?我聽過你的mixtape,其其也聽過很多次,還說你做的很好。」

  「謝謝。」金南俊有點不自在的搔搔頭,他一直都知道閔玧其很認可自己的作品但沒想到事隔一年多年他還是會跟外人誇自己。

  「其實我這次來岸上有件事想知道,聽說你們雄性人類有個我們雄性人魚沒有的器官?我問其其但他不給我看,你能讓我看看嗎?」

  「你真的不是人啊……」

  閔玧其抓起金泰亨的大魚尾往金南俊臉上甩去,新鮮魚肉帶著魚鱗的觸感冰鎮了金南俊。

  他可不喜歡海鮮。

  「信了嗎。」閔玧其冷淡。

  「信,信!」我要再不信您是不是要切一塊下來做生魚片證明?

  「那你可以給我看了嗎?」金泰亨急切的插話,看來真的很好奇。

  魚唇的人魚。

  「現在手機有都搜尋引擎,你可以自己查。」金南俊撿起地上那只螢幕已呈蜘蛛網狀的智慧型手機並點出了never給金泰亨。

  金泰亨興奮的接過手機,也沒有在意為什麼對方不肯給自己看,他用著骨碌碌的碧綠大眼望著對方誠懇道謝。

  「那我先回家了。」今天發生的事太不科學了,金南俊決定回家睡一覺,明天醒來一切都會恢復正常的。

 

  「這要怎麼搜啊?」金泰亨抬起頭時發現人已經跑了,把疑惑的目光投給閔玧其而對方也只是把頭轉開默默回到他工作桌前作曲。

  就這樣,金泰亨戴著耳機一個人憑著他人魚的智商搗鼓著以往只拿來打電話、玩遊戲和聽音樂的手機一下午,直到閔玧其工作暫時告一段落伸了懶腰出門買晚餐回來時那貨還在滑手機。

  「滑!還滑!你都快乾了!」閔玧其放下手中裝著晚餐的塑膠袋雙手撐腰吼道。

  金泰亨抬眼看了閔玧其一眼後默默關掉手機走進浴室撲通跳進浴缸補充水分。

  人魚的脾氣閔玧其不是很懂。

  等到閔玧其便當都吃一半了才覺得不對勁,這次脾氣居然鬧了超過十五分鐘?抱著愧疚的心,他輕輕推開浴室門。

  「泰亨啊……我不該那麼兇的,吃飯吧?我這次沒有故意買魚了……」

  「其其。」金泰亨整個人泡在水裡只露出脖子以上的頭部和塞不下的大尾巴,他仰頭看著天花板的燈若有所思。

  「?」聽聞對方的叫喚,閔玧其走進這條魚。

  金泰亨轉過頭興奮的抓住閔玧其的手:「我想跟你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去,他一下午都查了什麼東西!?

  萬惡的網路。

  「你描述看看。」什麼大風大浪他閔玧其沒見過?他此刻無比淡定。

  「我想把我的○○放進你的♡♡裡面!」金泰亨一臉真摯與期盼。

  「你沒有○○,我的♡♡只出不進。」閔玧其有點生氣可是他要冷靜,人家只是一條什麼都不懂的笨魚。

  「可是手機上說可以!」金姓人魚很激動,抓著閔玧其差點就要把他扯進水裡。

  「屎也可以吃但你會吃嗎?」這是機會教育。

  「不會……可是手機說相愛的人那樣做很正常!」金泰亨不服,他始終相信他搜出來的科普和影片是有用的。

  「那也得我愛你啊。」

  你愛我而我不愛你,你若硬上那叫做強姦。

  「其其不愛我嗎?」金泰亨表情化成了三歲小娃,英氣消失成了討人喜歡的大奶狗,大眼裡有淚,噘著嘴委屈的很。

  「……也不是。」

  金泰亨是只很有魅力的魚,跟以往閔玧其吃過的魚不一樣,如果金泰亨不願意走,他還可以把他當寵物養。

  等到真的不想養還可以做生魚片,他很喜歡生魚片的。

  再說,閔玧其這麼Swag爆棚的人不管是養蛇還是樹懶都顯的弱爆了,老子養的是人魚。

  「你不是不愛我那就是愛了!」金泰亨開心的把閔玧其拽進浴缸裡頭,閔玧其一個不注意被抱了個滿懷,還喝了口帶有魚腥味的鹽水。

  金泰亨下巴頂著閔玧其半濕的腦袋雙手緊緊抱住他。

  「你還是沒有○○。」衣服都濕透了的閔玧其表情悶悶的趴在人魚光滑的胸膛上說。

  「我看影片的人用手也可以。」金泰亨一本正經,顯然還是不太明了那是什麼。

  「……該吃晚餐了。」閔玧其這次真的無語。

  「是漢堡嗎?」 好險金泰亨很容易被轉移話題。

  「不是。」閔玧其爬出浴缸,撩開浸濕的髮絲隨手脫下黑T往外走去。

  「喔……」金泰亨看的有點恍神裹著浴巾跟了出去。

  「桌上便當自己開了吃。」閔玧其背著金泰亨拿了件干的衣服準備套上。

  金泰亨看著那位明明知道自己喜歡他卻還這麼大神經的直接在自己面前脫衣的閔玧其,皮膚比長年在深海不肯曬太陽的某些人魚族還白,金泰亨情不自禁的從後抱了上去。

  我情不自禁,摩擦 摩擦。

  濕冷的皮膚還有彷彿沒有溫度的氣息打在自己溫熱的肌膚上,閔玧其頓時起了雞皮疙瘩。

  「金泰亨,你是魚。」是冷血動物。

  「也是人。」心是熱的。

  金泰亨今天在網上搜到一篇很久以前的外國新聞,一名女性海豚訓練師照顧一隻海豚數年,海豚很喜歡他,情感超越了普通的覊絆成了愛情。

  為什麼知道是愛情?

  因為海豚對他進行求偶的動作,露出了生殖器。

  海洋動物喜歡人類是正常的。

 

  “叮咚”

 

  「我去開門。」閔玧其掙脫金泰亨的懷抱讓對方躺在沙發上藏好尾巴。

  閔玧其打開門的瞬間有些發怔,這個陌生暗色系男子的身著時尚是他認同的fashion。

  就是為啥穿個拖地長裙?

  金泰亨躲的那灰沙發是背對玄關的,理應看不到來者,可他因好奇心的驅使下調皮的探出顆小腦袋來看是誰找他們家其其。

  「柾國!」金泰亨喜出望外。

  同樣因為看到對方而發怔的田柾國被金泰亨的喊聲拉回神。

  「什麼?那只鯊魚?」閔玧其看著對方臉上標誌性象徵鰓裂的三條橫線還有因為笑而露出的尖牙有些畏懼。

  這個田柾國會不會吃了我?

  這個閔玧其好像很好吃。

  「果啊,他就是我說的閔玧其。」金泰亨熱情的招待老朋友田柾國在沙發上坐下。

  兩人是朋友的原因除了年紀相近外還一樣和一般人魚族不同,特別喜歡去岸上曬太陽。

  「恩,我知道。」田柾國的視線自見到閔玧其後一直都沒有離開對方身上過

  「你知道?」

  「跟你說的一樣可愛。白白軟軟的……」看起來很好吃。

  「你一直看我幹嗎?」閔玧其像極了被蛇盯上的青蛙,被看的不自在忍不住發問。

  「沒事。」田柾國搖搖頭,他比金泰亨聰明,想吃人家不會先說,要偷偷來。

  後來這只鯊魚不知道啥原因也賴在閔玧其家不肯走了,閔玧其沒辦法,金泰亨也不在意浴缸要隨時跟人輪著使用,開心的是在玧其去公司的時後終於有人陪自己說話。

  「好想吃了其其噢。」某日只有魚尾泡在水盆裡的金泰亨看著手機裡閔玧其的自拍忍不住舒發己志。

  什麼?你也想吃閔玧其?

  田柾國如臨大敵,啊,呸,對方不過只蠢人魚哪鬥得過自己。

  「吃?」

  「恩,大家都這麼用啊,當你很愛一個人你會想吃了他。」

  愛??田柾國覺得被什麼東西衝擊到。

  我愛閔玧其嗎?? 

  「原來我愛過那麼多魚……」田柾國覺得三觀被矯正。

  「不是啦,不一樣,跟對食物的愛不一樣。」金泰亨開始認真替小自己兩歲的田柾國上起戀愛學分來,「看到他會心動,目光一刻也不想離開他,他認真的樣子、生氣的樣子、開心的樣子……全部都喜歡,想跟他在一起,想觸碰他,想、想跟他一起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金泰亨嘿嘿笑了幾聲轉頭問浴缸裡的田柾國:「果兒你有喜歡的人嗎?」

  田柾國沉默一會,想起了這半個月跟閔玧其的相處情形……

  還沒來得急回答金泰亨,閔玧其就開了門進來,這次田柾國跳的比金泰亨還快,閔玧其都還沒踏進家門田柾國就已經來到了他面前。

  「閔玧其我好像喜歡你。」

  田柾國表情認真,追在他身後的金泰亨一臉錯愕,閔玧其也挺錯愕的手上鑰匙都給掉地上了,還有身後跟著他一起回家、想跟金泰亨一起玩的鄭號錫手裡提的那剛一起從賣場買回來的戶外小型充氣泳池也給掉地上了。

  “你知道A棟那戶音樂製作人閔玧其養了兩個男人每天上演活春宮嗎?”

  鄭號錫甩甩自己的腦補畫面。

  這種事被鄰居看到了不好。

  鄭號錫吞了吞口水,決定先把嚇傻了的閔玧其推屋內然後關上門。

  「玧其哥這就是你說的鯊魚?」

  「……」

  「哥你身上是不是帶了某種特定族群才能聞到的雌性荷爾蒙?」鄭號錫故作鎮定的找來了打氣機給充氣泳池衝上氣,驚訝後他有點想笑,可是他不能笑。

  沒想到外冷內熱的閔玧其還是人魚們的菜。

  「田田田柾國我不是介紹你來當我情敵的!」好不容易緩過來的金泰亨激動大喊。

  「你是不是太久沒吃魚有點傻了。」閔玧其問。

  「沒傻。」田柾國牽住閔玧其的手,「我愛你,我是不是可以對你做不可描述(吃你)的事情了?」

  一旁接了水管準備給泳池灌水的鄭號錫直接人仰馬翻笑成了馬,手裡水管沒管住往上一甩噴了閔玧其一臉。

  閔玧其不懂人魚跟馬為什麼都不懂得惜命。

​-------

 

*金泰亨看的那新聞真的有,不過他看的是被美化過的故事,事實上海豚是非常喜歡濫交的動物,詳情自行百度。

  媽呀我已經掉落無限輪迴粉墨BOOMBAYAH的坑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低調叔 的頭像
低調叔

低調寫文

低調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哇!這文真的太可愛了!尤其是懵泰泰和swag閔爺的反差,超有戲的啊啊啊啊~
  • 訪客
  • 不行最後一句笑道翻過去xDDDDDDDDDDD